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9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姨生气地说:“我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吗?结果倒好,小原不领情也就罢了,你还跟着说便宜话,怎么一窝子都是吃里扒外的东西!”
  杜蕾哈哈笑了,说道:“妈,我跟陆原我们俩都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妈妈健康,晚年幸福,我们现在挺好的,都有工资,工作也不错,养一个孩子没有问题,您放心,不用操心我们。”
  话说到这份上,乔姨尽管心里有多么不快,多么心疼那八万块钱,她也是无计可施了。
  有了这些前因后果,丁乃翔见女儿将钱退回,肯定会不高兴的。
  丁一赶忙嬉笑着说:“老同志,瞪什么眼睛啊,我们现在用不着这钱,您和乔姨岁数大了,用钱的地方会多起来的。”
  “以后我用钱再跟你们要,钱送出去了,哪有往回要的道理?你告诉我,是江帆的主意还是你的主意?”

  丁一笑了,说道:“是我们俩共同的主意。”
  丁乃翔说:“你、你、你给江帆打电话,他要是有时间让他过来,他要是没时间我就在电话里跟他说。”
  丁一说:“您干吗呀,找他干吗?”
  “我、我跟他理论理论,你马上给他打电话。”
  老教授气白了脸。
  丁一说:“他今天上午去省里开会去了,估计下午才能回来。”

  丁乃翔说:“我不管,我现在就要跟他通话,我要问问他,为什么不让我的女儿要我的钱。”
  丁一笑了,说道:“老同志不讲理了,这会他正在会场上呢。”
  丁乃翔看了看表,扔下画笔,摘下老花镜,走出书房,坐在沙发上。
  丁一赶紧给爸爸倒了一杯水,端到他跟前,说道:“丁老师,对不起,惹您老人家生气了,喝口水吧。”
  丁乃翔看了看厨房,说道:“家里没别人了?”
  丁一笑了,说道:“您在说谁?乔姨吗?”

  丁乃翔说:“这个点,家里能有谁?”
  丁一笑了,感觉到爸爸的任性,就说:“乔姨买菜去了,我进大门口的时候看见她了。”
  爸爸这才说:“小一啊,爸爸平时不当家,我平时就是想给你点钱也没有借口,这次我当着大家的面给你钱,是正当防卫,你就收下,以后,这样的机会不会很多。江帆不要没关系,你自己存着,嫁出去的人,自己手里要有几个钱,这样以后过日子才踏实。”
  丁一心里就是一热,说道:“爸爸,我有工资,再说,江帆不会让我手里没有钱花的。”

  正说着,杜蕾回来了。
  杜蕾进门就说:“小一,爸爸早上还念叨你,说你今天下午还上班呢,中午是不是回来吃饭。感情真是父女心相通啊。”
  丁一说:“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杜蕾说:“没下班,提前回来,爸爸他们要走了,我回来得早点,反正单位也没什么事。”
  杜蕾一眼就看见了沙发扶手上的存折,说道:“这么崭新的存折,里面有钱吗?”
  丁乃翔说:“有,八万。”
  杜蕾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不是把爸爸给你们的钱又退回来了?”
  丁乃翔生气地说道:“是啊,人家不要,不知道是嫌少还是怎么的。”
  丁一笑了,说道:“爸,你现在真是老小孩了。”

  杜蕾走过去,拿起存折,打开,果然是八万元整。她把存折合上,说道:“小一,嫂子说句话,听不听是你的事。这钱,爸爸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要的,如果爸爸收下这钱,那爸爸和妈妈算什么?那天当着亲家的面,这钱都给你们了,没过几天,这钱又要回来了,没有这样的道理。”
  丁一说:“我们的意思是爸爸他们年纪大了,花钱的地方多的是,在国外也挺不容易的,这钱,我们现在也花不着。”
  杜蕾说:“我知道你们有钱花,但这是老人家们的一份心意。女儿出嫁,哪有娘家一分钱都不出的道理?你这样做,置他们于何地?”
  丁乃翔说:“就是,我以后用钱了,再跟你们要。”
  杜蕾将存折放在丁一手里,说道:“拿着吧,别为了这事再节外生枝了。”

  丁一当然理解杜蕾话的含义,也理解爸爸肯定也挨了不少埋怨,如果这种情况将钱硬还回去,也会让爸爸不好做,想到这里,她就接过存折,说道:“那好吧,我听劝,吃饱饭,爸爸,这钱我先放我这,您什么时候用钱就说话。”
  丁乃翔说:“什么叫先放你那儿,这钱就是你的了,我用钱跟家里要,不会跟你要的。”
  杜蕾笑了,说道:“爸爸大人,您能不能不用这么较真。”
  丁乃翔说:“我不较真不行,如果不说开了的话,他们就是遇到多么难的事,也不会花这钱的,我女儿性格我知道。所以小一,你一定要明白,这钱,是我们全家研究后一致决定要给你的,不是我自己做的主,尽管钱是我挣得,但也是经过大家讨论后给你的,你不信问你嫂子,是不是这样?”
  丁一笑了,她还是从爸爸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
  杜蕾说:“是的,是的,我们全家都举过手表决过了,所以,你就拿着吧。”
  丁一无奈,只得把存折又接了过来。
  送走爸爸,丁一跟江帆回了一趟他父母家,他们如法炮制,钱,父母依然没要。江帆的父亲说:“这钱啊,尽管不多,但是我们做老人的一片心意,你们现在花不着,等将来用钱的时候,想让我们拿,我们拿不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钱,在你们这里和在我们这里放着没有区别。”
  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丁一沮丧地说:“你看,都是你出的好主意,两份钱,一份都没还回去。”
  江帆说:“谁知道咱们这些老人们他们怎么这么顽固,好了,不要咱们就先存下,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丁一说:“你倒是很想得开。”
  江帆笑了,说道:“那怎么办?他们都不要,我们只能先存起来。”
  丁一说:“我有个想法,早就想跟你说,我真的不想去北京住,你看,咱们俩都在这里,将来小孩也在这里,咱们去北京住不现实,再有,以后父母老了,可以把他们接到阆诸来住,喜欢平房有平房,喜欢楼房将来会有楼房的,你看这样是不是很不错?”
  江帆从后面抱住她,说道:“没关系,你喜欢在哪儿住咱们就在哪儿买房子,这个你说了算。以后咱家的任何事你做主。”
  “那不行,好多事我都不大懂。”
  江帆说:“你不懂,还有我呢。”
  丁一笑着依偎在他的怀里了……

  丁一周末原本是计划参加江帆和彭长宜他们的活动的,但是一件事却打破了她的计划。
  阆诸那个写给丁一信的女司机,通过丁一,果然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儿子,丁一跟台长汪军汇报后,决定将对福利院的报道再往前推一步,现场跟踪认子的全过程。正好,袁茵的太太团给福利院捐赠了电脑等物品后,账号上还剩下不多的钱,她们全部捐给了这对连体兄弟,希望院方和孩子的母亲,能为他们做分离手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