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9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封华光小区十几户业主写给市长的信,反映他们小区违建泛滥的问题。这个华光小区是阆诸最早的高档别墅小区,现在也是阆诸的富人区,由于都是富人,而且这些富人的背后还都有这样那样的背景,所以,尽管业主反应多年,违建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
  其实,在清理违章建筑开始的时候,在会上就有人提出过华光小区的违建问题,当时江帆针对的是城市街道两旁的违章建筑,对于佘文秀和殷家实说的小区里和先上车后买票的违章建筑,他不想现在就触摸,他知道这两个问题的难度,等清理违章建筑在社会上造成一定影响之后,再解决这两个问题。
  通过前一段的集中整治,市区街道两侧的违章建筑经过政府强拆和一系列强制措施后,已经度过了最初的艰难时期,许多业主看见了政府这次清理违章建筑的决心后,纷纷跟拆违领导小组主动沟通,表示自己拆。这样,在强拆了几个大户和钉子户后,这项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
  随着城市违章建筑的消失,紧接着就城市美化亮化工程的实施,这项工作受到了市民普遍好评。共青团市委,还组织大学生志愿者,上街铲除小广告,清理口香糖污渍,城市霓虹灯广告牌包括电视台报纸,都打出不随地吐口香糖的公益广告。市委市政府的领导还集体出动,上街清理城市地上和电线杆、门店墙上的小广告,一时之间,阆诸的市区干净、靓丽了许多。
  城市街道两旁靓丽了,环境也清新整洁了,但对于纵深的违建问题,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既然老百姓有呼声,一切事情都将好办。
  其实,这封信的到来江帆并不奇怪,因为这正是他和鲍志刚预谋的结果。
  对于这个华光小区,里面的业主早就又反映,只是没有形成气候,另外这里住的都是富人们,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背景。
  其实,早在开始整治城市违建的时候,无论是班子成员还是社会人士,甚至包括江帆自己,都没拿市区街道两旁的违建当做难事,真正难的事,是那些高档小区里的违章建筑,是殷家实说得先上车后买票属于招商引资项目上的一些建筑,这类建筑严格来讲也属于违章建筑,比如新一区韦丽红开发的商业街。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如果想最终取得清理违建这项工作的全面胜利,必须循序渐进、稳扎稳打,最忌全面开花,虎头蛇尾,甚至不了了之。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江帆上任烧起的这把火就会留下诸多后遗症不说,还会影响以后他的施政举措,甚至影响他在同僚甚至干部队伍中的威信。
  所以,江帆在一开始,只是专注于城市街道两侧违章建筑的清理工作,并没有把这项工作向纵深发展,他甚至都没有将自己某些想法在班子会上讲过,尽管殷家实之前将过自己的军,但他依然没有就后两个问题进行安排布置,甚至都没有提过。
  随着市区街道两旁违章建筑清理工作的完成,按照事先的城市规划,美化亮化工作随之跟进。通过一段城市治理和建设,老百姓有目共睹的是街道变宽、变靓、变整洁了,较之前的脏乱差和交通拥堵的问题有了彻底的改观,老百姓拍手称快。
  第一段工作,达到了江帆的预期目的。他很满意,也坚定了他将这项工作再向纵深推进的决心。

  对于这项硬性工作,他没有蛮干,尤其是在第二阶段中,没有像第一阶段那样大张旗鼓地造势,而是责令城建局对市区所有小区的违建进行公开的摸底调查,他指示城建局局长兰匡义,亲自深入华光小区调查走访,小区业主对小区内的违章建筑反映最强烈,要求清理违建的呼声最高。
  兰匡义是江帆当上市长不久后从基层调上来的城建局局长,跟这些违建户不会有什么瓜葛。
  江帆特地让肖爱国去组织部调看了兰匡义的档案,他是从宁清县县委书记任上调过来的。在基层,素有黑脸包公这一说。他主政宁清县政府工作期间,修建了县政府办公楼,原来县政府还是在老衙门口办公,经过前任两年多的请示,聂文东批准了他们建办公大楼,但却控制了层数,县委和县政府并排,分属两个区域,都是坐南朝北。
  江帆当选市长后,曾经去宁清调研过,当他坐着车,看到县委和县政府两个办公楼是坐南朝北的时候,他不由地脱口而出:包龙图倒座南衙,有个性!
  同车的肖爱国介绍说:“市长,真让您说对了。这个县委书记原来是宁清的县长,是个非常清廉的一个人,他在宁清十来年里,没有一封告他的信,后来当上县委书记后,更是处处秉公办事,宁清,别看地方不大,但老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各项工作都能顺利完成,干部队伍也比较过硬,这跟他这个书记以身作则有关。
  等见了兰匡义本人后,江帆更加相信肖爱国说的话是事实了。
  这个人长得也非常有特色,脸上各个部位都有棱角,比如,三角眼,他的三角眼比别人更是棱角分明,看你一眼恨不得让你冒冷气。刀削般挺直的鼻子,两片薄薄的嘴唇总习惯于紧闭着,不说话的时候并成一条线,脸部线条也是见棱见角,就连脑袋顶上的头发,都是直立着齐刷刷刺向空中。话语不多,但句句到位,汇报工作时,根本不用草稿,说各种数据,张口就来,绝对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中午,江帆一行在招待所吃的饭,按说招待市长的饭菜怎么也得差不多才行,他倒好,饭菜非常简单,根本就不讲究,江帆说不喝酒,他连二话都没有,就不上酒。当时这个人就给江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由于江帆当代市长的时候,就跟鲍志刚反复探讨过城市建设问题,心里就有了要拆除违章建筑这个打算。聂文东是因为城建工程出的事,然后又据此查出他许多违纪问题。所以,城建局是重灾区,班子成员几乎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局长被双规,两个副局长一个被免职一个调离。新提拔的局长上任将近一年,工作没有任何起色,本来就是个过渡局长,根本就无法完成接下来的艰巨任务,江帆早就想将他换掉。这次他下乡发现了兰匡义,这不是城建局局长最佳的人选吗。

  回来后,江帆即刻跟市委书记建议,将兰匡义调上来任城建局局长,原局长另作安排,并跟佘文秀汇报了自己在城市管理上的一些理念和接下来政府准备做的几件大事要事。
  佘文秀很尊重江帆的意见,也完全同意江帆对于工作上的一些打算,他也感觉城建局局长的不得力,难以完成江帆治理城市的远大理想。另外,关键之关键,江帆跟这个兰匡义没有任何私人关系,不存在在用人上他的私心,何况,佘文秀跟江帆搞好合作,既是双赢,也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就这样,常委会通过后,兰匡义被调上来任城建局局长,其实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配合贯彻江帆运营城市理念的实施。清理违建问题,江帆和鲍志刚都曾单独跟兰匡义沟通过,三人达成共识,配合默契,才有了拆违第一阶段的胜利。
  其实第一阶段,江帆几乎没怎么让鲍志刚和兰匡义出头,前期工作包括动员、跟拆迁户座谈,甚至现场指挥拆迁,江帆都是亲自实施,他这样做的目的的就是造势,给接下来更艰巨的工作铺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