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01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学正摇头道:“第二个不好吧,那家小区已经出售了多半房子出去,真要是拆除的话,势必会侵犯到更多无辜群众的利益,可能引发更大的麻烦。何况,胡志新在以租代征的事件里违了法,但县里予以默许,也就是说相关部门也都违法了,这事要是闹大了,比如胡志新在小区被强拆后来个鱼死网破,向市里甚至省里告状,那我们这些县领导就会迎来毁灭性的灾难。”
  卜玉冰瞥他一眼,语气淡淡的道:“别说‘我们’,是‘你们’,这件事是在我履新双河前发生的,所以就算是市里追究责任,也是追究你们的责任,跟我没有半分关系。我现在只是好心帮你们解决问题,事实上我袖手旁观也没什么关系。如果严书记怕这怕那,那就干脆让胡志新继续耍赖下去好了,反正那些村民再上仿引发严重后果,也不会由我来承担。”
  “你……”
  严学正怫然不悦,想要反驳,却发现她的话很有道理,自己几乎无从反驳,只能哼了一声,道:“卜县长,我只是不同意你第二个办法,而且是从利益最大化、危害最小化出发,考虑实际问题,你怎么能说我怕这怕那。我们完全可以按照你的第一个办法去做嘛。”
  方青云琢磨半响,道:“要不这样,陈魁还没走,他和胡志新关系还不错,我们可以让他找胡志新,说什么也要先让胡志新拿出这八十五万来!”
  卜玉冰冷笑道:“陈魁虽然和胡志新关系不错,但那是以前,现在他不是双河县长了,所谓人走茶凉,胡志新还会卖他面子么?再者,胡志新已经对我们放话,拿不出这八十五万来,如果陈魁去找他他就能拿出来,那他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方书记,你不要太天真!”
  方青云被她当着李睿与严学正的面说是天真,脸色瞬间就涨得通红,气道:“谁天真了?我们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万一陈魁能说服胡志新呢?”
  卜玉冰轻描淡写的说道:“好啊,那你就先去试试这个万一,我祝你成功!”

  方青云万般无趣的看她一眼,起身走了出去,临走前招呼也不打一声,看来是真生气了。
  严学正苦叹道:“卜县长,你能不能注意下你的语气与态度,方书记好歹也是县委书记呢,你怎么能当面说他天真?”
  卜玉冰嗤笑道:“你说他是不是天真?天真还不许人说吗?”
  “唉!”
  严学正长叹口气,也起身向外走去。

  卜玉冰看都不看他,瞥向李睿,见他正望着自己,冷冰冰的对他说:“你为什么还不走?”
  李睿道:“我觉得我们应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让方书记联系陈魁,由陈魁去劝说胡志新;另一方面,你这边联系县公丨安丨局或者县检察院,由他们派人去调查胡志新及其家人的银行账户,这样只要有一边成功,问题就算解决了,当然只是暂时解决。”
  卜玉冰没想到自己先前和他多次口角,他并不以为忤,还能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心平气和的考虑如何完美解决问题,心中也是暗暗诧异他的为人,嘴上却傲然道:“我为什么要两条腿走路?方青云既然认为他的法子可以‘万一’成功,那就先让他去试,他不成功了,再来求我用我的法子去做,也能让他知道知道他有多天真!”
  李睿心中苦笑,这个美丽的女人可是真记仇啊,却也佩服她的强硬与无所顾忌,好嘛,她都不知道自己和方青云关系如何,就当着自己的面贬损方青云,而根本不怕(所以也就不考虑)自己去偷偷告诉方青云,她有着这样无所顾忌的处事原则,固然是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但以后双河县领导班子怕也要不安定了,道:“好吧,那我先回了。”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卜玉冰目送他走到屋门那里,忽然启唇说道:“我刚说的话,你大可以去告诉方青云,我不怕!”
  李睿听得皱起眉头,不知道她这是故意向自己展示她的“肌肉”,还是担心自己会泄密给方青云,所以事先点自己一下,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无形中展示出了她的阴沉心机,唉,跟这样一个既心机阴沉又无所顾忌的强硬女县长共事,真的很让人头疼呢,头也不回的反将了她一军:“你猜我会不会告诉他?”说完开门而出。
  卜玉冰目光直直的盯着屋门,不屑的自言自语道:“我可有闲心猜!”心中还有一个声音响起:“这家伙倒也有意思!”
  从县长办公室离开后,李睿还真去了县委,找到书记办公室时,方青云刚挂掉电话。
  方青云见他找来,对他道:“我刚联系了陈魁,他愿意帮这个忙,这就劝说胡志新。”
  李睿道:“你应该加一句,如果他劝服不了胡志新出钱,这件事再闹下去,那他连那个市直机关的头儿都当不了了。”

  方青云脸色一变,道:“小睿,这话是什么意思?”
  “市长于和平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还让我带话给你……”
  李睿将之前偶遇于和平的事讲了一遍,最后说道:“于和平可能真是想动你这个县委书记,但碍着宋书记的脸面,他又不敢碰你,只能继续等机会,但陈魁可不像你有宋书记看着,而且这次事件里他是罪魁祸首之一,如果叫于和平知道此中详情,他肯定不介意拿下陈魁,把陈魁要坐的位子转赠给自己的亲信。你把这个道理和陈魁掰开揉碎的讲明白了,你看他敢不卖力劝说胡志新?估计就算胡志新不出钱,他自己都要出钱赔偿那些村民了。”

  他还有句话没说出来,“如此一来,陈魁劝说胡志新成功,你方青云在她卜玉冰面前也就找回了面子,至少不显得天真了!”,这话自然是说不得的。
  方青云一听就急了,叫道:“哎呀,小睿呀,你怎么好主动把村民告状的事情告诉于市长呢?你这不是……不是让我坐蜡吗?”
  李睿听后心生不满,卜玉冰说得没错,这位方大哥还真有点天真,苦笑道:“你以为我不告诉于和平,他就不知道这件事了?”
  方青云一下怔住,想了想,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于和平坐镇市政府三四年之久,早就把市府上下经营得如同他的家一样,事无大小,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就算某件事他不知道,他手下亲信也会争先恐后的往他耳朵里传,今天双河失地村民跑到市府告状这么重大的事情,会没人告诉他?想到这叹了口气。
  李睿续道:“这次事件主要责任在前任县长陈魁,坐蜡也是他坐蜡,你顶多担个失察的名儿,所以你更需要尽快处理清楚此事,免得再闹下去,给于和平借口对付你。”

  方青云点了点头,拿起手机,道:“我再给陈魁打电话,把你刚才的意思和他讲明白……”
  李睿点了点头,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等起来,心中也不无好笑,陈魁今晚六点还想组织一场告别晚宴呢,可现在就已经六点了,他却还要忙着劝说胡志新,还历史欠账,估计就算劝服了胡志新,他也没心情吃饭了,呵呵,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方青云打完电话后,就也坐下来等陈魁那边的反馈。
  日期:2018-06-17 0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