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6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毅对陈宁华说,“大哥,四五百万,混混他们要分走一半,咱们到手没多少了。我真觉得不如抢银行金库。”
  混混是陈宁华当年的队友,同样也是射击运动员。他们合伙策划这一起抢劫运钞车的作案,混混那边两个人,要分走一半的钱。因为混混正是安保公司的保安,负责的正是目标运钞车的安保。
  从这个角度看,没有混混的里应,这笔买卖,陈宁华等人是很难做的。
  “混混传来最新消息,明天是开工资的日子,运钞车里的钱可能会有七八百万。”陈宁华说,“行了,不要讲了,明天下午动手,干完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林毅便不再言语,七八百万,算下来还勉勉强强。
  南方街道派出所里面,会议室灯火通明,被作为临时指挥部的这里,干警们依然在忙碌着。
  李牧和薛向阳亲自埋头在地图那里研究路线。
  派出所的民警送过来晚饭,喊了一声,“开饭了。”
  所长和教导员都小跑过来,对薛向阳和李牧说,“薛厅,李师长,晚饭准备好了。”
  领导必须要吃小灶的,这几个小时,所长和教导员什么忙都帮不,一门心思的搞后勤保障了。
  李牧只是看了一眼,又埋头研究起地图来。薛向阳说了一声知道了便没了下,也继续研究地图的路线起来。
  “小李,你认为他们会在哪里动手?”薛向阳问。
  托大叫李牧小李的,也只有老资格的薛向阳了。当地省厅哪位领导也没有这个魄力。
  李牧手里的铅笔在纸质地图画了一个圈,“这里,南方路和省道交汇处。这里是最后一个点,运钞车从这个点出来,省道转向东驶向心城区。这个路段到了这个时候车辆非常多,运钞车的速度快不起来,非常便于下手。当然,相对拥挤的交通也会影响他们逃跑的速度。有利有弊。”
  缓缓地点头,薛向阳道,“如果我是劫匪,我也会选在这里动手。几分钟搞掂,省道,一路向西,路况非常好,一个小时能跑出去至少一百公里。这片只有一个治安亭,我的天,如果不掌握这些情况,还真有可能让他们得手。”

  一想到另一种结果,薛向阳浑身不寒而栗。这可是部里重点督办的重点案件,如果第二起案件发生在本市,而逃犯跑了,当地公丨安丨机关这个脸面,早晚是要丢到帝都那边去的。
  一直以来,当地公丨安丨机关都以打击犯罪强有力的姿态作为其他省市的同行们的标杆存在,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
  而且,以陈宁华一伙人作案的风格,为了达到目的,他们肯定会下死手,死两三个人,下一次全国通报的是薛向阳他们这些人了。
  此时,刘晓光和布拉提亚风风火火的回来了,他们换了便装。

  “师座,薛厅。”刘晓光喘匀了气,报告,“查过了,明天是开工资的日子,那边很多账户都是开的现金,运钞车的现钞,可能是平时的两倍以。”
  “换言之,他们明天要动手,而且极有可能是早。”薛向阳说。
  刘晓光却是摇了摇头,说,“不,我问过几家银行,他们晚运回金库的现钞反而早接收的要多。因为大多数个人客户在领取了工资之后,转头存入账户里,并且通常会连同之前攒下的现钞一起存下,或者寄回家。”
  布拉提亚道,“发现金的大多数是工地的工人,那一带离南方新区最近,而且那边的小商铺非常的多,他们都有使用现钞的习惯。最主要的是,这片的企事业单位,一般都是明天存入大量的现钞。”
  李牧问道,“安保公司调查得怎么样?为什么会委托一家安保公司?”
  薛向阳代替回答,道,“全市一家有资质的安保公司,归市公丨安丨局管。用同一辆运钞车,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银行点普遍都较小,一辆车足够使用。”

  “那么,陈宁华一伙人是怎么掌握到这条规律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李牧再问。
  刘晓光道,“我们查过安保公司,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显然,短时间内要搞清楚和陈宁华合伙劫运钞车的嫌疑人身份是不可能的了。
  沉吟了一下,李牧看向薛向阳,道,“薛厅,目前咱们至少确定了逃犯的行动时间,早或者傍晚,我建议,马做布控计划,分成两批人马,提前进入位置。”
  顿了顿,李牧皱了皱眉头,道,“眼下一个较不利的问题是,咱们处于被动姿态。”
  薛向阳凝重地点头,“确实如此,动起手来场面不好控制,又是早晚高峰。或者,考虑先抓捕陈宁华等人,再通过他们挖出另一伙人。”
  “也很难,关键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抓到人,也很难办。”李牧微微摇了摇头。
  一下,临时指挥部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指挥员做下决策并非易事。
  许多人看到指挥员做下决策那一瞬间的霸气以及说一不二的强硬,却看不到指挥员心里承受的压力,更没有想到倘若行动失败,指挥员需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一个向左向右的选择题,摆在了李牧和薛向阳面前。
  然而,没等薛向阳有太多思考的时间,李牧便果断地说道,“放长了线,等他们动手再进行抓捕。”
  薛向阳想要说什么,李牧摆摆手,说道,“薛厅,这个案子是我们先开始的,理应由我来指挥。公丨安丨方面,配合我们的行动吧。”
  这个时候抢指挥权可不是什么好事,但薛向阳却不是考虑这个问题,而是在衡量两种方案的利弊。他不是怕担责的人,否则不会到现在还只是个副厅。
  “好,我把反恐特警队调过来。”薛向阳道。
  李牧却是摇头说,“不需要。薛厅,咱们现在手里的人已经足够了。南方路和省道交汇的地方,地方不大。我看了一下直升机拍摄的视频,那里有不少修车铺,占据了不少位置。我这边一个排的人,足以完成突击行动。”
  白天的时候,第三师特别勤务连二排的一个班乘坐了米-171直升机过来。在获得了更新情报之后,李牧命令他们进行对周边进行空侦察,放下那个班之后,让直升机回去了。为了不打草惊蛇,米-171是在挺远的郊外放下人来,随即由普通牌照的面包车把他们接到隐蔽地点。

  此时,包括二排五班这个从米-171下来的官兵在内,以及将近两百多警力,已经在隐蔽的地方等候了将近四个小时。
  “马开始布置吧。”李牧沉声说道,“薛厅,这里交给你,我到目标建筑物那边去看看。”
  “没问题!”薛向阳一口答应。
  很快,李牧和刘晓光、王国庆换了便装,由王国庆开一辆地方牌照的普通轿车,朝九十九号楼方向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