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3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故天即圣,生即人。
  我修行道巫二炁,此番成就天师,道巫二炁尽皆圆满,天师真元,乃是道巫二炁共同转化,天师印章,也是道巫二炁共同凝聚。所以“天生圣人”四字,当是一半由道炁铸就,一半由巫炁凝成。
  片刻之后,空中那十色霞光凝聚的四个大字飞散开来,重新聚到我的头顶之上,结成印章。我没有直接将其收于体内,而是伸手将其取下,拿到面前观察。
  印章三寸,与早先王灿的印章一致,但不同的是。我的印章并非乳白,而有两色,一半浓黑,一半乳白,在印章中间,形成了一条泾渭分明的分割线。
  我将印章翻起,查看下面字迹。同样的,印章底部也是黑白分明,左边“天生”二字乳白,右边“圣人”二字浓黑。
  很久之前,于那深圳地下龙脉处,看到太岁尸身化作龙脉之时,我便知晓道巫二炁看似截然不同,实则本源一致。此时看到我的印章,心里更清楚明白了这个道理。
  “天生”便是“圣人”,“圣人”便是天生。即便黑白分明,其中字义却是一模一样。
  只是这黑白分明的印章,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当年识曜时,那番幻境之中,我迈步过河,将黑暗带给世人的情形。既然黑白本是同源,他们为何那么惊恐?
  我想起他们的叩拜,想起他们用刀子割开身子,用鲜血来祭拜的模样。我忽然明白了过来,虽然黑白同源,但世人愚昧,哪里能看明白?

  就像那个幻境中的人,他们只会看着远处的黑暗恐惧,只会祈求、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祭祀上苍,让自己留在白日之中。却不知所谓的黑夜白天,不过是我的身体两侧而已。
  当时我以为自己就是黑暗,但现在我才明白,并非如此,我的背后是黑暗,身前则是白天。幻境中的所有人都害怕被我身后的黑暗吞噬,进而仇恨于我,却不知他们之所以身处白天,不过是因为我面对他们而已,若我转身,黑便成了白,白也成了黑!
  所以,想消掉那些人的仇恨。唯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我不能用自己的身体分割黑白,而是要让黑白融为一体,若黑白交织不再分明,便没有了黑白的概念,自然也没有了仇恨。
  黑白便是我体内的巫道二炁,那些惊恐的人。便是玄学界所有想杀我的人。道巫二炁在我体内已经深种,不可能放弃任意一种,唯有一日,我能让道炁巫炁合为一体,那些人或许才不会把我再当成异类。
  除此之外,还有一法。当初那幻境内,河对岸天际旁。有七彩虹光,虹光内有一老者。愚昧世人害怕黑暗而祈求于他,不惜以鲜血生命来祭祀。若我取代那老者,让世人知晓,无论黑夜白天,皆是受我所赐,转而对我跪拜侍奉。求我恩赐,同样也不会再有仇恨。到那时,即使我将黑夜笼罩,他们恐怕也只能匍匐在地上,默默承受一切。
  那老者是何人,我不知晓,但我明白的是。以我今日修为,想取代那老者,却是痴人说梦。不说别的,光是那日在玄学后山围剿我的十个天师,到此时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想要取代那老者,唯有他日,我修为踏上绝顶之时,方才可行。

  不管哪种方法,对此时的我来说,都还太过遥远,眼下唯有勤于修行,才能图谋将来。
  我摇摇头,将心里思索的这些事情暂时抛到一旁,心念微动,收印章回体内,然后身体缓缓往地面飘落下去。
  早先我的天师印章凝聚之后,四周血雾便再度出现,重新笼罩了整个战神山。所以,一直飘落到接近地面时,我才看清楚。此刻站在高台之下的众人之中,王灿、胖子父子、阿福阿寿数人,竟齐齐跪伏在地上,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看到他们这般模样,我才陡然想起之前王灿对我说的那些话。九鼎家族以戍卫圣人为职责,乃是圣人奴仆,我天师印章中有“圣人”二字,显然被他们认定为了圣人。
  实际上不光他们这么认为,早先听了王灿所谓“圣人”的话语之后,我也一度有过怀疑,只是当时看着王家庞大的实力,觉得这种想法实在太匪夷所思,这才自我否认。但等此番凝聚印章之后,我方才发现。这种想法,似乎也不算匪夷所思。
  九鼎家族有“圣人”之说,我的印章内有“圣人”二字,其中定有关联,而最重要的是,九鼎家族乃是世间唯一修行巫炁的修行者,我跟巫炁之间,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由此推之,圣人之说,并非天方夜谭。
  落至地面之后,不待我开口,王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圣人万安,圣灵卫王灿叩见圣人!”
  说完,他俯身下去,接连叩首。其余众人也道声“叩见圣人”之后,齐齐跟着叩首。
  尽管心里已经开始接受这种说法,但看到方才还跟我谈笑风生的王灿下跪,看着从小被我视作长辈的林阿成叩首,心里总觉得别扭的很。
  我开口道,“我印章内虽有圣人二字。但是否便是王兄所言圣人,却还须辨明,王兄不必行此大礼。”
  话音刚落,王灿激动的声音便回应道,“回禀圣人,方才您凝聚印章之时,我等九鼎家族之人。血脉中清晰的传来了圣人降临的讯息,这是荒古之时传承下来的血脉记忆,不需辨明,您就是圣人!”
  我心里一震,这下再无怀疑,他所说的圣人,真的就是我!
  王灿说完之后,神色依旧激动不已,俯下身去继续叩头,凑足九叩之礼,方才起身,恭谨又道,“早先不知圣人身份,唐突之处,请圣人责罚。”
  我别扭到了极点,沉默片刻,尽量适应着此刻身份,对他摇头道,“不必如此,王……灿,你乃圣灵卫统领,与我又是故交,以兄之礼待我便是。”
  王灿迟疑不肯答应,我又催促几遍,他方才应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我,略带拘谨的笑了笑。虽然答应了以兄之礼待我,但嘴上称呼却怎么也不肯改,坚持不肯叫我周兄,说是若叫别的称呼,便是亵渎圣人,有违王家组训。无奈之下,我也只能听之任之。
  跟王灿说完,我又转头跟胖子父子交代。相比王灿,面对他二人我更尴尬。一个是从小的玩伴,一个是邻居叔叔,此番身份变化,着实让人难以适应。
  不过有了王灿的示例,两人也随之消防,不再跪拜,但坚持口中称呼。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我抬头往不远处的陆振阳看过去。
  先前得了蚩尤传承之后,陆振阳看向我的眼神中,仇恨都消减了很多,似乎已经根本不把我放在了眼里。但这一次我们四目交接,陆振阳的眼睛中似乎泛着红光,其内怨忿,跟最初相比,甚至还要浓重几分。
  我心里明白,这是陆振阳又察觉到了威胁,生出了忌惮。
  蚩尤传承虽然厉害,可我这“天生圣人”的四字印章、以及王家等人对我的态度,所有的威胁加起来,显然超出了蚩尤传承带给他的安全感。

  我微微一笑,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转身叫住胖子,对他道,“仅余最后一门,你莫要耽搁,快些进去吧。”
  日期:2017-06-28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