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灭绝人性的恐怖实验告诉我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鬼怪,而是病毒》
第9节

作者: 飘浮的瑕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淘宝,退货率最高的自然是服装鞋帽,其次估计就是水果了。因运输途中的野蛮装卸和途经各地不同的气候问题,水果到买家手上常有溃烂和破损,导致退货率非常高。退回来的烂水果只能自己吃或扔垃圾桶,虽然水果向来暴利,但破损率高到仍然让我感觉无钱可挣。
  说起来心酸,自从做了这生意之后,我们三个几乎就没吃过好水果,都是快烂的水果。
  我唾沫星子四溅有理有据的说了一大通,总算统一好了继续把降头做下去的思想,然后要讨论的问题是怎么把这个产业做大做强。
  日期:2017-07-12 14:43:10
  “请个降头师呗,咱们付工资!按泰铢结算,便宜!”强盗的回答还是那么简单粗暴不动头脑。

  “降头师喜欢搞蜈蚣、蝎子、蛇、壁虎、蟾蜍等所谓五毒还有尸油一些恶心玩意放在咱们房间里,你觉得那气味你受得了?你觉得你晚上看片还能撸的出来?降头师形象奇怪,语言又不通,像尊佛一样蹲在咱们这儿,你看着不觉得刺眼难受?”
  “在外面租个房子给他住啊?”强盗嗫嚅道。
  我用力抓了抓头:“那不还得打电话向他求教?和打给大麻子有区别?我们店必须做到一分钟内回复客户。胖头鱼,你怎么看?”
  “打铁不如自身硬,如果想长期做这个生意,我觉得还是自己懂点降头好。”
  胖头号鱼又说到我心坎上来了,我抓头微笑:“那么如何短期内搞懂降头?”

  “蓝翔教不教降头?我听人说学什么都可以去蓝翔?”强盗插科打诨道。
  我和胖头鱼紧锁眉头,没有时间理会他的冷幽默。
  我抓抓头,琢磨着,长期请一个降头师蹲咱们屋里肯定不是个事,谁看谁堵心。如果短期内,比如说请个降头师来给我们突击培训一周,忍一周总没问题吧?
  大麻子目前在气头上,肯定不接我电话,于是我对他微信语音道:“大麻子,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不再骚扰你的办法。你可以帮我们请一个降头师来中国吗?教会我们,这样一劳永逸了。”
  “我找不到!”大麻子很快回信了,听语气傲娇的不得了,我都能想象出他像小女孩一样嘟嘴生气的模样。
  我有点不明白他的这个找不到到底是气话还是真的找不到。
  我用力的抓抓头,胖头鱼拼命的抓裆部,强盗把脚架板凳上,正在搓脚丫。
  每个人都有习惯性动作,古龙笔下的楚留香爱摸鼻子,网红美女们大多喜欢嘟嘴巴,大麻子喜欢砸舌头发出啧啧声…
  日期:2017-07-12 15:01:27
  而我喜欢没事抓头,胖头鱼喜欢抓裤裆,强盗有严重的脚气,喜欢搓脚丫。强盗的脚气是小问题,问题是他不愿意治,他觉得没事闲下来搓搓脚很爽,就跟掏耳朵剔牙一样好玩惬意。
  所以强盗招人烦,去哪儿做客都是掏脚出来抓,恶臭就不说了,最恶心的是地上会掉一层白黄相间色的脚皮。
  胖头鱼得过多种性病,**千疮百孔伤痕累累,偶尔痒是极正常的情况。亏就亏在鸟不像脚那么方便,可以随时掏出来抓,所以他经常话说的好好的突然就转身屁股对住你,熟点的人都知道他是转过身去抓裤裆了。熟人可以理解,可陌生女孩子呢?相亲半个小时,几乎有二十分钟是屁股对着人家女孩子,谁能受得了?女孩子不明白他转身在裤衩那儿忙活什么,很容易误以为他在公众场合撸管。可就算不以为他在撸管,大多女孩的共识是反正在公众场合没事手往裤裆里伸的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

  最可怕的是,强盗脚气可以治的好,而胖头鱼抓裤裆这病治不好。医生早说过他下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抓痒完全是条件反射心理问题,是一种习惯性动作。
  因为这个毛病,胖头鱼是从来不穿牛仔裤或紧身裤的,穿了就没办法抓痒,他向来只穿宽松的裤子。
  大麻子又发来语音:“降头师跟电影里一样,大多神龙见首不见尾,躲在深山老林阴暗小屋里做法,我不认识降头师,恐怕找不到。”
  “那你说怎么办?”
  “你们可以来泰国自己找一找降头师,找不到也没关系就当旅游。再说了,这里上至耄耋老翁,下至黄口小儿,多少都能跟你聊几句降头。总比听我一个人说降头学到的多。”
  “找到了降头师又怎么样?”我问。
  “求他收你们为徒喽,不需要学会他的十成本事,学一成回来不就能唬弄人了?”
  “问题是降头师会收徒弟吗?”
  “钱,只要有钱,世界上什么事都好办。降头师也是要生活的嘛。”
  “那就去泰国吧,但我们三个人不可能都去,得留一个人在家里守着淘宝店。”我抓抓头对胖头鱼、强盗道。

  日期:2017-07-12 15:20:17
  胖头鱼用力抓着裤裆自告奋勇的道:“找降头师这种危险的事情,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还有,我**痒的毛病中西医都治不好,严重影响我的工作生活,我看看降头师能不能治好。”
  胖头鱼不让他去不可能,泰国红灯区和荷兰的红灯区举世闻名,是天底下任何一个嫖客都心驰神往垂涎三尺的地方,谁人不想去“朝圣”?
  如果我不让他去,这辈子他都会恨我,以后工作也不会有积极性,甚至人生都变得苍白。
  胖头鱼就这么定了,还有一个名额,是我去还是强盗去?
  我虽不爱大保健,但对人妖还是有一定的猎奇心理的,想见识人妖的想法多过于见降头师!对了,我和母亲共同仰慕的钟教授曾在演讲里说未来要研究降头,他会不会也在泰国呢?这也是我想去泰国的理由之一。
  不,我绝对不能去!
  因为如果我去,哪怕就算找到了降头师,此行都不会有什么意义。
  原因是让强盗这爆脾气一个人在家守淘宝店,估计能把所有客户都得罪光,等我们找到降头师回来,估计小店也被强盗折腾的倒闭了。
  泰国之行,最后就定了他们两个人去,我一个在家守着淘宝店忙的昏天暗地,整整一周闷在家里不见天日。
  没顾客买东西,我就在家健身,俯卧撑、引体向上、硬拉、深蹲、卧推、跳绳、平板支撑,几乎所有世间存在的健身动作我都爱做,要不是得守着淘宝店,我也渴望出去跑个半马全马什么的。只要听到淘宝信息声响,我立马又满身大汗的从健身状态回到工作状态,一天三餐都是叫外卖解决。

  日期:2017-07-12 15:44:04
  越洋电话太贵,泰国一周行我们几乎没通电话,微信也没怎么联系。我这人向来通情达理,觉得他们难得去一次泰国,哪怕没有收获也要让他们俩玩的开心,所以我极少找他们聊天问情况,不给他们施加任何压力。
  我觉得做什么事想成功的前提是必须开开心心的去做,找降头师这种事是机缘,愁眉苦脸带着压力去找或许就偏没缘份。
  我没事看看他们的朋友圈更新,发现拍的照片都是美食和美女,大麻子是个好向导,形象不离的陪着胖头鱼他们二人,几乎每张照片都能看见大麻子在旁咧着大嘴傻乐,脸上麻子颗颗放光彩。
  几天下来,我感觉这三个人好象一直在游手好闲的四处游玩,这他妈是在公款旅游呢!虽然心里有些不悦,但也强忍了下去,还是没问他们找没找到降头师,准备一切等他们回来再谈。
  七天后,我在机场附近的饭店为他们接风洗尘刚想开口问时,这两个人先开口说身体有毛病,我一直忍到现在没机会问。
  从医院回到家,胖头鱼一边抓裤裆一边研究墙上的性病图谱,我翻出那本厚厚的性病大全,逐字逐句的研究半天,也没发现任何性病症状和他们俩个人的情况相似。

  这世间的传染病很多很多,但对于胖头鱼这样污秽的人,我当然是首先想到性病方面。
  我抓了抓头,合起书,突然想起他们泰国行的主要目的是找降头师,而这个关键问题我竟然一直到现在都顾不上问。
  “对了,你们俩个在泰国究竟有没有碰到降头师?”
  强盗突然一拍大腿:“对了,妈了个X,我们是不是中降头了?”
  “啥?降头?”正在抓头的我半天都合不拢嘴,手就停顿在头上忘记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