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突然说:“今天我给雯雯打电话了,她说她婆婆的情况不太好,你是不是给王部长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江帆说:“对,我都忘了他了,这段的确太忙了。这就打。”说着,就要起身打电话。
  丁一拉住了他的大手,说道:“好了,先吃饭吧。”

  江帆说:“我现在事多,吃完饭恐怕忘了。”
  丁一说:“没关系,我给你提醒。”
  江帆又坐了下来,拿起筷子继续吃饭,他边吃边说:“你怎么想起给雯雯打电话了?”
  丁一说:“好长时间不联系了,而且这几天我总想起我们俩被贾东方绑架的事,我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知道我们结婚的事,她现在调到人防办了,那里比团委稍稍忙点。”
  “嗯,我听长宜说过。王圆在干嘛?”
  “雯雯说他去年底回来后什么都没干,专心伺候老妈。酒店和宾馆还是租给别人在经营,目前他妈妈情况不好,王圆更不会去干什么了。”
  江帆说:“我听长宜说,这个家庭目前的确是有困难,不过应该是暂时的,王圆是因为妈妈才不出去做生意的,一旦他的妈妈好了,他就有可能出去了。”

  “我听雯雯说,他们已经把前面的楼房卖了,说是给婆婆治病。”
  “哦?”江帆愣了一下,说道:“看起来的确是困难了,当时王主任买前面的楼房,就是想着离儿子近些,如果连那房都卖了,看来是到了十分困难的地步了。”
  “是,王部长和王圆都没有工资了,只有雯雯和她婆婆的退休金,还养着一个孩子,困难是肯定的。”
  江帆点点头,说道:“这样,改天我给长宜打电话,我们商量一下,去看看他们去。”
  “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江帆笑了,说道:“现在你是当家的,钱都在你那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丁一掩着嘴笑了,说道:“我充其量是你一个出纳,钱怎么花,还不是你说了算?”
  “嗯,反正咱们现在没有花大钱的地方,你也不着急跟我要房子,你有时间提前支出点钱。”
  丁一说:“保险柜里我留了两万。”
  江帆说:“两万对于这个家庭来说,解决不了什么大事,凑五万吧。”
  “行。”丁一答应着,又说道:“我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王部长这种情况是不是就不能恢复公职了?”
  “这个……”江帆吃了一口米饭,说道:“这不是你操心的事。”

  以前,就这个问题,江帆和彭长宜探讨过,但当时因为王家栋刑期未满,再有亢州从前和现在的政治环境,彭长宜是万万不能在这件事上犯私心的,就是他想为部长做什么,部长也不会答应的。但江帆倒是可以琢磨一下,尽管国家有规定,但有些事也不是不可以为之,给王家栋安排一份工作,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最起码能自食其力还是可以的。
  丁一说:“我不是操心,我只是问问,雯雯说,他公公的刑期早就满了,已经解除对他的监管了。”
  “嗯。”江帆低头吃着菜。
  丁一接着说:“雯雯还跟我说,小丁啊,拥有自由的人,想象不出失去自由的痛。你们部长这几年不成样子了,老多了,你看见他,兴许会认不出他来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难受,想想部长从前是多么威风的一个人,如今……”
  江帆握住她的手,说道:“好了,别伤情了,没办法,法律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所以江帆,我们什么都不缺,做官一定要小心。”
  江帆说:“宝贝,这个问题我记得咱们俩从前探讨过,你不要担心,我江帆天生就没长着一颗贪欲之心。”
  “这我知道,我说小心的意思,就是还要有一颗防人之心。”
  江帆点点头,说:“你很有政治头脑,很像市长的夫人。自从长宜回来后,王家栋在一定程度上几乎是完全自由的,公丨安丨局也不跟他较真。长宜也没少尽力,也不枉他栽培他。”

  丁一说:“是的,科长的确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雯雯说,如果没有他,他们家会更难。”
  “是啊,还有樊部长,某种情况长宜也是在为樊部长做事。说到这儿我还真的是做得不够,回来后净顾着忙活自己的事了,不行,我马上就给长宜打电话。”
  丁一说:“不用着急,你半夜再给他打吧,我估计他又关机。”
  江帆说:“他即便开机也会等到十点以后的。晚上有的时候有选修课,他现在心无旁骛,一心读书,所以时间安排的很紧张。”
  “那你可以给他发信息,这样他开机后不就给你回了吗?”
  “只好如此了。唉,我最不喜欢低头鼓捣个手机了,尤其是开会的时候,有人的就不注意这一点,我顶烦这个低头发短信的人,据说移动公司为了推广和营销手机短信业务,雇了一大批网络写手,专门编一些短信段子,你看吧,今年短信将是移动公司一个显著的增长点,有人预测,今年他们光短信收入就能突破一个亿。”
  丁一笑了,说道:“真的!就一毛钱一条?”
  “你别看不起这一毛钱一条,今天开会的时候,殷家实说他女儿,上个月光短信费用一项就一百六十多元钱,我上个月据说还有二十多元呢,我还是不喜欢发短信的人。我什么不喜欢发短信,而是尽可能地打电话,电话一两分钟就能说清的事,发短信要好几条才能说清,费时费事费钱。”
  “是的,尤其是领导干部,低头发短信感觉特别怪异。还说呢,我的手机短信有时间就得分屏,一屏放不下。长一点的信息都得分两条进来。”
  江帆笑了,说道:“改天周末我们回家,我陪你去北京买一个手机,你那个早就该淘汰了。”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丁一已经睡着了,她是个习惯早睡的人,她不善于熬夜,而江帆则习惯于熬夜,习惯于深夜思索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但丁一比较依赖他,习惯他搂着她睡,他也十分乐意做这件事,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丁一睡着后,江帆再起来工作到深夜。
  江帆将自己的胳膊轻轻底从丁一的脖子下面抽出,给她盖好了薄被,便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穿上睡衣睡裤,拿着手机,便走出了卧室。

  他刚在书房里坐下,手机就传来了震动声,江帆估计是彭长宜开机后收到了短信,他拿过来一看,果然是彭长宜的电话。
  江帆就在电话里把雯雯跟丁一说的情况跟彭长宜说了一遍,彭长宜证实了雯雯的话。并且感到属于部长夫人的日子似乎不多了,有些话他不好问王家的人,他曾经给梅大夫打过电话,梅大夫也说了病人的情况很不好。
  江帆跟彭长宜表示最近想去看看王主任。彭长宜说可以,如果有时间愿意跟他一起回去。
  江帆习惯跟王家栋称谓主任,人大主任是王家栋最后一个职务。彭长宜则是一成不变,永远的“部长”。
  江帆又询问了彭长宜在党校的学习情况,也询问了亢州的情况,彭长宜说:“亢州的事我几乎不怎么过问了,他们开常委会也从来都不通知我,就是有一次民主生活会通知我回去参加,我没有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