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笑了,说道:“一点都不饿,如果江先生饿的话,我可以效劳。”
  “你不饿,我也不饿。那我就洗澡”
  丁一冲他笑了笑,开始低头洗脸。
  江帆从后面抱住了她,说道:“我要你跟我一起洗。”
  丁一转过身,说道:“我先卸妆。”
  江帆说:“我来给你卸。”
  丁一说:“你哪会,好了,别闹了,你先去洗。”
  江帆不松手,固执地说道:“边洗边卸。”说着,双臂一用力,就把丁一抱到了浴缸前。
  丁一说:“今天太累了,不泡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子的睡袍早就被江帆剥了下来,紧接着,江帆就打开了喷淋开关,立刻,花洒就喷出了水花。
  丁一没有丝毫准备,轻呼一声:“凉——”随后,整个人就落入了江帆温暖的怀中了……
  洗完后,躺在宽大的床上,当然又是一番缠绵,风平浪静后,丁一摸着他胸前的肌肤,说道:“你今天去华光小区了?”

  江帆闭着眼说道:“是不是当天晚上的新闻就播了?”
  江帆说:“呵呵,看起来你以后足不出户,就能掌握我一天的动静了。”
  丁一笑了,调皮地说道:“大部分时候我掌握不了。”
  江帆感觉她的手拨弄得自己的肌肤有些痒,就将她的手夹在腋下,不说话了。
  丁一显然不想让他入睡,就掰开他的眼睛说道:“我还没说完呢?”
  江帆看着她,“嗯”了一声,同时双臂用了一下力,紧抱了她一下,说道:“乖,累了,睡吧……”说着,就将丁一的身子往自己怀里抱了抱,再次闭上了眼睛。
  丁一感觉他的确累了,就不再说话,悄悄关上了床头灯,依偎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等丁一睡醒一觉后,她发现自己枕的不再是江帆的胳膊,而是枕头了。她睁开眼睛,借着朦朦胧胧的光亮,看见江帆双手枕在头下,似乎他已经醒了。
  可能是江帆感觉到了她的动静,就从头下抽出手,伸到她的脖子处,又将她揽向自己的怀里。
  丁一轻声说道:“怎么了?睡不着吗?”
  江帆的下巴噌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没什么,在琢磨事情。”
  丁一伸手摸着他的下巴说道:“是拆除违章建筑的事吗?”
  “都有,不光这一项工作。”江帆答道。
  丁一说道:“华光小区有个加盖两层楼的住户,你要注意工作方式和方法。”
  江帆知道丁一工作的性质,料定她是听到了什么,就问道:“你听到什么了?”
  丁一打了一个哈,说道:“是的,汪军的父母就住在他家后面,他在楼顶上加盖两层后,就挡住了汪军父母的园子,倒是挡不住屋里的阳光,但菜园的菜不爱长,为这事,他们找过物业好多次,都不管用。后来汪军也找过,汪军跟物业说,如果不解决的话,他就去起诉。后来物业告诉他,起诉也没有用,这户人家的舅舅是省政协副主席,姓沙。”
  江帆没吱声,事实上,这个情况他已经掌握了。
  丁一又说:“还有,殷家实跟这户人家的关系非常好。”
  江帆笑了,说道:“你连这都替我侦查到了?不简单啊小同志!”
  丁一说:“没有,不是主动侦查的,都是汪军主动告诉我的。”
  丁一没有说出汪军道歉的话。
  江帆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你是不是为我担心了?”
  “当然了,这还用说。”丁一理直气壮地说道。
  丁一撒娇地说道。
  江帆说:“放心,情况我都掌握了。”

  “殷家实跟他们走得很近你也知道吗?”
  “嗯,知道。”
  丁一说:“原来你都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江帆用下巴摩擦着她的头发,说道:“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关键是思想上每时每刻必须有所警惕、有所准备,我必须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甚至要比别人提前知道,这样才能有所准备。”
  “嗯,那就好。”丁一打了一个哈。
  江帆抱着她,说道:“睡吧。”
  “嗯,你也早点睡,别太累。”
  江帆拍着她的后背,直到她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才停住了拍打。
  丁一有所不知,许多工作灵感,包括实施办法,都是江帆夜间思考的结果。当丁一熟睡的时候,江帆如果心里装着事,一般情况下都是眯一会就醒了,醒了后,脑子异常清醒,这个时候,也就是他的思想最活跃的时候。
  华光小区的拆违工作正在按照既定计划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这个工作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宣传发动,第二阶段有针对性地走访通知,下达有关拆除违章建筑的文件。先是业主自拆阶段,这个阶段中,有一部分业主在接到市政府文件之后,已经在进行拆除自家之外的违章建筑。但部分业主大部分是属于汪军家的情况,属于小打小闹,真正加盖楼层和在院子里加盖小房子的还没动,显然就是在等待观望。第三阶段就是由政府出面强拆阶段。
  然而,随着拆迁工作的进一步深入,想象不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

  城建局下文后,正在扩建和准备扩建的几家马上停了工,已经修建好的几家却坚持不自拆。有三家公然抱成团,对抗拆除,扬言只要小区内有一家不拆的,他们就不拆。矛头指向非常明确。
  这天,城建局局长兰匡义来到江帆办公室,将一包东西放在他的面前。
  江帆说:“什么东西?”
  兰匡义说:“钱。”
  “什么钱?”
  兰匡义说:“行贿我的。”
  江帆皱着眉说:“为什么不当场退回?”
  兰匡义说:“找不到人,我的车在华光小区里停着,我入户座谈去了,车窗半开着,等我回去的时候,就在座位上发现了这个。当时司机也下车了。”
  江帆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兰匡义打开,里面有一张字条:请兰局长行个方便,给别人方便,自己也方便,不给别人方便,自己也不方便,你们已经取得了拆除违章建筑第一阶段的胜利,拿着这钱开个庆功宴去吧,华光不欢迎你们!!!后面是三个大大的感叹号。
  江帆说:“你估计是谁?”
  “周福才。”兰匡义笃定地说道。
  周福才就是丁一说的那个沙副主席的亲戚。
  江帆点点头,从字里行间中可以看出对他们的轻蔑,还有暴发户的傲气,甚至还有恐吓的味道。
  江帆说:“多少?”
  “不知道,估计有一万。”
  江帆掂了掂,说道:“一万少点吧?”
  兰匡义立刻明白市长的意思,嘴角露出一丝笑,说道:“有就比没有强。如果志刚市长再有一万,或者是您再有一万两万的话,费用就出来了。“
  江帆笑了,说道:“离最后期限还有几天?”
  “两天。”兰匡义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常务副市长鲍志刚手里拿着一包东西就进来了。
  江帆和兰匡义对望了一眼。
  鲍志刚说道:“今天一早上班时,门口的警卫给我送来的,说有个人让将这包东西转交给我,我一看,是一万块钱。里面还有个纸条。”
  他一边说着,就将这个纸条递给了江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