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6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人急忙道:“阿香,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正在开会……”
  蒋凝香没有出声,默默地挂断了手机,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拨了一个号码,不一会儿只听孙维林的声音说道:“蒋总,难得难得,你该不会是催账的吧,还不到时间呢?”
  蒋凝香说道:“我从不亲自催账,你这阵有空吗,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孙维林楞了一下,然后说道:“那还用说?债主上门,我敢不见吗?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半个小时之后,还是在上次见面的地方吧,记住,别再迟到……”
  说完,挂断了电话,坐在那里呆了一阵,然后上楼忙活了二十分钟,下来的时候已经穿上了外套,手里拉着一个旅行箱子,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房间,然后就打开门出去了。
  陆鸣离开蒋凝香的家之后马上在路边的一家商店买了一把新手机,又办了两个新号码,那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刚从看守所刚出来时的情景,再次进入了“战争”状态。

  不过,他有种奇怪的感觉,除了蒋凝香有可能被抓这件事让他心事重重之外,当最初的紧张过去以后,更多的则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他似乎终于明白自己以前为什么一直把心思都用在了女人身上,现在意识才到那是因为生活太无聊了,以至于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他甚至觉得自己之所以炸大堤根本就不是为了那几个亿的工程,也不仅仅是为了博得美人一笑,事实上他在炸大堤的时候原本并没有打算让陈丹菲知道。
  所以,他怀疑自己之所以炸大堤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潜意识觉得生活太无聊了,纯粹想找点刺激,只是没想到更大的刺激来的这么快,一下就把他推到了悬崖上。
  这让他不仅感到刺激,而且兴奋的像一只小狗一样躁动不安,只是一想到即将要出任公司的董事长以及蒋凝香面临的危险,忍不住又有点恐慌不安。
  杜鹃毕竟也跟了陆鸣不少时间了,马上就察觉到他的神经看上去有点不正常,忍不住问道:“老板,发生什么事了?”
  陆鸣似乎这才从自己的臆想中清醒过来,楞了一下说道:“我决定让你去替陈总开车,等一会儿你就赶回陆家镇,让六子开车进城找我……”

  杜鹃哼了一声,幽幽说道:“我早就猜到了……”
  陆鸣严肃道:“我告诉你,女人在床上耍点性子可以显得可爱,但是在工作上耍性子可就是另一回事了,眼下我可没有心思考虑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杜鹃瞥了陆鸣一眼,嗔道:“谁耍性子了?你大老板安排的事情我难道还干反对?我是担心陈总一旦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可能就不会信任我了。”
  陆鸣笑道:“你该不会愚蠢道把这种事情也告诉她吧?”
  杜鹃白了陆鸣一眼,说道:“我不是说的这种关系,我说的是当初我和我妈骗你的事情……”
  陆鸣安慰道:“你放心,这种事我是不会告诉她的,你可以随便编个借口……就说是朋友把你介绍给我的,或者干脆就说我们两个有缘分,在路上碰见的,只要你自己不露馅,她怎么会知道……”
  杜鹃沉默了一会儿,问道:“现在去哪儿?”

  陆鸣说道:“去我的别墅……”
  半个小时后之后,陆鸣来到了自己位于江心岛的豪华别墅,他没有让杜鹃直接把车开到门口,而是在路口那边就下了车,并打发她回陆家镇了。
  陆鸣站在那里看着杜鹃开着车消失在转弯处,站在一个树底下掏出一支烟,一边吸着,一边整理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绪,最后拿出手机给陆虎打了一个电话。
  “谁啊?”陆鸣用是新号码,所以陆虎并不知道是他的电话,凶巴巴的问道。
  陆鸣说道:“虎子,这一次你可立功了,你等着,我要好好奖励你……”
  陆虎一听是陆鸣,急忙说道:“哎呀,老大,你怎么换号码了?”
  陆鸣说道:“以前那个号码也用,不过今后我们就用这个号码单独联系……我问你,陈刚现在怎么样?”
  陆虎倒是没有感觉到陈刚带来的巨大危机,笑道:“在宿舍写交代材料呢,老大,你什么时候回来,这小子怎么处理,董事长也没有交代……”
  陆鸣说道:“我这就给你交代……你把他绑到陆家镇派出所,告诉宋平,就说这个王八蛋是个飞天大盗。

  他竟然伪造判决书,试图进入董事长家里行窃,手里肯定还有大案,让宋平好好关照一下他,对了,去的时候给所长大人带几条大中华过去……”
  陆虎说道:“我这就去办,只是便宜了这个王八蛋……”
  陆鸣说道:“还有一件事……那个工地管丨炸丨药的……以你的感觉人怎么样?”
  陆虎似乎不明白陆鸣的意图,楞了一下说道:“应该是个老实人,他很听话,不会多管闲事……”

  陆鸣犹豫了一下问道:“家里都有什么人?”
  陆虎说道:“这个我倒是不清楚……”
  陆鸣说道:“你想办法把他那个记录丨炸丨药的使用情况的本子偷出来,一把火烧了,然后摸清楚这个人的底细再给我回个电话……
  不过,你可别误会啊,我可没有让你对他动粗,不但不能动粗,还要对他客客气气的,就说等过了这一阵,给他安排更好的工作岗位……”
  陆虎笑道:“老大,你就别这么操心了,我保证让他把嘴闭的严严的,大不了给他点钱……”

  陆鸣急忙说道:“现在不行,一分钱都不能给他,你只要告诉他,反正不会亏待他就行了……这件事不能耽误,你一定要办牢靠……”
  陆虎说道:“行,我这就亲自去办……”
  陆鸣想了一下又说道:“最近公司恐怕有什么变故,你给我盯紧了,千万不能麻痹大意,不管发生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
  挂断电话,陆鸣本想马上联系蒋竹君,把她母亲的危险境地告诉她,总觉得要是瞒着她的话 ,到时候说不定跟自己翻脸呢。
  不过,他心里总是抱着最后一点幻想,觉得蒋凝香也有可能逃过这一劫,现在给蒋竹君打电话无异于报丧。
  万一有惊无险的话,反倒让蒋竹君虚惊一场,按照她的个性,自己这边电话打过去,说不定晚上就会匆匆忙忙赶回来呢,干脆先观察一下陆家镇那边的反应再说。
  陆鸣沿着空无一人的林荫道慢慢朝着自己的别墅晃悠,路过生母家的时候,就像是做贼一般躲在大门旁边朝着院子里窥视。
  没想到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昔日的兰花早就枯萎了,不过,那股暗香似乎还在空气中浮动。
  一时心中多愁善感的有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悲壮感,虽然生母就近在咫尺,可还是找不到一点安全感,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名孤独的斗士。
  站在那里犹豫了好一阵,他最终没有按下门铃,而是一转身离开了那里,迅速朝着自己的别墅走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