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道这里,彭长宜打住了,不往下说了。
  舒晴或多或少地能理解彭长宜话的意思,善解人意的她不去追问下面的话,而是说道:“总之,我认为还是应该送点什么祝贺一下合适,你想,如果是你一人来送花可能会显得不合适,今天我跟你来了,送花是最好的表达方式。”
  彭长宜坐正了身子,说道:“那倒是。”

  “那么,你同意了?”舒晴歪着头问他。
  彭长宜说:“这倒没什么同意不同意的,送就送,谁怕谁啊!”
  “真的?那咱们找个花店,买花?”舒晴用不太坚决的口气征询道。
  彭长宜这次没有回答,而是减速,慢慢将车驶入到便道,停在一家花店门口,说道:“下车,买花。”
  本来舒晴还在看着他的表情,不想他这么快就停车了,舒晴很高兴,最起码彭长宜又一次接受了她的建议。

  这个花店的店名叫“勿忘我”,不知为什么,当舒晴第一眼看见这个店名时,她就想是不是彭长宜看见了这个店名才停的车?
  进了花店,就看见门口正上方挂着一块醒目的招牌,一个用鲜花和汽球作铺垫拼成的一个巨大的“心”形,“心”形中用霓虹灯管组成“勿忘我”三个大字,随着灯光的闪烁衬托出勿忘我的别具一格。招牌最下端写着一排小字:鲜花礼品、婚车彩扎、开业花蓝、代您送花。
  里面的香气扑面而来,浓郁的花香让舒晴一下子兴奋起来,她先围着花店转了一圈,然后打量着冷柜里的一簇簇的鲜花,浪漫的各色玫瑰花,浓郁的香水百合,温暖的康乃馨,清冷的水仙花,热烈的非洲菊……
  置身在这香气扑鼻的花店里,可是苦了彭长宜,他一个喷嚏跟着一个喷嚏不停地打,舒晴赶紧从包里掏出纸巾,说道:“怎么了?”
  彭长宜擦着眼泪和鼻涕说:“我是过敏性鼻炎,闻不了刺激的味道,你挑吧,我出去了。”

  舒晴追了出去,说:“那我可以做主吗?”
  彭长宜一边往外走,一边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当店主得知舒晴是想给一对好朋友买花祝贺其新婚的时候,首先向她推荐了红玫瑰。
  舒晴看着冷藏柜里那一簇艳丽的红玫瑰时,摇摇头。

  店主又给她推荐了香水百合。
  舒晴赶忙摆手,说道:“不行,我的朋友花香过敏。”
  这时,舒晴的目光被冷藏柜里的一大束既粉又白还有点奶黄色的花朵吸引住了目光,她走了过去,问道:“这是什么品种?”
  店主说:“香槟玫瑰。”

  舒晴一眼就看上了这种颜色温柔、甜蜜的玫瑰。它比起纯白的玫瑰多了一份优雅和沉着,比起红色的玫瑰来,多了一份柔软和淡定。比起粉色的玫瑰来,又多了一份高贵和清新。
  尽管舒晴没有见过丁一本人,但她在心目中无数次想象过丁一的形象,也从周围人的口中知道她是个优雅、脱俗的女子,不然,江帆也不会这么死心塌地地爱她,江帆她是见过的,儒雅风趣,仪表堂堂,所以这束香槟玫瑰应该他们会喜欢。
  于是,舒晴决定买这种花。当老板问她要多少朵的时候,她拿不定主意了,将朵数对应的花语看了一遍,最后选定33朵。
  三十三朵代表三生三世,舒晴觉得这个寓意很好,另外三十三朵不是太多,也不是太少,太多的话,有些喧宾夺主,太少的话显得单薄。

  老板问她还配什么花的时候,舒晴摇摇头,说道:“什么都不要配,就要纯色的。”
  于是,中间三十三朵香槟玫瑰、满天星和绿点围边,并用香槟色纱网包装、丝带束扎的寓意“三生三世”的一束玫瑰就出现在了舒晴手里。店老板又将一个写有花语的小卡片插在其中,上面的说明是:逝去的岁月再长,也不曾让回忆迷茫、让友谊凋零,亲爱的朋友,情意不忘,友谊长留,送上我最真的祝福,祝朋友婚姻美满,幸福绵长。
  舒晴不放心卡片上的内容,她又翻看了其它的卡片,别说,老板选的这张花语说明是最得体也是最贴切的。
  付了钱后,舒晴捧着花出来。上了车,舒晴举着花,说道:“这花怎么样?”
  彭长宜看着,说道:“不错,不错,这样颜色很适合他们,我还担心你整一束红玫瑰呢?”

  舒晴笑了,说道:“红玫瑰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想,肯定他们收到过红玫瑰,未必收到过这种玫瑰。你看。”舒晴说着,就将花上插着的花语说明递给彭长宜。
  彭长宜看完后说:“不错,你挑花有功。多少钱?”
  舒晴说:“算我送给小丁的吧?”
  “别呀,哪能让你出钱,可以算你送他们的,但是不能让你出钱。”
  舒晴笑了,说道:“那这样吧,有时间你再送一束这样的花给我。”
  彭长宜笑了,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拿过手包,拉开拉锁,说道:“多少钱?”
  舒晴说道:“一共三十三朵,代表三生三世,所以我也没跟老板还价,唯恐一还价,就破坏了这个寓意。”
  彭长宜笑了,心说,真是个书呆子,但是他没说出口,唯恐被舒晴讥笑。他看着里面的钞票,一时为难了,自己没有零钱,多给和少给,都不符合这个寓意,就又将拉锁拉上,说道:“回去再说吧。”
  舒晴知道彭长宜的心思,就笑着说:“这就对了。”
  彭长宜开着车,驶入中间的车道。
  舒晴打量着阆诸城,说道:“阆诸城给我的印象更时尚一些,现代一些,锦安给我的印象更古朴一些。”
  彭长宜说:“你说得没错。毕竟靠近首都,人的思想意识更超前一些。”
  舒晴说:“咱们去哪儿跟他们会面。”

  彭长宜说:“刚才江市长打电话来了,他在南环的道口等咱们。”
  彭长宜拐入一条向南的街道,舒晴远远就看见了高高的电视塔,说道:“那里一定是电视台。”
  舒晴看了一眼彭长宜,就见他目不斜视,微皱着眉头,表情镇定,目光深邃。她试探着说道:“我现在特别渴望见到小丁。”
  彭长宜笑了一下,没接她的话茬。
  舒晴又说:“你几年不见她了?”
  “自打她从亢州走了后,见过一次外,再也没见过她。”
  舒晴继续说:“我听说她被绑架过?”
  彭长宜不想提她被绑架的事,就象征性地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舒晴感觉到彭长宜的心里始终没有忘记丁一,所以认为他不想过多地提起她,徒增伤感和无奈。
  聪明的姑娘便住了嘴,不再说丁一了。
  哪知,彭长宜却开口说道:“你这花选得非常好,这个颜色非常适合她,适合她的人,适合她的性格。”
  舒晴一怔,故意说道:“怎么适合她?”
  彭长宜说:“颜色适合,干净,清新,性格适合,安静,优雅。”

  舒晴看着彭长宜,半天才说:“我太激动了!”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为什么?”
  “我是为丁一激动,你这个评价似乎和我想象的很合拍,她能有你这么一个知己朋友,也是三生三世的有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