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9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支吾着说:“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我……我也许太自以为是了,一路上跟你嘚吧了那么多没用的,你能不把耳朵堵上就算很给我面子了——”
  彭长宜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有些重,打击到了舒晴,就说到:“呵呵,是不是我刚才的话让你受打击了?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拿你当哥们交往,没拿你当一个单纯的女孩子那样交往,我感觉跟你有许多共同的东西,也感觉你的某些观点能影响到我,比如,对孩子的教育等等,尽管你比我小那么多,但你的学识让我高山仰止,所以,我说话对不对的,你别多心,我感觉你应该比一般女孩子皮实一些,才说的那话。”

  舒晴听了他的话,不知说什么好,就没吭声。
  彭长宜又说:“如果我这话还是不能抵消我刚才那话对你的影响,那么我就老老实实回答你的问话。”
  舒晴一怔,她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你刚才问我,他们的爱情是开始于心灵还是开始于物质,这个问题,我从来都没想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于丁一来说,肯定是开始于心灵。”
  舒晴的心一动。
  彭长宜说:“我这样说的意思并不是说江市长就开始于物质,他们的确是真心相爱,那个时候我们三人经常聚,我能感觉得到他对丁一的喜欢。”

  说到这里,彭长宜就想起第一次江帆看丁一时的目光了。他又说道:“无论始于腰部以上还是腰部以下,他们的爱情都是值得我去同情和尊敬,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是这样的观点。”
  舒晴想了想说:“你觉得他们谁爱得更无私一些?”
  舒晴叹了一口气,知道他的答案,就说:“是啊,一般女人的爱情,都是始于心灵……”
  彭长宜笑着说:“那你的意思就是男人的开始都是始于物质,甚至是腰部以下?”
  舒晴说:“我倒不全是这个意思,不说了,我也搞不懂了,就是刚才突然心血来潮想起了这句台词,就顺口说了出来,如果冒犯了你冒犯了他们,请见谅。”

  彭长宜从没跟任何人谈论过江帆和丁一的爱情,此时面对舒晴,他本不想谈,但他不好拂了她的兴致。因为,在他的心灵一处,始终有着一处最柔软的一角,他无法把自己做为局外人那样轻松地谈论他们。
  不过他不否认舒晴说得话,的确是这样,那些始于心灵也就是腰部以上的爱情,是最持久,也是最难忘、最历久弥新的,但是他也不否认始于腰部以下的爱情,他跟叶桐,跟陈静,按理说都始于腰部以下,荣曼就更谈不上了。叶桐还好,陈静就不一样了,尽管陈静比他小那么多,但是对他的影响却是最大的……一度让他没了自信。
  想到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
  舒晴捕捉到了彭长宜的叹气声,她侧头看了彭长宜一眼,彭长宜顺势拿起一个墨镜戴上,他们向南走,正好太阳照眼睛。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这个动作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一下子让舒晴觉得彭长宜再次把自己包裹起来,他的内心,不可能对她开放的,这让舒晴有点灰心,也就闭了口,不再说话。“寂寞对望的灵魂,你是我,而我是你,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这话好像也是罗曼?罗兰说的,此时,特别适合眼下她的心情。
  彭长宜见舒晴半天不说话,就说道:“怎么又不说话了?”
  舒晴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我可能是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总是对一些事情好奇,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问了许多不该问的事,请彭书记别见怪。”
  彭长宜笑了,说道:“尽管你的一些问题问得我有些心虚,甚至冒汗,但你是个真诚率真的姑娘,我不见怪,你不这样反而就见怪了。女孩子,大都是对一些难解的感情问题产生兴趣,这很正常。”
  “你遇到过像我这样不知深浅、刨根问底儿的女孩子吗?”舒晴问道。
  彭长宜说:“说实话,还真没有,从来都没有。”
  “其实,你可能认为我对他们的故事好奇,其实不是,我是对……对……”

  正在舒晴不知该怎么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的电话就响起来了,彭长宜刚想伸手去拿电话,哪知,这个时候对方一辆车超车,逆行着就冲彭长宜的车来了,彭长宜赶紧减速避之。
  舒晴拿起电话,递给了他。彭长宜以为是亢州的让找他喝酒,就问道:“谁?”
  舒晴说:“没看。”
  彭长宜看了一眼,是江帆,就接通了:“市长,请讲。”
  江帆说道:“长宜,老魏几个在前方路口等咱们,你可以把车给他们,上我的车,半路让老魏给你介绍介绍情况。”
  彭长宜犹豫了一下。
  江帆立刻捕捉到彭长宜的犹豫,说道:“你要不累的话,也可以自己开车,我怕你开了这么长时间累。”
  彭长宜看了舒晴一眼,舒晴冲他点点头,彭长宜立刻说道:“累倒是不累,不过可以听听老魏的打算,好,长宜听您的。”
  彭长宜放下电话说:“咱们一会上江市长的车,老魏一会也跟咱们一个车,你不介意吧?”
  舒晴很高兴彭长宜能想到她,就干脆地说:“不介意,你本来就是帮他们来了。”
  彭长宜活动了一下肩膀,说道:“还的确有点累。”
  “是啊,你都开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两个多小时倒不累,去草原,我跟小许换班开,一下子就是六七个小时都不累。”
  “那怎么两个小时就累了?”
  “因为被你审查的累。”
  “哈哈。”舒晴笑了,说道:“你总算有真诚的一面了。”
  “什么总算?我本来就很真诚。”
  舒晴看了彭长宜一眼,她很满意彭长宜紧张自己的盘问,说明他对自己的问话用心了。就更加大胆地说道:“民国时期有个才女叫林徽因,尽管英年早逝,但她短暂的一生却非常有意义,我们不说她在众多学术领域里都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且说她收获了许多真挚的情感,丈夫的、情人的,还有一直为她独守其身的知己。可能我的感觉不对,我就感觉小丁此时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丈夫的、知己的爱,尽管爱的方式不一样,但意义却是一样的。”

  舒晴说到这里,偷眼看着彭长宜的表情。
  就见彭长宜眉头微皱,目视着前方,并没有因为她的话有什么表情。
  舒晴有些失望,要知道,她终于敢点出彭长宜对丁一的眷恋,触及他的心灵深处。
  彭长宜不说话,舒晴心里就没底,她终于忍不住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彭长宜不动声色地说道:“你扯远了。”随后,就闭上了嘴。
  舒晴又碰了一个软钉子,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许吧——”
  前方的路口,停着一辆车,魏克勤和县长还有另外两个人早就站在路边等他们,江帆的车又亮起了转向,彭长宜也跟着亮起了转向灯。
  下车,一阵寒暄过后,彭长宜把钥匙递给了魏克勤。魏克勤交给旁边的一个人,那个人就进了彭长宜的车。舒晴早就将彭长宜的手包放在自己的包里了。
  江帆给舒晴和魏克勤做着介绍,魏克勤握着舒晴的手说:“我听过舒教授讲的课。”
  阳新县长也说:“我也听舒教授讲过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