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80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说道:“汪台,不要这样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干吗总是提那事?要知道,你提一次,我就痛一次。”
  汪军赶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以后,这辈子都不提了。”

  汪军又说:“回去吧,让洪伟盯着吧,今天不会有加播内容的。”
  丁一说:“我今天没事,再等等吧,总是让他值班,不合适。”
  “那有什么不合适的,一个大小伙子,而且他也在单位住。是不是江市长还没来接你?”
  “嗯,他今晚开会。”

  “要不,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汪军走后,丁一看了看表,给陆原哥哥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哥,你回家了吗?”
  陆原说:“没有,你有事?”
  丁一说:“哥,我跟你打听一个人,省政协有个沙副主席?”
  “是的,有,怎么了?”
  “没事,我问问。”
  “他目前是常务副主席,将来有可能接任主席,你认识他?”
  “我不认识,这里在拆除城市违章建筑,华光小区有一户人家,在别墅上面私自加盖了两层,刚才我们台长告诉我,说这户人家的舅舅是省里沙副主席。”
  “哦?”陆原说:“这个情况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跟这些人没有接触。你问这干嘛?担心江帆得罪沙副主席?”
  “呵呵,有点。”
  “你不要管,这不是你管的事,江帆想干点事,树立自己的威望,如果怕这怕那,他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当个太平官算了。”
  “不是,我是,我刚听说就问你了,他根本就不知道。”
  陆原笑了,说道:“你别忘了,江帆是阆诸的行政长官,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好了,别操心了。你是不是还没下班?”
  “好了,你还有事吗?”
  “没事的话我不跟你说了,我在写个材料,明天上午开会用。”
  “好的,哥哥你忙。”
  放下哥哥的电话,他知道江帆还没有散会,因为他没有打电话来。她为江帆的这次行动捏了一把汗。
  这时,洪伟给江帆打来电话,说有一条加播消息,是口播稿。
  丁一立刻起身,上了电梯,走进直播间。
  她看见了朗法迁的司机正在里面,汪军也在。汪军将这条口播消息递给她,说道:“朗局长亲自写的口播稿,晚上开会,他没来得及带记者。
  丁一看了看,是晚上江帆主持召开的关于拆除违章建筑向纵深阶段推进的会议。她说:“让洪伟播吧。”
  洪伟说:“太长了,你说这个朗局长干嘛写这么长的口播稿,我能把握得好吗?还是丁姐上吧。”
  丁一说:“你太谦虚了,什么问题都没有,再说又是录播,不会影响效果的。”
  加播的新闻稿,都是录播,录好后,再由制作人员将这条新闻插到需要的节点,然后随第二遍新闻重播出去。

  汪军看着洪伟说:“就你播吧,这个语境还是男声好些,有力度。”
  洪伟反复看了几遍,等到第二遍新闻开始的时候,他便走进了直播间,当导播给了他信号之后,他立刻挺胸直背地说道:“在今晚我市刚刚召开的关于拆除工作会议上,记者获悉……”
  这时,丁一兜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她掏出一看,果然是江帆。她走出直播间,来到走廊里,江帆说道:“是不是还在单位?”
  “我说往家打电话没人接。”
  “呵呵,你不在家,我这么早回去没用,只有坚持到下班了。”
  “可以下班了吗?”
  “嗯,可以了,刚刚加播完你们开会的新闻。”
  “哦?我没看到有记者参加了啊?”

  “是朗局长,他写的一篇口播稿。”
  “哦,那还不错,那你是不是就可以安心回来了?”
  “好了,你马上可以出来了,我已经到你们门口了。”
  听他这么说,丁一踮起脚尖,从窗子向外望,没有看到他的车,就说道:“呵呵,我怎么没看见你?”
  江帆说:“你在看,看,我的车再变光的?”

  丁一果然看见有一辆车从东面过来,速度很慢,不停地在变光。”
  “呵呵,看到了,好,马上。”
  她挂了电话,重回到直播间,汪军正在导播间指挥制作人员,下一条新闻,丁一走到他跟前,说道:“汪台,我先回去了。”
  汪军冲她点点头,挥挥手,眼睛注视着屏幕。
  丁一回到办公室,拿起自己的包,便下了电梯,跑下高台阶,来到院子里,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星光灿烂,月亮的清辉洒向人间,和地面上的灯光交相辉映。她很享受江帆晚上接自己回家的这个时刻,有一种依赖的感觉。是啊,地球这么大,阆诸这么多户人家,她知道,有个人在外面等自己,这个人将在月光的照耀下,把她接回属于他们的空间,夜,变得不再漫长和黑暗,也不再孤独和冷清,想想以后,她也不再一个人独自度过黑夜,这个感觉真的是好极了。

  每次见到江帆这个过程她也很高兴,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扑上属于她的温暖的巢。
  江帆早已掉好头,离大门口五十米的地方停着。
  丁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甜甜地说:“辛苦了,江市长。”
  江帆笑了,说道:“心不苦,命苦。”

  “你说为什么,我工作这么晚,却不能直接回家,因为我就是回去,家里也空无一人。”
  “呵呵,有意见了?不过我跟你说,你以后就在家里等我,别来接我了,我坐公交车回去。”
  江帆说:“你这人,真是的,都不让人抱怨一下。”
  丁一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台里已经有人知道我们的事了,你再天天来接我,被人看到,说你公车私用。”

  “没有啊,我没公车私用,我只是晚上隔一天来视察一次电视台的大门口。”
  丁一笑了,说道:“走吧。”
  江帆不动。
  江帆说:“你有项工作没做,所以我没有动力开车。”

  丁一笑了,侧过身,搂过他的脖子,亲了他一下。
  江帆说:“好了,马上回家。晚饭吃了吗?”
  “又是一个鸡蛋,一杯牛奶?”
  “外加一片面包。”
  “我想想,今天晚上给你做什么吃?好像咱们家只有牛奶鸡蛋,不行,去超市。”
  丁一赶紧说道:“好了,好了,我都胖了,以后晚上下班绝不加餐了,再说,现在超市都快关门了。”
  江帆说:“呵呵,别说,脸是圆了点,不过你胖点更好,我不嫌弃。”
  “那不行。我以后绝不加餐了,要加,你自己加。”

  江帆笑了,说道:“自己加有什么意思。”
  江帆只要喝了酒,就会吃得很少,他不像彭长宜,又能喝又能吃,自从结婚后,他更加注重自己的饮食,力求清淡,有营养,既能保持体形,又能保持健康饮食,酒,也喝得很少了。尽管妹妹说让丁一半年后再怀孕,半年期限很快就会到,他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所以,丁一回来后,他都要给丁一准备一点简单的饭菜,或汤,或是麦片粥,所以,丁一说她胖了就不奇怪了。
  回到家里,丁一换上衣服,就来到洗漱间卸妆。江帆这时穿着一件薄睡袍,趿拉着拖鞋也走了进来,说道:“你确定不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