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7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莲注视着出租车消失在黑夜中,站在那里楞了一会儿,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兄弟俩也太不像了……哪像是从一个娘肚皮里出来的……”
  徐晓帆几个月来一直主管建设银行杨晓艺的案子,虽然杨晓艺贪污受贿的案情已经基本上查清楚了,相关涉案人员抓的抓,双规的双规,可以时候只剩下一些扫尾工作。
  但杨晓艺的案子又不仅仅是经济案子,她可是被人谋杀的,光是查清楚她的经济案子还不能算彻底破案。
  因为杀死她的凶手一直没有下落,此外,范昌明对张昆的案子也很重视,让徐晓帆尽快将他抓捕归案。
  所以,这段时间徐晓帆只顾忙着手头的事情了,压根就没有察觉范昌明和廖燕北瞒着她对陆鸣和蒋凝香实施了调查,甚至还排除了卧底。
  其实,当徐晓帆帮陆鸣查了一下西城区法院判决的一个缓刑犯并得知根本没有这个人之后,再联系到孔龙和陆鸣的关系,她就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种手段对于一名干过几年刑警的人来说并不陌生。

  并且,她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卧底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以及幕后是谁在操纵,毕竟,一切都太明显了,就像一个被黑布罩着的盒子,没有揭开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可一旦布被掀开,盒子里那点东西马上就一目了然。
  试想,陆鸣那里除了陆建民的赃款之后,还有什么值得派卧底侦查的,而追缴陆建民赃款的案子一直都是由范昌明亲自指挥,所以,这个卧底肯定和范昌明有关。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徐晓帆就有点自哀自怨,甚至提不起劲来,整天脑子里想东想西的,一会儿觉得范昌明肯定是因为自己和陆鸣走的太近,所以不信任自己了。
  一会儿又觉得可能跟卢源被调走有关系,自己毕竟是卢源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他走了,自己自然也就不会再是受到范昌明的信任了。
  何况,自己和苏绣之间的关系在局里也时有耳闻,范昌明可是一个传统的人,对这种事自然很忌讳。
  他之所以提拔自己当了这个刑警队长,一方面是自己为他的复出确实出过力,同时他也不得不看卢源的面子。
  说白了,自己得到这个刑警队长的职位就像是对卢源被贬职的补偿似的,所以,这么看来,自己这个刑警队长的位置也不一定能坐的稳。
  尤其让她心灰意冷的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刑警队的几个骨干,包括吴淼和潘浩在内都一直专注于杨晓艺和张昆的案子,并没有发现范昌明和廖燕北动用刑警队的人马。
  毫无疑问,调查陆鸣的警力应该是来自三分局,那里是廖燕北的老窝,他眼下又是范昌明最信任的人,这么秘密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他了。
  所以,要命是范昌明不仅怀疑自己,身子连自己手下都不信任,既然这样,也不用等到范昌明来撤自己的职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卷起铺盖卷走人吧。
  说实话,虽然徐晓帆和陆鸣越走越近,甚至彼此之间还搞过暧昧,在阿龙的事情上也打过擦边球,但说句实话,在她的意识中,从来没有想过要毫无原则地向陆鸣透露公丨安丨局的内部不该透露的信息。

  并且,局里面本来就停止了对陆鸣调查,她觉得自己知道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可称得上是机密的消息,因此,也就没有过多考虑范昌明对她的忌讳。
  不过,虽然她觉得范昌明对自己的怀疑百分之八十的原因都要怪自己,毕竟,自己无论在操守上以及和调查对象的相处上都存在明显的违纪。
  可在得知自己已经失去范昌明的信任的时候,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里面不仅是委屈,甚至还有点愤愤不平。
  毕竟,在范昌明落难的时候,自己和卢源在困难的环境中几乎孤军奋战,最终不得不让对手放他一马。
  说实话,这里面甚至还有陆鸣的功劳呢,要不是他捐出了一百万,连去新加坡带回唐萍的经费都没有。
  可没想到范昌明好像不知道这些事情似的,他调查陆鸣也就罢了,毕竟他的嫌疑并没有完全洗清楚,可他凭什么要把自己当做贼一样防着呢,甚至连吴淼潘浩这两个在东江市曾经替他出生入死过的人也怀疑,这未免也太没有人情味了吧。
  徐晓帆越想越想不通,最后忍不住带着报复的心里给苏绣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向陆鸣暗示那个陈刚很有可能是尾巴。
  昨晚这件事之后,她的心里才好像有点平衡了,既然平白无故受到范昌明的怀疑,干脆就做了一件他所怀疑的事情。
  然而,她毕竟是丨警丨察,心里面还是受到了职业道德的谴责,虽然没有把自己的泄密上升到背叛的高度,但也明白这将是一个永远都洗不掉的污点。

  琢磨再三,她偷偷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晚上快下班的时候给老上司卢源打了一个电话,把他约出来喝了一场酒,最后就借着酒劲发了一通牢骚,然后就拿出了那份辞职报告。
  没想到卢源听了徐晓帆的牢骚之后,竟然也满腹牢骚,直骂范昌明没有人情味,最后把那份辞职报告撕掉了,说是这些事多半都是廖燕北在暗中捣鬼,让她坚守岗位,就不信范昌明会撤她的职。
  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徐晓帆已经有了几分酒意,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甚至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本想越吴淼出来聊聊,可看看时间不早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原因,还是心里的孤独寂寞需要有个人抚慰,忍不住就想起了苏绣,说实话,自从跟苏绣的事情败露之后,她已经下决心痛改前非了,准备让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
  所以,虽然苏绣经常打电话“勾引”她,可最终还是抵抗住了诱惑,一直再也没有跟她干那种虚龙假凤的事情。
  没想到今天晚上,那股久违的潮水突然就满上了堤岸,并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以至于都没有试图压抑就伸手掏出了手机,而就在这时候,陆鸣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这个混蛋,倒是有第六感觉似的,这么晚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了,今天下午陆家镇派出所所长宋平给刑警队打过电话,要求核实一个名叫陈刚的缓刑犯的身份,可不管是法院还是看守所都没有查到这个人,吴淼还一直纳闷呢。可奇怪了,陈刚既然是陆鸣身边的卧底,怎么派出所的人在调查他……
  想到这里,徐晓帆打了机灵,酒意被惊醒了一大半,心想,天哪,该不会是陆鸣这混蛋胆大包天把陈刚给做了吧,要不然派出所的人怎么会查这件事?
  哎呀,也不对,如果陈刚被陆鸣做了,宋平早就报凶杀案了,给他个胆子也不敢隐瞒啊。哼,肯定是陆鸣心里没底,暗中托宋平帮他查陈刚的底细,现在又打电话来向自己探听虚实了。
  “你神经病啊,这么晚打什么而电话?”徐晓帆有点恼火地说道。
  陆鸣笑道:“我就是担心你白天太忙,也只有这个时候应该闲着……没别的意思,如果有兴致的话,咱们出来喝喝茶,毕竟好久不见了……”
  “你在哪里?”徐晓帆问道。
  陆鸣急忙说道:“我就在你们公丨安丨局附近,我琢磨你有可能在办公室加班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