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2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她笑笑,说道:“我回来了。”
  我笑着,看着白子惠,她还是那样的美,不过有些疲惫,日复一日的工作,当然辛苦,看到我,只是一惊,其余的没有,略显冷淡。
  转身关了门,白子惠放下包,弯腰脱下高跟鞋,那纤秀的脚让人心旷神怡,轻轻揉了揉那脚趾,白子惠说:“你知道回来了,还行,没死在外边,真是万幸。”
  说完,白子惠把鞋一扔,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随后一抬头,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生气了,并且是很生气。那一对眸子射出来万箭,可穿心。
  嘴唇抿着,微微颤着。
  心里嘀咕着,“董宁,你混蛋,你该死,你又去玩命,既然这样。你回来干什么,死在外边多好,省心了。”

  怨气很大。
  我笑了笑,说道:“媳妇,吃饭吧,要不凉了。”
  说着,我走了过去,蹲了下去。抓住白子惠的脚,手摸在丝袜上,似乎抚摸在那肌肤之上,白子惠的脚往后一缩,眉毛依旧竖着,不配合,我继续,手又抓住脚踝。这一次,白子惠继续作对,我却没给她机会,快速的把她另外一只高跟鞋脱掉,这没算完,把脚抬起来,轻轻的嗅了一下,头马上往后仰。嘀咕一声,“哎呀,好臭!”
  白子惠脸一下子通红,骂道:“混蛋,哪里臭了!”
  说着,跟我拧上了劲儿,脚踩在了我脸上,脚心正对鼻子。
  我顺势抓住了她的脚,让她缩不回去,赞了一句,“好香!”
  白子惠的脸更红了,低骂一声,“臭不要脸。”
  说着,推开了我,往屋里走去。
  我看着白子惠的背影,说道:“老婆,你好美,生气的时候更美。”
  白子惠回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噔噔噔进了卧室,狠狠一甩手,把门关上了,啪嗒一声,反锁了,这门挡住了亦步亦趋的我。
  白子惠生气了,我知道,自己女人当然生气,这去了一趟上京,又是九死一生,身上又多了几条伤疤,哪有女人不生气,谁不希望过得是安安稳稳的日子。谁想这么提心吊胆的,白子惠生气是关心我,一般人她才不这样呢,我心里明白着呢。
  走到了窗边,我打开了一条缝,屋里面开着空调,要是抽烟那味道散不出去,很难受。拿出来一根,点燃,刚抽了两口,白子惠出来了,她看到我抽烟,急匆匆走了过来,抢过我手里的烟,一下子给我摁灭了。

  “董宁。你不要命啦!”
  身上有伤,忌烟忌酒。
  我笑笑,打量我眼前的白子惠,她换了一套轻便的衣服,上半身是纯白色的T恤,下半身是灰色的短裤,看起来很清爽,更显苗条。尤其是那两条,晶莹剔透,肌肤吹弹可破,好似没有一丝杂质的宝石,闪着夺目的光华。
  白子惠没好气的说:“去洗手,赶快吃饭。”
  我笑了笑,说道:“好的,媳妇。”
  饭菜稍微有点凉。我说要热一热,白子惠说不用,吃的倒也别有滋味,秀色可餐,就算没有食物,看也看饱了。

  跟白子惠在一起便是放松,我们之间的默契已经培养出来,有的时候虽然淡淡的,看似没什么激情,但那情感已经融入一点一滴之中。
  白子惠吃的很快,无视我的嬉皮笑脸,吃完了饭,她把筷子一放,我正好也吃饭了,我去把碗刷了,心里是有一点点愧疚的,管不住下半身,跟童香缠绵悱恻,刷完了之后,擦好了桌子,打了一盆水,端到了白子惠面前。
  白子惠说:“干什么?”
  我说:“给你洗个脚!”
  白子惠没好气的说道:“我一会洗澡,你给我洗什么脚。”
  我说:“你洗澡能自己按摩足底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但我能。
  白子惠看了我一眼。把脚伸了过来,我看着她那光滑的小脚,心中起了波澜,怪不得这世上有恋足的人,看起来确实够劲儿,那小脚巧的很美的很,可以预料,那是一种怎样的快感。
  当然有一说一,小脚的主人要漂亮,要是个丑八怪,就算脚再好看,也没什么兴趣了,反之,脸蛋极美,小脚却满是老茧,皮肤裂开,那也索然无味,两者兼有,才是极品。
  我端详,白子惠察觉,她扭动一下脚,说道:“董宁,你跟我说真话,我的脚是臭是香。”
  我轻笑一声,抬头,视线由白子惠的脚一路攀岩,视线随着高低而起伏,好似触摸一般。
  白子惠低骂了一声流氓,我说道:“媳妇,我要是在你面前还不流氓的话,那我不就是阉人。”
  白子惠说:“去你的。”
  我笑笑,说道:“你是想听实话?”
  白子惠正色道:“当然。”
  不过她这装模作样只维持一会。因为她的脚已被我抓在手里,轻轻的揉搓起来,白子惠脸不由的红了起来。
  她没好气的说:“快说!”

  我说:“媳妇,说实话,有点味道,不过谈不上香臭。”
  不管女人多美,脚捂一天了,总不能还让人垂涎欲滴吧。当然有的变态就喜欢有味道的,越臭越好,这种人还不少,据说网上有卖屎的,人长得还可以,不过那也是屎啊!我觉得无法接受,可还真有人买真有人吃,真是服气。
  白子惠有点生气。她故意不老实,把洗脚水弄到我的脸上,倒也无妨,这是男女之前的情趣。
  洗干净之后,我揉捏白子惠的脚,脚底下有多穴位,我略懂一二,力道上控制的很好,白子惠不由发出低吟,很娴熟的手法,自然有很舒服的体验,按完了脚,白子惠鼻尖出了一层细汗。
  她白了我一眼,说道:“没安好心。”
  说完她便去洗澡了,我有跟她一起洗的心,可是身上伤口还没好。还是先忍耐一下,剧烈活动当然也要暂缓,倒不是我不行,只是人还是要懂得节制两字,此时我受了伤,不加克制,对身体伤害更大。
  没多久,白子惠洗完了。她端着一盆水出来,跟童香如出一辙。
  一时之间,我愣了神,不管是童香亦或是白子惠,在别的男人眼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此时此刻,坠落凡尘。替我擦拭身体,我心中不由感叹,我真是个幸运的人。

  “把衣服脱了!”
  白子惠命令我,跟童香的路数一样,我三下五除二,去掉一切束缚,白子惠盯着我身上的伤看,嘴里却冷哼一声,说道:“你脱的倒是挺快的。”
  我笑笑,说道:“你让我脱的。”
  白子惠说道:“我可没让你脱得这么干净吧。”
  我向下一看,确实比较干净,笑了笑,我说道:“习惯了。”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倒也没让我穿上,她拧干了毛巾,帮我擦拭,擦着擦着,白子惠叹了一口气,我问道:“媳妇,怎么了?”

  白子惠说:“董宁,你这身上的伤是越来越多了,你现在才三十,再过几年,你身上还有完整的肉吗?”
  我说:“媳妇,你有点悲观了,你看我现在已经不做特勤了,以后会少一些这种事的。”
  白子惠并没被我说通,她一边继续给我擦,一边说:“你回来,给我做饭洗脚,是不是想补偿我,你心里有愧对吧。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日期:2017-06-28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