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呀!你个浪蹄子,还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周沛芹啐了一口,红着脸瞅瞅里屋的房门,低声取笑道:“咋了?想男人了?”
  梁玉香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就点了点头,酸溜溜地说:“我可不像你每天都有人变着花样的伺候,说句不要脸的话,老娘现在看见擀面杖腿肚子都有点想打颤。”
  “噗!”周沛芹忍不住大笑起来,梁玉香也跟着笑,只是心里却恨恨的骂着:都怪那个小混蛋总是提起擀面杖,害的老娘现在连面饼都不敢烙了。
  这边两个思春的妇人在说着荤话,那边萧晋则已经带着梁喜春来到了村后。

  今晚天上云比较多,没有月光,村里也没什么路灯,外面几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萧晋的卫星电话没有手电筒功能,但屏幕的亮光也足以让人看清道路了,可不知梁喜春是真胆小还是怎么,起先说是害怕,牵住了萧晋的手,后来又嫌路不好走,几乎整个上半身都挂在了他的胳膊上。
  一路走来挤挤挨挨、磨磨蹭蹭,先不说萧晋作何感想,反正触感确实不错。
  来到种草药的院子前,萧晋拿出钥匙打开院门,带着梁喜春走了进去。

  梁喜春很是意外,就问:“萧老师也在这个院子里住吗?”
  “不,我懂点中医,所以就找老族长要了这几间院子打通,专门用来种草药。”
  萧晋说着,蹲下身在门槛底摸了一下,然后甩了一下手,像是把什么东西给扔出去了似的。
  梁喜春一听他说懂中医,心里就是一咯噔,所以压根儿就没心思去在乎他扔出去了什么。

  那个药确实无色无味,应该……不会被他发现吧?!
  犹豫片刻,她还是一咬牙,选择继续按计划行事。
  萧晋带着她走到一间厢房前,推开房门,伸手进去摸到门边的灯绳拉了一下,电灯随之亮起,于是便道:“有话就在这儿说吧!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有人来这间院子。”
  梁喜春走进屋里,一眼看见桌子上的茶壶就是一喜,之后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见屋子明显是刚刚翻新好的,除了茶壶等生活用品之外,床上连被褥都有。
  “谁住在这里?”
  这是间用来住人的厢房,没有待客的用途,所以屋子里只有一把凳子,但梁喜春却坐在了床上。
  “刚整修好,目前还没人住,”萧晋在凳子上坐下,说,“等所有的房子都修完了,不出意外的话,我就会搬进来。”
  梁喜春愣住,问:“你不打算在沛芹姐家住了吗?”

  萧晋目光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她,不答反问:“喜春嫂子,你是来跟我闲唠家常的么?”
  梁喜春神色一僵,随即便深吸口气,沉声道:“萧老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找你的目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所以,干脆一些,你就直接说出你的条件吧!”
  “还是嫂子上道!”萧晋不咸不淡的夸了一句,然后说:“以服装厂招工为由,把人骗到岭南当鸡,这已经构成了拐卖妇女儿童罪,而且还是其中最严重的一种,量刑起码十年起,对此,不知嫂子心里可清楚?”
  梁喜春冷冷一笑,说:“萧老师,你这就没意思了吧?!要报警你早就报了。”
  萧晋点点头,道:“确实,我没有报警的打算,不过,要是嫂子的诚意让人很失望的话,我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哦!”

  “你就说你想要多少吧!”梁喜春似乎不太想跟萧晋周旋,再一次直截了当道。
  萧晋伸出一只手掌,不说话。
  “五万?”
  萧晋又将手掌翻了一下。
  梁喜春双眼一眯,干笑道:“萧老师是在开玩笑吧?!十万块,这荒郊野岭的,你让我上哪儿去给你弄去?”
  萧晋老神在在的靠着桌子,摸出一支烟点上,悠然的吐着眼圈说:“我不介意等到明天这个时候,来回一趟青山镇,怎么都够了。”

  梁喜春定定的看了萧晋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表情就变得凄苦起来。“萧老师,不瞒您说,我和志宏回来干这种事情,也是有苦衷的。”
  “哦?什么苦衷?说来听听。”
  “我俩是五年前去的岭南,没有文化,也没什么能力,想赚大钱,就只能舍了这张脸,所以,我就去当了小姐,而志宏也成了一个少爷……哦,少爷就是……”
  “我懂,”萧晋打断道,“你继续。”

  “也对,忘了萧老师本身就是大城市里的人。”梁喜春不好意思的笑笑,就接着讲道:“我吧!当小姐迎来送往的虽然恶心,但好歹收入还不错,偶尔碰上大方的客人,一晚上就能挣上万块。
  可志宏就不一样了,那些富婆虽然都舍得花钱,可一个个的比男人都狠多了,往往他接上一个大活,就能丢掉半条命去,回来后至少也得休息上十天半个月的。”
  说到这里,也不知是想到了伤心处,还是装的,梁喜春的眼眶都红了,低头抹抹眼角,才继续说道:“也是怪我,不该给他出主意让他去干长线,可我也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啊!
  后来,他不知道从哪儿就认识了一个老公在外面包二奶的小富婆,那女的对他挺好,也肯为了他花钱,当时我还挺高兴的,想着我们终于可以早一点攒够钱,好在岭南买个大房子了,谁知……谁知没过多久,他们就被那个女人的老公给发现了。”
  不得不说,梁喜春很有讲故事的天分,明明说的是一对不要脸的夫妇为了钱出卖灵魂,却被她讲的声情并茂、可怜兮兮,就跟选秀节目的参赛感言似的,再配合上恰到好处的几滴眼泪,简直了。
  萧晋这会儿脸上就是一副被打动了的表情,伸手进兜本想去摸手绢,忽然想起陆熙柔才拿它擦过香汗,不由就有些不舍得,眼角一瞥,便将枕巾扯过来递过去,自己也顺势坐在了梁喜春的身边。

  “擦擦吧!这个还是新的,没人用过。”
  “谢谢!”梁喜春用枕巾擦了擦泪水,又接着讲述道:“那个女人的老公是混黑的,在岭南有七八家夜总会,当时他抓住志宏,就逼着我陪他睡了一个月。
  那一个月我受尽了折磨,却依然没能让他满意,最后在我们的苦苦哀求之下,他才答应,说只要我们给他的每家夜总会都找来一个新姑娘,就会放过我们。萧老师……”
  她一把抓住萧晋的手,哀切道:“我们……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
  “唉!你们确实挺可怜的。”萧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反握住梁喜春的小手,又问:“那现在你们都已经离开岭南那么远了,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跑掉,还要听他的做什么?”
  “那是因为……因为……”说着说着,梁喜春的嘴唇又开始哆嗦,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我们这五年赚的所有辛苦钱,都被那个人拿去了呀!逃跑容易,可这五年受的苦,遭的罪,就全都成了白费,萧老师,换成你,你会甘心么?”
  日期:2017-06-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