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荣曼怔住了,她绝没有想到彭长宜会这么理解她说得话,她的鼻子有点酸,眼睛也慢慢红了,半天才低了一下头,说道:“我来找彭书记是有要事汇报。”
  彭长宜见荣曼眼圈红了,而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看来,自己的话让她多想了,也让她伤心了。他说道:“什么事,你尽管说,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事尽管找我,能办我肯定会办。”
  他的语气柔和了许多,这让荣曼心里好受了一些,她从桌上扯过一张纸巾,擦了一下流出的泪水,说道:“亢州公交车项目我不想做了,想转出去了。”
  “什么?”彭长宜一惊,继续问道:“为什么要转让?”
  荣曼听彭长宜的口气,就有些委屈,眼圈湿润着说:“是有人不想让我做了,而且我也做不下去了,我只能转出去了。”
  彭长宜很反感她说话不说到位,就不客气地说道:“请你把话说明白,是谁让你做不下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荣曼也不是不想说明白,她也是在探探彭长宜的态度,因为,尽管她对这个男人喜欢,而且跟他有过那么一次激动人心的肌肤之亲,但那毕竟是在那么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发生了,而且很大程度上还是她的蓄意,真正彭长宜喜欢自己多少,又了解自己多少,她并不知道,加上从那以后的冷淡,甚至形同陌路,她对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说,荣曼也是考虑再三才来北京找他来的。
  荣曼对于彭长宜后来的态度,尽管她预料到了,但也有些出乎意料,彭长宜对自己防范的过于严密,其实这一点大可不必,在这件事上,尽管是她主动并且有些蓄意,但荣曼并不会纠缠他、赖上他的,她知道彭长宜不是好惹的主儿,也明白她和彭长宜没有到那个份上,更明白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脸,羞耻之心还是有的,这么多年,她见过了很多,尽管有时候身不由己,但她始终认为自己的心灵是干净的,不然她一个柔弱的女子,也不可能做成那么大的事,也不可能那么多男人还跟她打交道。男人的确喜欢漂亮女人的身体,但如果没有真正的本事,一味地靠出卖色相是无法在商界中立足的。何况,她也不是这样的人,不是她喜欢的男人,她都懒得看一眼。

  所以,对于彭长宜对自己的防范,荣曼无计可施,她既不能跟他证明什么,也不能跟他解释什么,也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昨天头给他打电话,她的确犹豫了很长时间,之前如果不是方莉一个劲地鼓励她来北京找彭书记,她可能不会来。
  她跟方莉成了好朋友,当然,这里有互相欣赏的成分,也有互相利用的成分,总而言之,她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方莉没少帮她的忙,当然,也没少得她的实惠,如果亢州地面上的官员,要说跟她关系最干净的还是彭长宜,其次是吕华,所以她非常敬重这两个人。吕华不能不说没有得到过她的好处,但那都是她在情愿的情况下给的,吕华并没有索要甚至跟她暗示过什么,彭长宜更是连她一顿饭都没吃过,那次来厂子视察,还是彭长宜在亢州酒店请的他们,更别说跟她索要什么好处了,就是她想主动做点什么,彭长宜都不给她机会,洽谈公交项目的时候,她的确想有给彭长宜好处的举动,但被彭长宜拒绝了,彭长宜说:你是在亢州做好事,理应我们感谢你才是,怎么还能从你这里拿好处?然而,朱国庆却不是这样,他是一个最贪得无厌的人,既要钱又想要人,得不到就恼羞成怒。

  相比之下,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彭长宜吸引她的主要原因。
  此时,她从彭长宜那略带怒气的问话中,听出了他的真诚,她也没有什么可以保留的了,索性,从头至尾,一股脑地告诉了彭长宜事情的经过。
  原来,彭长宜去党校学习后不久,亢州有名的拆车老板俞大开俞老板就给荣曼打电话,想让荣曼在他的胜利公馆处安排一个公交车站点。荣曼很不喜欢这个人,人们现在在背后都跟他叫“愈大拆”,他自己也不避讳这个外号,他说能当亢州大拆,也是了不起的人物,现在,这个人物的确了不起了,买下政府那块预留地,盖起了多栋高层住宅,走路都是横着膀子走,亢州搁不下他了,一副典型的暴发户嘴脸,自以为靠上了上级领导,在亢州就耀武扬威的,连彭长宜都不放在眼里,荣曼就不止一次地听他在背后说对彭长宜不敬的话,但是这个人却跟朱国庆打得火热,谁都知道他们背后的交易。

  荣曼在电话里听明白俞大开的意思后,说道:“俞老板,这个事恐怕是我不能答应您的,因为,公交站点都是北京方面来的专家,根据人流和交通时段测算出来的站点,如果要是增加站点,必须他们来人,我是做不了主的。”
  俞老板不高兴地说:“你当老板的怎么做不了主?你是不是在故意搪塞我?”
  荣曼很是看不起这种暴发户的嘴脸,自己是老板不假,但那就能做主吗?再说亢州现在算是北京一个分公司,所有运营上的一切业务,都纳入了北京的管理体系,就因为自己是出资方,就可以随意干预正常的运营吗?她在心里就一百个瞧不起这个姓俞的,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她客气地说道:
  “不是这个样子的俞老板,亢州从一开始就纳入了北京运营管理体系,我只是出资方,说白了就是一个小股东,运营是另一个部门的事,我是不能随意干涉的。再说,现在胜利公馆的右侧,就有站点,走不了几步的,没有必要增加一个站点。”
  俞老板的口气里就有了不耐烦,说道:“这样,建立汽车站点的所有费用我出,不用你们出一分钱,但站牌上要写上胜利公馆几个字,这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荣曼说:“这个倒好说,问题是您的这样要求我认为真的没什么必要,首先是在旁边就有站点……”

  俞老板不礼貌地打断荣曼的话,说:“怎么会没有必要?没有必要的话我就犯不着给你荣大老板打电话了。”
  荣曼懒得跟他理论,就说道:“这样俞老板,我把您的要求跟总公司反应一下,您看行不?”
  俞大开一听,也只好如此,他说道:“我希望你们总公司尽快答复我。”
  说着,率先撂下电话。
  荣曼放下电话,鄙夷地“哼”了一声,她就把这事忘记了。

  不曾想,过了两三天后,俞老板又给她打了电话,荣曼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俞老板,我把这事忘了,这样,我马上就联系,一会给您电话。”
  俞老板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但也无可奈何,又放了电话。
  这次,荣曼还真是认真想了想这个问题,这才给北京公司当时来测量站点的工程师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明了这一情况,这个工程师当时就给否了,说道:“没有必要,那里走几步就是一个站点,不可能在那么短的距离之内增加站点的。开玩笑呢。”
  荣曼说:“我也是这么说的,真是搞不明白他是什么用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