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2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直觉,牛。
  女人真是天生第六感。
  我笑笑,说道:“是啊!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我说的云淡风轻。
  其实到了这个地步,我离不开白子惠,白子惠也离不开我,跟童香是有感情,不过没有跟白子惠深。
  白子惠也没多说,只是狠狠的掐了我一下,我吃痛,痛的咬牙切齿,白子惠继续给我擦,她说道:“董宁,其实你要外边真发生点什么,我也不知道,其实,我现在也不想管太多。我从始至终要的只不过是你的一个态度罢了。”
  白子惠开口,诉说心事。
  看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往更怪的地方发展。

  擦干净之后,白子惠凝视,冷笑一声,说道:“你是真不老实啊!”
  我苦笑一下,心说这怪我吗?这是正常的,我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况且媳妇你还这么诱人,哎,没地方说理去。
  当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克制,白子惠也克制,她在意我的身体,知道一旦开始便很难结束。
  没做什么,也睡不着,只好谈心了。
  经历过风风雨雨,思想上更为契合,我们倒是畅想了一下未来,只不过,我和白子惠都心知肚明,拦路虎,太多。
  早上醒来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白子惠的手机,她接了电话,说了两句,脸色看起来不好。

  等她挂了电话,我问道:“媳妇,怎么了?”
  白子惠摇摇头,说道:“没什么?”
  我追问,没什么到底是什么,总有个缘由,要不白子惠不会看起来有些生气,我知道我这样有点烦人,可是我跟白子惠是什么关系,不一般的关系,不是普通朋友,如果真是那样,我就不问了,正因为关系亲密,才要问个清楚,看看能不能帮忙做点什么。
  白子惠说了,是公司的事,让她比较烦心,我有些纳闷,白子惠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怎么可能是公司的事让她烦心呢,我琢磨了一下,明白了,确实是公司的事,但应该不是白子惠建立的公司出问题,是陆家的公司。
  我一说。白子惠点点头,说我猜对了。
  陆家家族公司在陆景辉陆明浩手上玩残了,白子惠接手之后才发现管理混乱,尤其是账,根本就对不上,之前陆景辉陆明浩拆东墙补西墙,中饱私囊,公司其实只剩个架子。白子惠最近一直忙这个事,拆分业务,整合业务,精简公司,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白子惠也无法马上让公司起死回生,公司变好。需要一个过程,极有可能是很长的过程。
  可不管怎么说,白子惠做了,公司正步入正轨,就在这时,白子惠收到消息,又一笔坏账被发现,数目巨大。
  白子惠悠悠一叹。说道:“董宁,我不明白。”
  我沉默。
  不是不想说,只是怕我说了,白子惠会更生气。
  “陆景辉和陆明浩两个人再多么的平庸,也断然不能把公司搞成这个样子,现如今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两个人挖空了公司,不得不说。我这位舅舅和这位哥哥在管理上水平不怎么样,可是亏空的水准一流,我就想不明白了,把公司搞垮,他们能得到什么,没错,是能得到一些补偿,可是把吃饭的碗摔了,这饭能吃多久?”

  白子惠不明白,我却明白,陆景辉陆明浩父子便是鼠目寸光,并且,他们需要钱,拿着钱过纸醉金迷的日子,舒服。
  安慰了白子惠几句,多的我也不能说,说了白子惠心里更不好过,其实白子惠就不应该接手这个烂摊子,之前几个陆家男丁争的焦头烂额,都想坐那个位置,陆老爷子还是给了陆景辉,他以为好管教的大儿子,没想到如今变成这样,落得如此下场,谁也没辙了,把白子惠推了出来,白子惠是有能力,我承认,可是早就应该给白子惠,不是现在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再交给白子惠。
  我替白子惠觉得不值。
  白子惠走了,去公司,我去了事务所。处理了一下,童香打的款已经到账,事务所最近运转颇好,不用我操心,拿钱,我拿出一部分当做奖金。
  真心换不来忠诚,钱才能换来。
  处理完事务所的事便已是下午,我坐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喝着茶。
  曾茂才跟我不共戴天,这仇非报不可,关珊身在何处,也要找到曾茂才才能知晓,真是头疼,回头琢磨一下,曾茂才这一招确实很厉害。他知道我这人性格弱点,他留着关珊,当一步棋,借此控制我,手段倒是没多么高深,可是很有效,况且,我搞不明白。曾茂才做了什么,让我认为关珊已经死了,真是怎么想也想不通。

  要找到曾茂才,少不得特勤帮忙,惹了宋家,也需要特勤撑腰,本来以为脱离了特勤,可以过自己生活。现在想想,真是天真,跟特勤的缘分未尽,还是纠缠。
  喝了两壶茶水,小便一次,我准备回去,这几天休息为主,等伤好一点,忙一忙事务所的事,童香那边搞定,最近应该没什么大单子。
  我刚要走,前台给我送进来一样东西。
  “董总,有你的快递。”
  我接过来,说:“谢谢!”
  前台笑笑,转身出去。
  撕开了袋子,我一看,恨的牙直痒痒,发给我快递的不是别人,正是曾茂才。
  “兄弟,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为兄对你很是挂怀!”
  曾茂才的开头,气得我火冒三丈,恨不能把曾茂才揪出来。让他跪在我面前,实在太气,我的手差点控制不住把心撕烂。

  曾茂才这是什么意思,是向我示威吗?对我做出那种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也是服气。
  “想必你已经知晓关珊还活着这个消息,没错,她还活着,并且活的很好,请你不要牵挂,我会妥善的处置她,这点请你放心。”
  “你心里应该有不少疑问,为兄怕你苦思不解,特来为你解惑。”
  “刀身有毒,不过不致命,让人进入假死状态,知道你有读心能力,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极少,医生也被骗过,尸体是假的,做到逼真只是花钱多少的问题,另外,你被下了药,在心情低落之下,你的注意力不够集中,没办法观察到其他的事情。”
  “以上,便是过程,只是一个大概。”
  “我很好,勿念。”
  “期待跟你的下次见面。”
  信看完了,气也生了,我小心的把信叠好,塞回文件袋中。
  留着。随时看看,提醒我,不能松懈。

  把文件袋放进了抽屉中,我便走了,心里有点烦闷,想找人喝酒,直接去了火哥的酒吧,我发现酒吧竟然没开门。这不太对,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开了,我在门口抽了两颗烟,结果走过来两个混混样子的年轻人,穿着黑体恤,右胳膊有瘟神,一个戴着墨镜。另外一个脖子有条金链子。
  “你干什么的你!”
  两个混混看我站在酒店门口,停在了我的面前,很不客气的跟我说,眼睛都快斜到天上去了,这些小年轻就这个逼样,一点也不成熟,年轻气盛,张狂,谁不服就敢砍谁,弱智一样。
  我说:“这里是酒吧,我来这里喝酒,不行吗?”
  日期:2017-06-28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