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怎么能这样?你目前还是亢州的市委书记,即便不通知你回来参加常委会,最起码会议形成的文件你能看到吧?”
  彭长宜说:“无所谓,我现在心里很静,愿意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吧。”
  江帆说:“那亢州的情况你不再掌握了吗?”
  “官方渠道是这样,我掌握的都是通过非正式的官方渠道。”
  江帆说:“朱国庆这样做不带劲,也太急了点吧?”
  “呵呵,也不错,他那个工贸园区项目我还省得给他担责任呢?”
  江帆感到彭长宜有些消极,就说道:“长宜,这样说不对,现在亢州出现任何问题,都与你有责任,尽管你是去党校脱产学习去了,但你仍然是亢州的市委书记。”
  “但是我没有办法啊,人家开会研究我不知道,表决的时候我不在场,我能怎么办?由他去吧。”
  “这个情况你跟邵愚书记反应过吗?”
  “我打电话跟他沟通过,他能有什么办法?尽管他不能为我做什么,但是情况我必须向他说清,我就说了,自从我来党校学习后,亢州的事我就一概不知了,如果发生什么事,我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他能怎么说,让我勤跟家里沟通,有些事情还是要负起市委书记的责任的。哼,好笑吧?”
  “朱国庆那个工贸园区现在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如果换做别人问我,我肯定就是三个字不知道,但是您问我,我不能这样回答。我一点都不看好,有跑马圈地的嫌疑。但是这个项目上级领导支持,我之前就反对弄这么大的项目,没用,现在领导一听说大项目就高兴,完全不因地制宜。在这个问题上,我始终是保留意见。我经常这样说,我们兴许干几年就离开这个地方了,我们愿意给一个地方留下点什么,但留下的只能是好处,不能是债务,这么一个大项目,没有大笔的资金是建设不起来的。我听说还被纳入了锦安的大事要事中了。”

  江帆说:“他这么做,完全符合上级的要求,跨越式大发展的理念。”
  “是啊,不讲究实际的大发展,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给地方捅个大窟窿,兴许两任都还不清。”
  “但是他不会这么想,他现在急于要政绩。”
  “是啊,在这个问题上我很消极,愿意干就干去吧,我在家的时候反对也没有用,我现在出来学习了,就更不管了。”
  江帆感到彭长宜有许多委屈,就说道:“长宜,你也别太失望,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唉,市长啊,一言难尽,改天咱俩单独见个面,我的确有事要跟您商量,有些事我也很郁闷。”
  “呵呵,好啊,上次见面没跟你聊透,我心也不甘,我会尽快安排去找你。”
  挂了电话,江帆倒了一杯水,便开始埋头自己的工作了。

  这边的彭长宜,却有些落落寡欢,他回到自己的宿舍后,洗了洗,就躺在床上开始看书。
  党校的条件很好,这种常年班都是一个学员一间宿舍,尽管面积不大,但功能齐全。
  彭长宜这几天的确心情不爽,不爽的原因还不止是他跟江帆说的那些,那天,荣曼来北京求见彭长宜,彭长宜下午下课后,便跟荣曼来到了一个离党校较远地方的一个饭店。
  荣曼是司机开车来的,司机给他们安排好一个雅间后就出去了。
  本来,彭长宜的手机是关的,荣曼也是头天给彭长宜发的信息,她措词很谨慎:彭书记,我是荣曼,看到短信后,务必给我回电话,我有要事汇报。
  自从他跟荣曼有了那事后,彭长宜有意疏远了荣曼,她的企业打那以后他一次都没去过。荣曼当然看出彭长宜的意思,本来在那样一种情况下,和彭长宜发生关系,荣曼是没对彭长宜抱有什么希望的,尽管她对这个男人是那样的着迷。再看彭长宜后来的态度,她就明白了彭长宜的心意,本来,她是不能用这种方法把彭长宜绑在自己身上的,又不能跟他纠缠,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跟他纠缠,只会是自取其辱,甚至自讨苦吃,彭长宜是不会吃她那一套的,所以,莫不如默默地退到一旁,这样还能留下一点尊严,毕竟,自己的企业在亢州,她是不能得罪彭长宜的。

  那天所为,的确是因为自己喝了酒的情况下,她喜欢彭长宜很长时间了,上天又赐予了她那样一个机会,她不想错过去。但自从那事后,彭长宜的态度让她羞愧了很长时间,彭长宜几乎拒绝跟她见面,方莉邀请过彭长宜好几次,彭长宜都借口不来,很明显,彭长宜不想碰到她,这的确让她很难堪,她几乎深居简出,淡出了应酬场面,要不就不在亢州呆着,方莉时常说找不到她,问她总在外面跑什么,因为有些场合,方莉喜欢拉着她一起参加,一是她可以买单,二是她可以跟她作伴。

  她现在不想跟彭长宜有什么发展了,而是想让彭长宜彻底忘记她,忘记自己不堪的那一幕。
  但这次她来北京找彭长宜,实在是迫不得已。
  彭长宜接到荣曼的短信后,他在心里也嘀咕开了,看短信的内容,荣曼不像要跟他纠缠什么,何况事情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了,她要是想纠缠也早就纠缠了。但后来他发现,荣曼不是不知廉耻的人,女人,只要还有廉耻之心,是可以拯救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彭长宜于第二天下午下课后,跟班长请假,说自己单位的同事来找他汇报工作,他要出去跟他们见面。
  这种情况,在这里上学的学员中经常发生,因为这里的学员尽管脱产来学习,但还都兼着原单位的职务,不可能不过问单位的事情,彭长宜是市委书记,更是不可能完全和单位脱节,所以,班长是理解彭长宜的。就欣然允假,嘱咐他尽量不要喝酒。
  彭长宜表示自己滴酒不沾。彭长宜之所以敢这样跟班长保证,原因就是他见的是荣曼,他是不可能再喝酒了。
  走出党校大门,来到了跟荣曼约好的饭店。荣曼早就等在一个小雅间里。她已经提前点好了菜,彭长宜进来后,她便示意服务员上菜。

  彭长宜特别注意了一下,荣曼没有要酒,也没有让他喝酒,看来,她是用心了。
  荣曼今天穿了一套淡紫色的职业套裙,越发衬得她的皮肤白皙,润泽。
  彭长宜不敢看她,尽管她是汇报要事来了,但曾经有过的那一次,不能让彭长宜做到心中坦然。
  他低着头,将桌上的筷子摆正,面无表情地说道:“找我什么事?”
  荣曼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给他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党校学习紧张吧?”
  “是啊,要求很严的,晚上还要上选修课,没想到这么大岁数了,又坐回课堂上了。”彭长宜喝了一口水,脸就扭向了窗外。
  显然,荣曼并不介意他的态度,这个男人尽管防范着自己,但是她一点都不讨厌他,而且还从心里暗暗敬佩他,敬佩他的为人。
  荣曼轻声说道:“彭书记无论是做老师、做书记,还是做学生,都不会差的。”
  听她这么说,彭长宜扭过脸,看着她说道:“是在恭维我,还是在挖苦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