《最高权力》
第181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朱国庆的女儿总不能考不上大学这么早就参加工作吧?所以,再三考虑后,朱国庆同意女儿出国,前几天给弟弟打电话,让他协助办理有关出国的一切事宜。他弟弟说:“这样出国我看着都眼晕,是要花很多钱的,不如让她在国内过了语言关。”哪知,朱国庆一跟女儿商量,女儿就闹开了,她说,凭她的英语能力,在国内,根本就过不了语言关,只有到国外,才能通过预科考试,因为国外有语言环境。朱国庆觉得她说的有理,只好咬咬牙,同意了。

  女儿出国,又面临着一大笔费用。朱国庆就想,怎么也不能跟愈大拆张嘴了,他正在发愁女儿出国的费用,这时,愈大拆找上门来了。他听了愈大拆的话后,唉声叹气地说:“你就是不让我出钱入股,我哪好意思干拿钱啊,可是你要真的让我入股,不满你说,我现在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儿子买车的钱都是从你那儿拿的,满以为打发清了他,没曾想,女儿又不干了,也嚷嚷出国,说国内的大学她连大专都考不上。刚十七八岁,总不能不让她读书就参加工作吧?就是参加工作,她学问没到那儿,又能干什么?唉,我怎么摊上这么两冤家?”

  俞老板明白朱国庆的意思,说道:“市长你看,以后,我就把拆车那摊儿全推给儿子,让他全权经营,我呢,专心搞我的房地产,说真的,我现在还真没有多大心思搞别的,就是那个小娘们把公交公司给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北京那边打交道,不如这样,我应着名,你让姚大姑娘从我那里撤出,专心经营这个公司,你看怎么样?”
  朱国庆笑了,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姚大姑娘有个屁呀,你想赶走荣曼,就那么好赶的吗?人家凭什么把公司给你,就是给你的话,也不可能拱手相送,没有个几千万,她能转给你?这钱从哪儿来?”
  愈大拆笑了,说道:“这几个小钱对你来说还算个事?找银行贷款,我不是说了嘛,我给你应名,你去贷款,这还不行吗?钱你挣。”
  朱国庆说:“我看,如果想弄的话,前期所有的费用你出,让姚静给你代管,北京那边我也熟悉一些情况,我们负责给你协调。如果不弄,就算了,我也省心。”

  愈大拆说:“那不行,那个小娘们必须滚蛋,趁着彭长宜不在,赶紧把她撵出亢州。”
  朱国庆说:“彭长宜在不在他目前都还是亢州市委书记,这种话以后别在外面说。”
  愈大拆说:“放心,我尽管是个粗人,深浅还是知道的。那这事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目前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还是要找银行贷款。另外,工贸园区我那块地皮的事定下来了没有?”
  朱国庆就知道他要问这个问题,就说道:“正在跑手续,前期不会批那么多,顶多批你五十亩,就这五十亩,还要占园区项目的指标。”
  “五十亩?太少了?够干什么的吗?”俞大拆说道。

  朱国庆说:“没办法,指标有限。你可以先在这五十亩盖楼,以后逐步增容。现在省里对土地问题控制很严,今年中央1号文件特别强调了这个问题,严控占用耕地搞开发。”
  愈大拆说:“我不是搞开发,我搞的也是园区项目。”
  “拉倒吧你,别掩耳盗铃了。”朱国庆白了他一眼。
  愈大拆贪婪地笑了。
  打砸公交车的事几乎每天都有发生,报警也不管事,警铃一响,闹事的人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荣曼很是苦恼,她打算向俞大开妥协。
  这天,她刚要给愈大开打电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朱国庆进来了。
  荣曼料定他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手就悄悄地伸进抽屉,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然后就势从抽屉来拿出一盒烟,递给朱国庆。
  朱国庆看了看牌子,没动,而是从自己兜里掏出中华,这多少让荣曼有些尴尬。
  荣曼倒了一杯水,尽量将朱国庆让到离办公桌比较近的地方,方便录音。
  朱国庆寒暄了几句后,说道:“市民反映,这几天你们发车不准时,有这回事?”
  荣曼说:“朱市长,您要是不来,我还想去市政府找您呢?”
  朱国庆说:“哪回不是我有事上赶着来找你,你什么时候瞧得起我过?”
  荣曼赶紧陪着笑脸,说道:“市长说这话就亏心了,我的确想去找市长着,但是想这么一点小事,给市长添乱有些值不当的,也许有人看着我不顺眼,或者想把我赶出去,或者就是想折腾折腾我,出门在外,能忍则忍,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等对方气出够了,也就完事了,哪知,愈演愈烈,不但没有完事的迹象,反而变本加厉,不瞒您说,我有点坐不住了,本来正在寻思怎么跟您联系,这时,您大驾光临了,我知道,如果没有市长您的支持,我荣曼在亢州是混不下去的。”

  荣曼这话朱国庆很爱听,但他并没有被荣曼忽悠,他知道无论以前他怎么软硬兼施,荣曼都是不上钩的,但是这个漂亮优雅的女人,却对他有着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尽管有人说她跟彭长宜不错,但真正凭心而论,他还真没有看出什么彭长宜对她的特殊照顾,也没有发现他们频繁接触过。所以,有些传言是不可信的。但朱国庆明白,如果没有彭长宜的支持,这个项目是落户不了亢州的。换句话说,她荣曼在亢州是做不起来的。

  不过这个女人除去不顺从自己外,其它方面还是挑不出什么毛病的,每次来都不会让他空手回去,遇事更是塞卡塞现金的,而且过节过年更是重礼相谢,但是朱国庆对这个女人他是不会满足这些的,他想要更多……
  寒暄过后,朱国庆劝道:“你一个女流之辈,干这么大的事业的确不容易,不如这样,你转让出去算了。”
  荣曼一听,心里就是一动,难道俞大开想着她的公交公司了?
  她笑笑说:“转出去倒是没想过,怎么,有人惦记上了?”
  朱国庆说:“我是为你着想,你说你一个女人,今天站牌被砸,明天司机被打,后天车又被砸,何苦呢?”
  荣曼压住火气,说道:“按说,这是治安问题,是投资环境问题……”

  “你要是这么看我下面的话也就不说了。”朱国庆说着就站了起来,想走。
  荣曼赶紧说道:“市长别动气,您今天来不是想帮助我排忧解难吗?”
  朱国庆说:“你这样,我的建议你考虑一下,过两天我听你信。”
  荣曼说:“就是我想转,我转给谁呀?”

  朱国庆说:“到时我再给你找买主,你先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朱国庆走了。荣曼打电话叫来了方莉,方莉也表示无能为力,因为荣曼的客运公司不在她的辖区。
  方莉走后,荣曼找来了吕华。吕华想了想,说道:“你还是去北京找彭书记吧,让他给你拿主意。”
  荣曼有些为难,他知道彭长宜是排斥她的。荣曼说:“我不想给他添乱,他已经去学习了,朱国庆主持工作,我不想让他为难。”

  吕华说:“只有他能帮你。”
  荣曼有些伤心,如果不是她把跟彭长宜的关系搞尴尬了,彭长宜肯定会帮她的,她也会毫无顾虑地去找他的,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他了。
  彭长宜听了她说的情况后,眉头皱到了一起,脸色铁青,他很是气愤,尽管当下没有说什么,但明显是在压抑着自己,不停地咬着后槽牙。
  彭长宜很奇怪自己居然一点都没听说,也难怪,他总是关机,周六日不是回老家就是陪女儿玩,朱国庆开会也不叫他,别人也觉得没有必要跟他说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