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7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是心里没有鬼怕什么,让他调查去好了,哼,一百万算什么,有些犯罪分子为了掩盖罪行,到处赞助做好人,最后还不一样把他绳之以法?”

  陆鸣气的直翻白眼,说道:“好好,那一百万我就不提了,不过,他指使肖长乐害死我妈的事情不能就这么完了,当初被你们连哄带吓的拿了三十万块钱了事,现在想想,我肠子都悔青了,要是现在,别说三十万,就是三千万我也不会轻易罢休……”
  徐晓帆眼睛一瞪,说道:“怎么?你自己在协议上白纸黑字签过名字,难道现在想反悔?”
  陆鸣哼了一声道:“反悔有怎么样?既然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要找律师,不给个说法这件事就没完。”
  陆鸣母亲的死毕竟跟徐晓帆也有点关系,尽管她只是一个执行者,可要是真的追究其责任来,说不定是首当其冲呢,虽然她明白陆鸣是冲着范昌明的来的,可主观上,她也不希望陆鸣旧事重提。
  “你要什么交代?范昌明现在穷的揭不开锅呢,难道你还指望他给你增加补偿费?”徐晓帆问道。
  陆鸣说道:“我不要钱,我只有一个条件,要么他宣布我的清白,停止对我的调查,要么就去我妈坟上磕三个响头,要不然,我就跟他打官司……”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我明白了,你心里确实有鬼,你是想给他施压,然后让他放弃对你的调查。
  我劝你趁早死了心吧,且不说你妈的死跟他并没有直接关系,即便是他因为工作失误造成的,也不会屈从于你的威胁,看来,你还是太不了解他了……”
  陆鸣哼了一声道:“那就走着瞧,我就不信没有说理的地方,范昌明要是真的水火不侵,也就不会被人弄到党校坐冷板凳了……”
  徐晓帆忽然说道:“你今晚专门来跟我扯这些,该不会是想让我给你当个传话筒吧?我看你就别幼稚了……”

  陆鸣笑道:“那也未必有点大材小用了,再说,你也不适合做这个传神通,就凭你见到范昌明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这些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其实,我今晚来找你也不是想让你帮忙,也不是来跟你讨论范昌明的为人,而是想给你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
  徐晓帆笑道:“哎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快说说是什么机会?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陆鸣却严肃地说道:“既然范昌明已经不信任你了,为什么还要替他卖命呢?”
  徐晓帆一愣,随即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替你卖命。”

  陆鸣点上一支烟说道:“你也不用把话说的这么难听,你说,苏绣现在是在替我卖命吗,她这两年活的可滋润呢。
  当初我交给她一家店铺,被她发展成了三家,光是去年她个人的收入就超过了一百万,今年恐怕要翻一番呢。
  你可能好久没有见过她了吧,哎呀,你要是见到她保证就认不出来了,前些日子我还看见她开着车,带着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一家高档餐厅吃饭呢。
  没想到她那个老毛病还是没有改,看来受你毒害挺深的,不过,我敢肯定,就是打死她也不会愿意再回去当丨警丨察……”

  徐晓帆红着脸骂道:“你少在我面前夸大其词,我要是喜欢钱的话早就跟着你鬼混了,还用等到今天?不过,我还确实想改变一下人生,但前提是不犯法……”
  陆鸣哼了一声道:“怎么?难道你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又不想犯法,又想改变人生,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过,我倒是没有让你犯法的意思,只是免不了要冒点小小的风险……”
  徐晓帆催促道:“你就别罗里吧嗦的,我不耐烦……”
  陆鸣凑近徐晓帆小声道:“我有个办法可以救蒋凝香,但是没有你配合就无法实施……”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转来转去最终还是会回到这个话题上,我就奇怪了,难道在你眼里我就不是一个丨警丨察吗?要不然怎么会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种狗胆包天的话……”

  陆鸣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你不但是丨警丨察,还是我的女朋友……”
  说着,拉下脸来,正色说道:“不过,我这也是最后一次找你,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咱们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如果你拒绝,我也没法勉强你,不过,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省的因为我们的关系影响了你的仕途……”
  徐晓帆一脸惊讶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最后哼了一声道:“这么说,你今天是来跟我下最后通牒的,看来不答应你的话,我们今后就是陌路人了?”

  陆鸣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这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对朋友从来不含糊,但我也希望我的朋友不能太小气……
  眼下我有一个过不去的坎,你如果拉一把,就过去了,如果你站在一边袖手旁观,这样的朋友我宁可不要……”
  徐晓帆眯着眼睛说道:“是啊,我拉一把你就过去了,然后把我撂坑里面了?”
  陆鸣盯着徐晓帆说道:“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徐晓帆坐在那里犹豫了几分钟没有出声,陆鸣也没有说话,坐在那里只顾吞云吐雾,一双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徐晓帆的脸。

  徐晓帆犹豫再三,最后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虽然是朋友,但我首先是一名丨警丨察……”
  陆鸣点点头,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慢慢碾灭,然后站起身来说道:“那就后会无期……”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当他的一只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只听徐晓帆骂道:“你这混蛋……跟谁耍酷呢……”
  陆鸣转过身来,盯着她说道:“不是耍酷,而是我将要说的话题以及将会产生的后果对你我来说都过于沉重,所以,我不能跟一个丨警丨察商量这种事情,否则就等于与虎谋皮……”
  徐晓帆恼羞成怒地说道:“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抓起来交给范昌明……”
  陆鸣走回了客厅,站在徐晓帆面前把双手一伸,说道:“你抓啊,我巴不得呢,这样救不了蒋凝香我心里也就没有遗憾了……”
  徐晓帆似乎被陆鸣逼疯了,伸手一把拉得他倒在了沙发上,恨声道:“你这混蛋有屁就干脆点放,别***装神弄鬼的……”
  陆鸣慢慢坐起身来,盯着徐晓帆问道:“这么说你同意了?”
  徐晓帆气急败坏道:“你还没说什么事呢,我同意什么?有你这么要挟人的吗?同意不同意要看你让我干什么,难道你让我杀人我也要听你的?你先说说,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只当没有听见,你爱干什么干什么……”
  陆鸣见徐晓帆嘴上虽然说的硬,可心里面却充满了好奇,于是大着胆子忽然一伸手就把她抱进了怀里,盯着她的眼睛小声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也是目前我能想到的唯救蒋凝香的办法……”

  徐晓帆急惊呼了一声,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然后就不动了,只是闭上了眼睛,酥胸微微起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