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这样啊,这个老邹,现在活过来了,有钱开始折腾了。”
  “所以我下午要亲自去看看怎么回事?”
  “您不休息?”
  “原则是休息,但几乎没有痛痛快快休息过。你要是不走,咱们一块去看看。”
  彭长宜说:“改天吧,改天我单独来找你们喝酒。”

  江帆说:“你这话有毛病,你单独来我还不一定接待你呐,必须带小舒来。”
  彭长宜看了旁边的舒晴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我倒是想带她来,就怕人家不来。”
  哪知,舒晴大大方方地说道:“只要来江市长这里,我肯定会来。”
  江帆笑了,说道:“长宜,你看多虑了吧,别走了,跟我一块去看老邹,然后晚上喝点,好好唠唠,再说,你还没看见你曾经的手下呢。”
  彭长宜说:“市长,我回去真的有事,改天吧,改天我跟舒教授再来。”
  江帆见彭长宜坚持回去,便不再挽留了。

  彭长宜没有跟江帆原路回去,他们从另一条路回去了,这条路比原路近些。
  再说丁一。丁一这段时间过得很充实,也很幸福,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眉眼间洋溢的都是暖暖的、幸福的笑意。
  上周爸爸跟乔姨回新加坡去了,在他们头走的时候,江帆嘱咐丁一将爸爸给的八万块钱还还给他老人家,毕竟,他们年岁大了,用钱的地方会很多。丁一遵从江帆的意思,将这八万块钱变成了一个小存折,交到爸爸手里。爸爸不解其意,当她跟爸爸说,这是江帆他们两个人共同的意思,双方家长的心意领了,但是钱不能要。
  丁乃翔很是生气,原本这八万块钱就是他存在张会长那儿的卖画的钱,在去省里开红学研究会后,去见了张会长,张会长将这几年给他卖画的钱,一次性给了他,他从省里支出现金后,就藏在公文包里,回到家,就将钱悄悄放在书房的一角。
  乔姨当然知道张会长那里有丁乃翔的画,也有丁乃翔的画款,但多少钱不知道,她感觉也就是四五万。晚上江帆父母来家里,他们走后,乔姨才问丁乃翔,准备送给女儿什么礼物的时候,丁乃翔当时就有些不高兴,说道:“你才想起来问呀?送什么这个时候也来不及买了。我只能给她钱了,让她自己喜欢喜欢就去买什么。”乔姨问他有钱吗?丁乃翔说:“我的钱都在那里,我手里分文没有。”乔姨笑了,说道:“你不是说张会长给你钱了,给了你多少?”丁乃翔表现出极其不耐烦,他没有告诉乔姨具体数目,只是说有几万块钱。乔姨感觉不会多,也就没再追问。

  所以,等丁一他们领证回来认亲时,乔姨并没有准备礼钱,她也没有想到年轻人还搞了这么一个家庭仪式。只是在这个仪式上,她万万没有想到丁乃翔给了女儿八万块钱,乔姨回来就很生气,她埋怨丁乃翔不该瞒着她,好像她这个后妈多厉害似的。当然,她也埋怨了自己的儿子陆原,不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他要礼物。
  丁乃翔大发雷霆,说:“我的退休金以及所有卖画的钱,都在你这里,只有张会长这几个钱没有上交给你,原因也是想给小一一份嫁妆钱,再说了,人家父母都给新人预备了礼物,你身上难道连五百块钱都掏不出吗?分明是你见我给了我女儿钱,才赌气不掏了。”
  乔姨说:“你当时也说,那八万块钱是咱俩的心意,我凭什么还掏钱,再说了,你掏了那么多。”
  丁乃翔说:“说来说去,你还是心疼我给了那几万块钱,我告诉你,八万一点都不多,你要是嫌多的话,从今以后,你的钱你花,我的钱我花,咱俩单独核算。”
  乔姨一听丁乃翔说这话,她没脾气了,因为她太清楚丁乃翔能挣多少钱了。
  陆原结婚包括装修房子,家里出的钱,远远不止八万,还不算她平时贴补儿子一家的钱,所以换位思考一下,尽管乔姨不高兴,但她也无可奈何,因为家里没人支持她,陆原早就胳膊肘撇向丁一了,别说八万,就是十八万陆原也不会说什么的。杜蕾也是,当初大学分给她的那套房子,她是没有多少积蓄的,那个时候乔姨就给了她一部分钱。杜蕾也是单亲家庭,后来父亲娶了继母,又生了一个弟弟,所以,自从参加工作后,她从来都不跟家里要钱,所以结婚的时候,父亲陪送了她一辆小汽车。所以,在家庭问题上,她完全听陆原的,跟陆原保持一致。

  乔姨见丁乃翔发脾气,就申辩说:“我也不是心疼钱,我是生气你没告诉我到底有多少钱。”
  丁乃翔显然得理不饶人,说:“我女儿平时从没花过我的钱,我知道我也没钱给她,因为我根本就不管钱。这次不一样,是她的终身大事,她亲妈没了,我不能让她觉着她的爸爸也没了,更不能让她两手空空地出门?小原的事前前后后办得很圆满,我也不能太亏了这一个!”
  丁乃翔几句话居然说得乔姨哑口无言。乔姨这点好,她平时可以尽情唠叨丁乃翔,但一旦丁乃翔发火,她是从来都不顶撞他的,哪怕有多大的委屈,她也是要面子的人,她不想让自己再组的家庭发生战争。自从丁一从亢州回到阆诸后,她感觉丁乃翔脾气越来越大了,别提他女儿,只要对她女儿有一点的微词,他的火儿马上就起来,她已经试得不愿试了。
  杜蕾说是年纪大的关系,杜蕾的父亲退休后也是这样,从来都没怎么上心的女儿,居然老了老了惦记起自己女儿了。陆原这次事故立功包括晋升主任,杜蕾的父亲没少帮忙跑这事。这一点,他们心里有数。将心比心,杜蕾太知道丁一的感受了,所以,她背着丁乃翔劝婆婆说:“妈,您千万别阻止爸爸疼女儿,他之所以老了心疼女儿了,那就是他感觉对女儿有愧疚了,再说,爸爸也不经常这样,您啊,就消消气吧。”

  日期:2017-06-28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