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6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银行更值得抢劫的?卖黄金的……这里几家很小的店,不值钱……”片警喃喃的说,目光沿着工农路往北走,然后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左拐沿爱国街道走五百米左右,再折向南,沿着南方路贴着城边走,七拐八绕的回到南城结合部的这个倒V路口的某栋楼房下面。
  看了好几遍,片警脑袋都急出汗水来了,依然的想不到有什么地方银行更值钱。辖区的每一个地方他都熟悉无,不需要看地图他都能在脑子里自行勾勒出相关的画面来。
  但,没有什么地方银行更值钱的了。
  李牧和薛向阳已经从片警的表情看到了答案,不免的失望了。正当准备宽慰片警几句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片警的眼睛盯着地图的某个地方,越来越亮。
  “首长……运钞车算不算?”片警有些兴奋和期待地看着李牧和薛向阳。
  两人对视一眼,李牧问,“说具体点。”
  片警指着地图的银行营业点,说道,“每一天下午,都会有一辆运钞车,从工农路南开始收钱,一支到工农路北,借着会从爱国街离开。工农路这几个点虽然不大,但是如果这些点每天的营业额全部加起来,恐怕不是小数目。”
  薛向阳马抓到了问题的关键,问道,“你是说,这些属于不同银行的点,他们的运钞服务是同一家安保公司提供的?”
  “是的,首长,早七点这辆车准时送过来钱,下午六点准备开始从各个点收拢现金拉走,雷打不动,同一辆车同样的时间甚至安保人员都是同样的几个。”片警肯定地点头,“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们。”
  薛向阳马看向李牧。
  李牧询问片警,“你叫什么名字?”

  “布拉提亚。”片警回答。
  李牧问道,“布拉提亚,从现在开始,你编入临时指挥部协助我们的工作。”
  布拉提亚顿时激动起来,给李牧和薛向阳敬礼:“是!保证完成任务!”
  资深片警不但是活地图,更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辖区内的大小事情。像运钞车这种大家都习以为常的生活细节,有谁会去特意的注意它出现的时间以及车号牌。片警出于自身的职责,会相对敏感。
  而布拉提亚的思维更加的开拓,在不能确定目标的情况下,为临时指挥部提供了一个非常具有可能性的对象。
  潜逃了将近半个月的逃犯,如果再次作案,集了好几个银行营业点的运钞车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运钞车的号牌你还记得吗?”李牧问。
  “记得!”布拉提亚马报出号码来。
  不用李牧吩咐,刘晓光已经马指示技术干警进行工作。调取交通监控、治安监控甚至与公丨安丨监控系统联的企业监控,然后画出运钞车每天的活动路线。很快,一条绿色的路线出现在电子地图。
  “绿色的是运钞车的路线。”刘晓光用激光笔指向墙壁的电子地图,“这一段,和逃犯活动路线的其一段重合。”
  再明显不过,大家已经看得很清楚。
  从工农路南第一家银行营业点开始,一直到转过爱国街,然后在南方路口折向南,贴着城区边缘往南走六百米左右的距离,运钞车最后停留的一个点,红绿两条线是重合的!
  有一点是可以做下肯定的结论的——逃犯的目标是运钞车!

  布拉提亚马在空白的纸写出了运钞车负责的银行营业点数量——八家。这一辆运钞车,负责八个点的每天的现钞运转!
  “以这片区域的商铺企事业单位的规模做一个粗略的估算,八个点每天需要转运的现钞,会超过五百万元。”刘晓光马给出了一个粗略估算的数据。
  作为侦查科长,及时的给指挥员提供相对准确的相关数据,是基本功。实际,刘晓光连情报科的工作也干了,毕竟方以诺到指挥学院培训之后,李牧身边需要有个多面手来使用。
  薛向阳冷笑一声,道,“胃口不小,胆子不小!”
  李牧沉声说道,“薛厅,我认为,当务之急是顺着这条线索查出与他们勾连的当地嫌疑人。没有当地人或者长期居住在本市的人配合,他们根本没做不到这么精准。我建议,从安保公司查起。”
  “我同意!”

  老百货路口九十九号楼,便是目标建筑物,两层的砖石架构楼房,有了一些念头。
  一层是小超市,并且有电单车充电的地方,一个小时五块钱。门前人行道较宽敞,早傍晚的,会有三五成群的附近居民在此打牌,不时会传出一阵兴奋的喝叫声。
  被盯的三名逃犯分别是陈宁华,黄伟,林毅,这三人,正是做下案值五百万银行劫案的悍匪。他们不简单,大哥陈宁华是省射击队退役运动员,黄伟是某拓展训练基地教官,林毅原来是健身教练。
  因此,他们被认为受过一定的军事训练。实际,他们接受的一些体能训练,与部队的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部队每年都会派人到地方高校体育系学习体能训练的教导方式。
  黄伟的脑子最好使,充当着智囊的角色,陈宁华是心狠手辣做事果断的人,镇得住这个小团队,而林毅则是最强有力的攻击力量。一个小小的三人犯罪团伙,因此具备了极其高水平的作案水平。

  然而,此时的八点,晚饭时分,他们轻松地吃着外卖送来的烤羊肉喝着当地的冰镇啤酒,全然的不知道踪迹已经暴露。数百军警已经在城乡结合部的外围隐蔽起来,只需要最多十分钟,所有人员可以对九十九号楼完成合围。
  “大哥,干了这票,咱再杀个回马枪呗,那帮傻-逼丨警丨察肯定想不到,再劫他一把。”林毅一口喝掉半瓶啤酒,抹了一把嘴巴,道。
  陈宁华是个三十多岁的浓眉汉子,他的左眼右眼大一些,是因为长期的瞄准训练造成的,特征非常的明显。
  黄伟看了林毅一眼,道,“你这是找死。几个省都在搜捕咱们,你还往人家里撞。”

  林毅惊讶地看着黄伟,道,“军师,你变了啊。在内陆三省打圈圈转了三趟可是你的主意,每一次都是往包围圈里冲。不也没事。”
  陈宁华嗑着瓜子,接过话,说,“这一次不一样。这一单做了,我估计全国的警力都会把咱们盯。三渡赤水战术的使用,也是要分时候的。”
  黄伟含笑的缓缓点头。
  秃自不甘心的又灌了半瓶酒,林毅习惯性地展示了一下常人小腿都粗的胳膊,道,“这么走了?这点钱,花不了多久啊!”
  “贪心不足蛇吞象,不少了。”陈宁华说,“到了外面,赚钱的路子大把,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林毅说,“要我说,也不要劫什么运钞车了,直接奔最大的银行去,抢他一两个亿。”
  “让你抢了你也带不走。”黄伟说,“听大哥的,运钞车最好下手。咱们得手出了城,恐怕这里的丨警丨察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日期:2017-06-28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