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9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对于第二阶段,江帆也充满了信心。他将改变打法,第二阶段他要让鲍志刚和兰匡义指挥。因为第二阶段工作难度性高,他不宜冲在前头,这也是政府班子会决议的结果。
  看完肖爱国拿给他的信,江帆就已经知道兰匡义在调查走访中,已经在悄悄贯彻他的旨意了。他将业主来信放在桌上,说道:“这样,一会去小会议室,让志刚市长来一下,再把兰匡义叫来。”
  肖爱国点点头就出去了。
  江帆再次低下头,看着这封信,脑子里就在琢磨这项工作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实施细节了……
  晚上,由丁一担负女主播的《阆诸新闻》,播出了这样一条消息:市长江帆,应居民邀请,到华光小区调研,倾听居民强烈要求拆除小区内违章建筑的呼声……

  画面上,出现了江帆在拆除违章建筑小组成员的陪同下,视察了小区内所有的违章建筑,并跟过往的居民座谈……
  不知为什么,播出这条新闻后,丁一为爱人捏了一把汗。
  出了直播间,洪伟说道:“丁姐,咱们汪台就在华光小区住,那个时候应该让咱的弟兄们采访采访他。”
  丁一不知道汪军住在哪里,说道:“他在华光住?”
  “那里不都是别墅吗?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

  洪伟说:“他父母在那里住,他有时回去有时不回去。”
  “哦?天,他家该不会也有违建吧?”丁一说出这话后就后悔了。
  洪伟说:“哈哈,不知道,如果有的话,我建议他别自己拆,也别让政府拆,组织全台的记者去给他家拆,记者拆迁队,光听这个名号就吸引眼球。”
  “呵呵。”丁一倒不像他笑得那么轻松。
  这时,汪军进来,说道:“说我什么呢?我可是都听到了。”
  丁一笑了,说道:“汪台,你家在华光小区住?”
  汪军说:“是啊,干嘛?是不是关心我家有没有违章建筑?”
  洪伟笑了,他一边脱下西装外套,一边松开领带,说道:“是啊,我刚才还跟丁姐说着呢,如果有的话,我给您组织全台记者去帮你们拆,叫做记者拆迁别动队。”
  汪军说:“如果非要说是违章建筑的话,我们家还真有。”
  “啊?”
  汪军说:“是啊,我妈妈喜欢养小动物,她搭了一个鸡舍。我爸爸喜欢养鸽子,他是楼顶上搭了一个鸽子窝。至于记者拆迁别动队嘛,我看你们就省省心吧,我早就跟他们说了,等周末我休息的时候,我就帮他们把这些拆了。不劳你们,也不劳你老公费事。”
  汪军看着丁一说道。

  “老公?谁老公?”洪伟问道。
  汪军笑了,说道:“问你丁姐吧。”
  洪伟看着丁一,半天才说:“丁姐,真的呀?”
  丁一笑了,说道:“什么真的假的呀?”
  “他们说的?”
  丁一笑了,说道:“他们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见?”
  洪伟说:“你……你老公……”洪伟不好说出江帆。
  丁一笑了,不置可否。

  “你怎么没请我们吃喜糖?”
  汪军也说:“请你吃喜糖,你不就甜着了?”
  丁一笑了,说道:“汪台真幽默。”
  洪伟说:“丁姐,你真能瞒,要说咱俩是最亲近的了,几乎肩并肩。这要是换了台里其他的女人,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跟市长的关系呢,你倒好,瞒得结结实实。”
  丁一说:“我没有刻意要隐瞒,只是没有语境说这些罢了。”
  洪伟说:“那天我跟翁宁做直播,她就跟我活,我还不信呢,我说她八卦,看来我还错怪她了。”

  汪军说:“丁一,你放心,我保证带头拆除违章建筑。”
  丁一笑了,说道:“你那也算违章建筑啊?”
  “严格来讲,都算,尤其是楼顶的鸽子窝,高出楼顶好多。当时弄的时候我哥就不让他们弄,说小区里有规定。但是弄了后也没人管。甚至我们前面的住户,还在自家楼顶上又加盖两层楼,为这,我父母多次找他们交涉,人家根本不理这一套,照样盖,都能影响到我家的采光,我父母找过物业好多次,根本没人管。我父母年纪大了,而且平时就他们老俩在家,当时哥哥给他们买这个房子的时候,就是想着有一块空地,可以种种菜,活动活动筋骨,自从前面人家挡了院子里的光线后,种什么都不长了,老人非常郁闷。所以,听说要拆除违章建筑,就跟说,这下可好了,又可以种菜了。”

  丁一笑了,说:“就他们老俩住?你不跟父母住吗?”
  “我有时跟他们住,跟他们住受管制,天天唠叨你,让你早点成家立业,我后来就搬到原来父母住的老居民楼里了。我哥嫂在北京做生意,我侄子在阆诸上学跟着他们,有时候我回去。”汪军又说:“不过,前面那户人家据说有些背景,小区里所有有违章建筑的人家,都在观望着他家,只要他家拆了,这个工作就不会难做。”
  “什么背景?”丁一皱着眉头问道。
  “听说这户人家的亲戚在省里工作,他是做生意的。”
  洪伟说:“越是大干部,思想觉悟就越高,说不定带头拆了呢?”
  汪军看着丁一,意味深长地笑了。

  丁一不想跟他们探讨这个问题,她之所以没有公布跟江帆登记结婚的事,就是想耳根清净,电视台,是市委、政府的前沿阵地,这里有活跃的舆论和活跃的消息。是汇集每天官方和非官方各种消息的场所。
  丁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对面的桌子是岳素芬的办公桌,她没有配音任务很少来这里,这间办公室,大部分时间在自己一个人,包括她去新加坡的那段日子。
  她刚回到办公室,就传来了敲门声,她喊了一声“请进”,汪军推门进来了。
  丁一客气地起身,给他让座。
  汪军就坐在岳素芳的座位上,说道:“小丁,不打算办喜事了?”

  丁一看着他,不理解他来这里就为了跟她说这句话?
  汪军说:“我指的是结婚仪式。”
  丁一说:“不办了,都这么大岁数了,老夫老妻的了,还办什么结婚仪式?”
  汪军说:“女人不穿婚纱,是一种遗憾。”
  丁一笑了,说道:“不穿婚纱过一辈子的夫妻有的是,我们的父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再说,婚纱这东西本来就是西方的礼仪,我们不穿,有什么可遗憾的。”
  汪军赶紧摆手,表示自己投降,他发现,丁一跟谁说话都是客客气气,从来都是跟人留有余地的,唯独跟他这个台长,当着别人的时候还好,不当着别人的时候,一点都不给自己留面子。就说道:“好好,我承认我来不是找你探讨你是否穿婚纱的问题,我想告诉你,我家前面那栋楼的住户的亲戚,也就是他的舅舅,是现任省政协副主席,原来是省委副书记沙书记,跟咱们这里的殷书记关系密切。”

  丁一看着他,点点头。她明白他告诉自己这些是什么意思,问道:“他叫什么?”
  “他叫周福才,是阆诸最大的广告集团公司,几乎垄断了阆诸所有的官方平面宣传。”
  丁一点点头,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块,是殷家实的权力范围之内,当然,肯定跟蔡枫也应该有关系。
  汪军站起身来,说道:“小丁,我会做一些我能做的,来弥补对你造成的损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