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7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倒是考虑的周到……偏偏我今天就不再局里面……”
  顿了一下,说道:“你去安全屋等我……”

  陆鸣惊讶道:“去安全屋干什么?那房子还空着吗?”
  徐晓帆嗔道:“你不是说好久不见了吗?该不会是想我了吧……不想来就算了……”说完,竟把手机挂断了。
  陆鸣站在那里愣住了,仔细琢磨了一下,才意识到徐晓帆今天晚上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听起来像是喝酒了,只是好像醉的不是那么厉害。妈的,可别让阿莲给说中了。
  陆鸣以前有安全屋的钥匙,后来长居陆家镇之后就把钥匙还给了徐晓帆,只是没想到徐晓帆的秘密调查小组解散了,可这套屋子还留着,也不知道租金是谁出的。
  徐晓帆比陆鸣先到,听到敲门声马上就过来打开了门,不过,她只是把陆鸣打量了几眼,然后一句话没说就走进了房间。

  陆鸣果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究竟味道,等他换上拖鞋走进客厅的时候,看见徐晓帆就像是男人一样懒懒散散的半躺在沙发上。
  一只手遮着眼睛,好像怕灯光刺眼似的,上身是一件夹克,下面是一条牛仔裤,夹克衫敞开着,可以看见皮带上挂着手枪套子。
  “喝酒了?”陆鸣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坐下来问道。
  “嗯。”徐晓帆没有动,只是哼哼了一声。
  陆鸣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哦,对了,周末……早知道你喝酒的话就不来打搅你了。”
  “找我什么事?”徐晓帆还是遮着眼睛问道。
  陆鸣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说道:“算了,既然喝了酒,就早点休息吧……”
  徐晓帆慢慢坐起身来,脱掉了上身的夹克,然后站起身来走进了卫生间,陆鸣这才看清楚枪套子里的外面还露出了枪把子,一时忍不住有点紧张,徐晓丹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告诉她发生的事情。
  不一会儿,徐晓帆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好像洗了一把冷水脸,看上去倒是精神了一点,她并没有坐回沙发上,而是一只手支撑着门框,盯着陆鸣说道:“为陈刚的事情来的吧?”

  陆鸣没想到徐晓帆这么直接,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说道:“不错。”
  徐晓帆见陆鸣说话的时候老是瞥她皮带上的枪,于是顺手解下来扔在桌子上,这才走到陆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盯着他说道:“你觉得我还能告诉你什么?”
  陆鸣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既然我已经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就足够了……”
  徐晓帆似乎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问道:“你把他怎么了?我告诉你,他可是丨警丨察……”
  陆鸣惊讶道:“我能把他怎么样?他不是自称是想偷东西吗?我只好把他交给了陆家镇派出所?怎么处理是你们自己的事情,难道你还担心我杀了他?”
  这下轮到徐晓帆惊讶了,有点不信地问道:“你把他交给了陆家镇派出所?”
  陆鸣反问道:“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以为宋所长早就向你们汇报了……”

  徐晓帆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是怎么怀疑上他的?”
  陆鸣气愤地说道:“我倒是没有怀疑他,还看在阿龙的面子上好心好意替他安排了工作,没想到他自己暴露了……”
  徐晓帆疑惑道:“他自己暴露的?他有这么蠢吗?”
  陆鸣哼了一声道:“也许是太急于完成任务了吧,听说董事长家里一天二四小时有保安值班,就起了盗窃之心,在蒋凝香的家门前鬼鬼祟祟的踩点,正好被保安发现……”
  徐晓帆慢慢坐直身子,问道:“二十小时值班?为什么?陆家镇治安环境这么差吗?”

  陆鸣说道:“陈刚当时心里的疑问应该跟你一样,不过,蒋凝香的家里确实存放着一大笔钱现金……”
  “多少?”徐晓帆好像一点酒意都没有了。
  “五个亿……”陆鸣伸出了一巴掌。
  徐晓帆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似乎防止自己忍不住发出惊呼,呆呆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小声问道:“这笔钱跟你有什么关系?”

  陆鸣坦然地摇摇头说道:“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徐晓帆问道:“那你在忙活什么?还不多的远远的?”
  陆鸣说道:“那些钱虽然跟我没关系,但蒋凝香跟我有关系,她不仅是我干妈,还是我孩子的外婆……难道我能不管吗?”
  徐晓帆又是吃了一惊,最后骂道:“你这该死的,原来竹君跑到国外是替你生孩子去了?”
  陆鸣点点头说道:“不错,我还以为她早就告诉你了呢……所以,你明白我来找你的意思了吧?”
  徐晓帆往沙发上一靠,沮丧地说道:“我不明白……我还能帮你做什么?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范昌明干这些事都瞒着我,说不定已经在怀疑我了……”
  陆鸣见徐晓帆一脸懊恼的样子,似乎明白她今天为什么心情欠佳了,忍不住进一步挑拨离间道:“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种结局,范昌明和卢源可不一样。
  卢源是个性情中人,为人比较耿直,而范昌明诡计多端,没有一点人情味,那个接替卢源的廖燕北我也接触过,阴得很,你在他们手下干早晚靠边站……
  说实话,当初范昌明之所以用你和卢源,无非是自己麻烦缠身,并且几个得力助手都死在了东江市,实在没人可用才哄着你和卢源替他卖力。
  现在有廖燕北做他的左膀右臂,你已经是多余的了,何况,他现在的位置是你和卢源帮他争回来的,可以说功高震主。
  而他又没办法报答你们,所以只能找个借口把卢源调走,这样你就成了孤家寡人了,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你这个刑警队长也就干到头了……”
  徐晓帆听了陆鸣的话心里越发的愤愤不平,嘴上却说道:“你知道个屁啊,你跟范昌明说过话吗?你就这么了解他?可见你说这些话完全是出于小人之心,挑拨离间……哼,他怀疑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被你害的……”
  陆鸣愤愤地说道:“我怎么害你了?有我没我范昌明最终都要把你清理掉,因为东江市的案子是他的一个洗不掉的污点,看见你和吴淼潘浩这几个幸存者心里就不舒服,这是一个心理问题……”
  徐晓帆嘴上还是不承认,斥道:“少胡说八道,既然你是他的调查对象,我跟你的关系走得太近,自然会引起他的猜忌,客观上说,也不能怪他,按道理我自己也要主动回避……”
  陆鸣哼了一声,怏怏道:“哦,现在后悔跟我走得近了,当初问我要赞助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考虑到要避嫌……

  一百万啊,就凭你一个小丨警丨察,看看还有谁会一下子赞助你一百万?你们调查我,我还给你们钱,这世上这种以德报怨的人能找出几个?
  范昌明就不是个东西,我出钱救他,他竟然恩将仇报,如果怀疑我就拿出证据来啊,偷偷摸摸的往我身边派卧底,完全是小人干的事情……”
  徐晓帆好像被陆鸣说的脸上有点搁不住,辩解道:“难道你赞助过钱就不能调查你了?派卧底也是一种调查手段,又不违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