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4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家伙不偏不倚正撞在白老爷身上,随后一口鲜血喷出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这个时候几个路过的外地人围了过来,一个黑大个指着已经被吓呆了的白老爷喊道:“老子都看见了,你把这个老家伙撞死了!杀人啦!你们本地的财主为富不仁、杀人取乐、草菅人命啊!有人管没人管啊…….”
  这时候,坐在远处马车上,唯一一个没下车的吴勉翻了翻白眼,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还真是下本,呸……”

  这时候的白杰白老爷已经吓懵了,身边的管家还算机警,过去查看了还在一口一口吐着鲜血老家伙的伤势。不过看上去之后,这位管家自己也被吓住了。就见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胸口的已经塌陷了一半,左手手臂古怪的反转,一看就是很严重的骨折,这还不算老家伙的骨盆已经被撞成了一块面板……
  查看了归不归的伤势之后,管家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个老头子自己过来撞在白老爷身上,还会以为老家伙这是在外面收的伤。过来讹人的。虽然已经‘肯定’了是自己家老爷一时不慎撞坏这个老家伙,不过管家毕竟还是吃白家饭的。当下指着黑大个说道:“那边的汉子你不要胡说八道!明明是这个老头跑过来,自己没有站稳摔倒的。与我们家老爷有什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直指着白家大门骂街的黑大个突然冲了过来。对着管家就是一脚,直接将他踹进了大门之内。最后指着已经快被吓哭了的白老爷说道:“你自己说,是这个老东西自己摔倒了。还是你把他撞倒的?哆嗦什么?老子一没打你,二没怎么骂你。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着就这么讹上老子,后半辈子就有人给你要老送终了?呸!你也配……”
  百无求骂到后面这几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地上趴着的归不归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有些心虚的看着二愣子,看到最后几句话不是指着他骂得。老家伙这才长出了口气,再次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死。
  这个时候,白家大门里面不断的有家丁冲出来。看到一个黑大个揪着自己老爷的衣服领子正在骂街,当下冲着百无求都扑了过来。不过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百无求的对手,这妖物一手揪着白老爷的衣服领子,一手对付冲上来的家丁,转眼之间这些家丁已经都趴在地上。
  有眼尖的仆人觉得大事不妙,当下急急忙忙跑到了县衙去报官。这时候白老爷多多少少也缓过来一点,当下急急忙忙的找人帮腔,一会县里老爷过来,起码有人站在自己这边。这个老头子该如何诊治,自己花钱给他治就好。只是这个黑大个实在是可恶。只要理在自己这边,到时候就打他一个无事生非、殴伤人命的罪过,怎么样也要打几棍子给自己出出气也好。

  看到身边这个泗水号的管事也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当下白老爷冲着他求帮去了:“佟掌柜,刚才您是亲眼看到的,真不是……”
  “真不是您有意把这位老人家推到的。这个我都看见了。”管事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白老爷您放心,一会县里老爷到了。我一定如实禀告。是您和这位老人家撞到一起了,无心之过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您多少出俩钱就完事了。”
  虽然这位管事事先并不知道归不归的计划。不过现在这架势,瞎子也看明白怎么回事了。当下顺着归不归这边来说,让白老爷一时之间有些措手不及。这时候,看热闹的小任叁给加了一把火。小家伙对着围拢越来越多的看热闹的渔阳百姓们说着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
  “叔叔、大爷你们来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吧?刚才我都看见了。倒在地上喷血的那个老头儿可能是这一家的长工,家里的儿媳妇被这一家的白老爷霸占了。他儿子来要人家不给。还把他儿子打死剁碎扔进他们家猪圈了。这个老头儿听说就过来和白老爷拼命,结果你们都看看,活活把人家打死了啊。
  这个黑大个是在看不过眼了。就要找白老爷评理,结果又打起来了。什么?白老爷平时人还不错?呸,他抢女霸女的还能让你们知道?我一个小孩从小就不知道什么叫说瞎话。还能骗你们大人吗?要不你们说说看,这个老头这么就好端端的死在人家大门口了?”
  小任叁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要不然的话。当初席应真也不会见了一面就喜欢的不得了。听着这个小孩子的话之后,当下看热闹的人也开始议论起来了。几句话传到了白老爷的耳朵里,让他的脸色臊得涨红。当下只得想办法将这个老头救出来。要不然的话自己就算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还不去请大夫吗?你们愣着干嘛?”白老爷喊了一声之后,周围的仆人这才明白过来,当下有人急急忙忙的飞奔去请大夫。随后白老爷又让人将昏迷不醒的归不归抬到了院子里面。随后冲着还在不停骂街的百无求苦笑了一声,说道:“好汉,人是我撞的。我没说不认啊。你看看大夫也去请了,花多少钱我都认。治好不算我还要再给老人家一笔压惊的钱,这宗可以了吧?要不你跟着我一起进去看看,咱们别站在门口,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当下白老爷连作揖带赔礼的,还不容易将百无求劝到了府中。而愣子这个时候长了心眼。声称白老爷这是要把他骗进府里下手,当下百无求请了几个外乡人做了证人,一起进到了大宅当中。这时候,城里城外听说本家出事的白家人也纷纷赶了过来。一时之间,除了过年之外,就属今天来的人齐。
  不久之后,渔阳县的几位大夫都被请到了白府。不过看到了归不归的‘伤势’之后,所有的人都一个劲的摇头。其中一个公认医术最高的老大夫直接对着白老爷说道:“白翁,此人看着像是伤到了筋骨。实则他身上心肝脾胃肾都已经受伤不浅。此人本来就有肺痨和脾症,刚才倒地的时候,断掉的肋骨又伤了心、胃和肝。白翁。咱们治病治不了命。您还是早点为他准备后事吧,说实话,他能抗到现在都没咽气,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夫的话将白老爷吓得够呛,本来以为能治好最好,就算治不好给他一笔钱算自己倒霉也就算得了。现在听到了这个老头儿活不成了。那麻烦便是无穷无尽了。县里、郡里海上上下打点关系,少说也要百亩良田不见了。老头的家人到时候来闹,这几个外地人再跟着一起哄。又是五六十亩的出项。钱还是小事。死人是大事,虽然不至于掉脑袋,但是充军发配也受不了啊。
  当下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老头死在自己家里,不过抬进来容易,抬出去难。根据那位老大夫所说,现在这个老头子一碰就死。抬不到门口这人命官司就打定了。
  这个时候,跟着进来做证人的小孩子嘴里也没有闲着:“完了,老头儿要不行了?白老爷你怎么办?是不是要给这个老头儿赔命?你这一片家业,可惜了的……大个子,你说一会县老爷来,能不能直接把白老爷拉出去正法了?”
  日期:2017-07-1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