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一看,跟兰匡义的一模一样,也没有留下姓名。
  江帆不动声色地说:“知道是谁吗?”
  鲍志刚说:“肯定是华光里的违建户。但以这种傲慢方式行贿的,估计只有周福才。因为,只有他自认为有靠山,而且财大气粗,嚣张无礼,更主要的是,他的问题最大最严重。”
  江帆将两叠钱摆在一起,说道:“你们能这样做让我感到很欣慰,一个将车里发现的钱交了上来,一个将不知什么人送的钱交了上来,说明我们这个领导小组是有党性原则,有政治底线的。”
  鲍志刚这才看清江帆的桌上还有一包这样的东西。他也笑了,说道:“是老兰的?”

  “是。”江帆就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鲍志刚。
  鲍志刚看后,气愤地说:“真是太嚣张了!简直就是挑衅!”
  江帆说:“他挑他的衅,我们该干嘛干嘛。这个钱既然没名没姓,我看用不着还回去,就当为财政节省了一笔拆迁的开支吧。”
  鲍志刚说:“兰局长,今天去华光小区着吗?”
  兰匡义说:“他们去了,我直接上这来了。”
  鲍志刚说:“那抱成团的几家中,有没有周福才?”
  “没有。我也正纳闷。”
  江帆说:“有什么可纳闷的,他自认为有关系,有门路,又有钱,当然不屑于跟其他人抱团了。”

  兰匡义说:“的确如此。其实,现在这几家之所以不自拆,主要是都在看着周福才,只要他拆了,其他就都拆了,他要是不拆,他们也不拆,所以我们要想好对策。”
  江帆说:“对策就是强拆,按既定方针办。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含糊,不然让老百姓说我们的闲话。”
  于是,三人又在一起开会研究了两天准备强拆有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
  中午,江帆回家吃饭,丁一先他回来,早就做好了饭菜等他。最近,丁一的厨艺进步很大,江帆看着桌上颜色搭配就很有食欲,说道:“你现在做菜越来越像回事了。”
  丁一说:“主要得益于你的教练和指导。”

  江帆说:“是啊,我的胃就是你的试验田,等你成长为家庭优秀厨师的时候,我的胃也就千锤百炼了。”
  丁一给他盛上一小碗米饭,自己只盛一小碗汤。江帆说:“你为什么不吃主食?”
  丁一拍着肚子说:“我最近已经在长肉了,都是你,晚上回来还让我加餐。”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一点都不胖。”
  “等真的胖了,我就出不了镜了。”
  “出不了换别人。那么晚回来,生物钟都不正常了。”
  丁一说:“其实我还是喜欢干记者,每天工作内容都是新鲜的,是有挑战性的,还能表达自己的意志,主持人就是个说话的机器,根本不能有自己的思想,说白了,我就是一只巴哥。”
  “哈哈,是一只可爱的巴哥,但是干记者也会累,而且时间上更没有规律了。”

  “那倒不一定。”
  江帆说:“只要这一行你干腻了,就说话,我们换清闲一点的工作。”
  丁一说:“省省你的权力吧,用不着。”
  吃完饭,江帆在家眯了有半个小时,他最近很累,这半小时对他就如同加油站。哪怕不睡,在家身心也能得到放松。无论丁一是否上直播,中午如果没有特殊应酬的话,丁一都是在家的。上正常班的时候,丁一每次都比江帆回来的早,所以中午饭大都是丁一做。
  有时候丁一也学做一些费事的菜肴,比如鱼、排骨,如果丁一晚上有直播,她就会在家有多半天的时间,这个时间她也会做饺子,煲汤。所以,江帆非常享受跟丁一在家的时光,他现在的生活非常有规律,几乎不参加外面的应酬,能推就推。当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能推掉了,他在这个城市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差不多的应酬都可以退掉,除非是上级领导来阆诸,但也要看是哪些领导。
  有人说,家,是游子的港湾,确实不假。江帆大部分光阴,都在漂泊中度过的,现在,他终于将心安定下来了,所以他很珍惜,也很享受和丁一这种居家过日子的生活。他对未来,充满是希望。
  为了让江帆能有半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他们吃完饭后,丁一几乎不洗碗,她怕声音吵到他,另外他喜欢抱着她,让她陪自己一起休息。所以,江帆回来的这一中午,丁一都是围着他转的,他太累了,她没办法让他围着自己转。

  下午,刚一上班,江帆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一看是省里的电话,就赶忙接通了:“喂,您好,请问您哪位?”
  “你是江帆同志吗?”
  江帆一听,此人居然跟他叫同志,而且语气平和,但却有着一种潜在的威严。他知道凡是这样说话的人,一般都是领导。他立刻客气地说道:“是的,我是江帆,您是……”
  “我是省政协的沙洲。”
  “哦,沙主席,您好,您找我有什么指示?”江帆感觉热情地说道。
  “江市长,我不是给你下什么指示,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有一件私事相求。”领导还是依然四平八稳地说道。

  江帆屏住呼吸,他已经能知道是什么事了。
  沙洲说道:“是这样,听说你们政府要对华光小区的个别扩建的别墅进行拆除,我外甥的房子就在这其中。”
  “哦?他叫什么?”江帆故意问道。
  “周福才。”
  “哦,这个情况我真不知道。好,沙主席,请您接着指示。”
  沙洲说:“昨天,我外甥给我打电话,说他只在原来的基础上加盖了两层,地基什么的也做过加固处理,并且图纸都是找专业人士设计的。当时施工的时候,城建部门也没有加以阻止,现在人家都盖好了,人也住进去了,也装修了,又要强行拆除,有点说不过去,我给你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能不能让他交点罚款,也算进行了处理,你跟同僚也能交差,你看行不行?”
  江帆没有跟沙洲接触过,他在亢州的时候,沙洲是省委副书记,在职期间,力主查处了两名基层县委书记的贪腐问题,史上有“杀书记”的外号。如今,因为年纪关系,到了政协任副主席。现在,这个大人物,却是为他的亲戚说情。他不明白,这么大点事,他居然愿意拉下脸来给他这个小人物打电话。江帆在心里就有些瞧不起他了。但是在嘴上是万万不能表现出来不敬的,他连忙说:
  “您说得非常有道理,拆违这事在常委会上研究决定了的,我来的时间不是太长,我压根就不知道他是您的外甥,还真不了解这一情况,开会的时候,也没人提起过,如果知道这层关系,当时就想办法规避了,不至于弄了这么大的动静。请您放心,我马上就跟佘书记通报这一情况。”
  沙洲说:“江市长客气了,至于是不是我外甥这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一定要把握好执法力度,要讲究人性化执法,别造成人为的干群矛盾,你们离首都那么近,真把矛盾激化了就不好了。我尽管从省委退到了政协,但还是参与一些省里正常工作的,请你正确对待我的意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