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5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妈,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跟范昌明打官司?”陆鸣问道。
  蒋凝香摇摇头,说道:“这件事只是对范昌明的一个警告,如果他逼人太甚,那就让他交出杀害你母亲的凶手,追究当事人的责任,给你死去的母亲一个会交代……”

  陆鸣疑惑道:“这事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就算再撤出来也不见得对他有什么影响啊……”
  蒋凝香说道:“有没有影响,就看有没有人关心这件事了,我估计你当年跟他签的那个协议多半是他和卢源私下私下操作的,见不得光。
  别的人会不会有兴趣我不知道,但他的对手肯定喜欢你重新伸张自己的权益,说不定还会在暗中推波助澜呢,就算不能让范昌明伤筋动骨,起码也要让他有种火烧屁股的感觉……”
  陆鸣问道:“如果不直接跟他打官司的话,那也只能在网络上早早声势,谁知道有用没用啊……”
  蒋凝香说道:“这事不用你操多少心,你只要给孙明桥写一纸委托书就行了,他会去见范昌明,他有的是办法让范昌明不会把这件事当成儿戏……”
  陆鸣还是有点犹豫不定,说道:“如果孙明桥出面,当然会引起他的重视……问题是这件事要是真追究责任的话,那也是肖长乐,但他已经死了,再追究下去,多半是追究到徐晓帆头上,我估计她要是知道我旧事重提的话,可能不会高兴……”
  蒋凝香嗔道:“你怎么就死脑筋呢?难道没有下过围棋吗?我们的目的不是说要把范昌明吃掉,而是想办法把他捆住,让他投鼠忌器。

  难道你以为上面真的会为了你母亲的死撤他的职?起码他在你跟他扯这件事的时候不敢肆无忌惮地为难你,要不然就有挟私报复的嫌疑。”
  陆鸣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既然你说的是组合拳,起码还有一招吧?”
  蒋凝香说道:“这一招跟你没关系,等他来见我的时候,他就会明白了……”
  陆鸣小声道:“干妈,你那个……在公丨安丨厅不是也有朋友吗?难道他就不能帮帮你?范昌明虽然是局长,可也不敢公开跟自己的上司作对吧?”
  蒋凝香骂道:“我就知道你这兔崽子心里一直想着这事……记住我的话,官场上的朋友和一般的朋友是两个概念,大家在一起是因为基于共同的利益或者共同的利害关系。
  而这共同的利益随时都会发生变化,如果你手里没有足够的筹码,就会遭到无情的抛弃,人家可不会像你救阿龙那样无条件的救你,一旦发现你病入膏肓的话,马上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撇清跟你的关系……”
  陆鸣问道:“那你觉得我们眼下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
  蒋凝香嗔道:“你先别管我是不是病入膏肓,反正,假如有一天你病入膏肓的话,我可不认你这个干儿子,我会像扔垃圾一样把你小子丢进垃圾桶里……”
  陆鸣谄笑道:“我才不信呢……不过,干妈,就算你病入膏肓,所有的人都抛弃你,我也绝对不会丢下你不管……”
  蒋凝香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似乎有点感动,抹抹眼角说道:“别现在说的好听,是不是真心话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应验,反正,我知道花言巧语骗女人是你们陆家的传统……”
  陆鸣哼哼道:“干妈,你这话就不公平了,凡事要讲证据,我爷爷也没有骗过谁啊,你不是说他真正爱的是你外婆吗?”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什么时候了,还扯这些……既然提到你爷爷,我慎重考虑了一下,鉴于目前的形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看还是不能轻易放弃烈士后代的这个称号……”
  陆鸣苦着脸说道:“这也不是我不想放弃人家就会承认啊,直到现在都没有人提过我的名字……说实话,我也想过了,他们之所以不承认我是陆云轩的孙子,恐怕跟我父亲也有关系,毕竟,我父亲的历史也不太光彩……”
  蒋凝香打断陆鸣的话说道:“但是你想过没有,也许,不承认你的身份也许还有其他原因……也许有些人忌讳把你个陆云轩扯到一起,比如,范昌明,他肯定不希望你是陆云轩的孙子。

  另外,我一直有一种预感,总觉得有关你是陆建民遗产继承人的传闻有可能被另外一些人听到了,并且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如果是这样的话,情况将会越来越复杂,连我也无法预见到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一旦我失去自由的话,一切就要靠你自己了……”
  陆鸣的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并不觉得蒋凝香的话是危言耸听,实际上,他的潜意识中早就有一种朦胧的预感,只是一直没有认真思考过,现在听了蒋凝香的话,心里的疑团再次涌上心头。
  蒋凝香见陆鸣一脸忧虑的神情,安慰道:“不过,你也不必乱了方寸……虽然前景不明,但只要你保持警觉,时时提防,自然能够识破一些别有用心的伎俩。

  比如,在陈刚的问题上,你为什么会上当,主要还是你这个人有时候心太软,妇人之仁,今后可要吸取经验教训。”
  一提起陈刚,陆鸣在羞愧的同时恨得牙痒痒,甚至对阿龙都产生了抱怨,不过,蒋凝香的话正说中了自己的弱点。
  其实,她还少说了一点,那就是自己做事太优柔寡断,以至于陈丹菲暗中讽刺自己没有男子汉的气魄,要不是这一次炸了大堤,这婆娘恐怕打心里看不起自己呢。
  “干妈,你就别为我担心了,我知道事情的轻重,说实话,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你说,他们真的会抓你吗?”
  蒋凝香沉思了一下说道:“这看守所肯定是要进去体验一下了,毕竟牵扯到这么一大笔钱,先不管范昌明怎么想,起码我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否则,不管这些钱是不是陆建民的赃款,我都可能有麻烦,好在我不是政府官员,要不然一个财产来源不明罪就够受了……”
  陆鸣一想到看守所你度过的那些难熬的日日夜夜有,差点哭了,拉着蒋凝香的胳膊说道:“干妈,你一辈子养尊处优的,怎么受得了那里面的……”
  蒋凝香在陆鸣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嗔道:“你干妈这辈子什么时候养尊处优了,借用易经里的一句话,我这辈子可以说是夕惕若厉,从来都没有丝毫放松过自己的神经。

  所以,说实话,我已经觉得累了,看守所与世隔绝,我正好进去静静心,再说,我一个老婆子,难道还有人敢对我用刑?”
  陆鸣急忙道:“哎呀,干妈,你是没有见识过那里面的情形啊,说句难听话,简直连猪窝都不如啊……”
  蒋凝香咯咯笑道:“你不也在猪窝里待了半年吗?现在还不是好好的?难道我进去就要掉层皮?”
  陆鸣哼哼道:“那能一样吗?我年轻,自然不在乎,可你……”
  蒋凝香摆摆手阻止了陆鸣,说道:“哎呀,还有件事我怎么忘了……”
  说着,仰起脑袋盯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说道:“对了,我今晚就回陆家镇,你在城里等我的消息,一旦范昌明动手,你就马上赶回陆家镇接任董事长职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