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5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淡淡一笑,说道:“自从你这小兔崽子骗了阿君,我就猜到可能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我有思想准备……”
  陆鸣一阵感动,抓住蒋凝香的胳膊说道:“不行,我怎么能眼看着你去坐牢?再说,你一出事,我也脱不了干系,范昌明难道还会放过我?”
  蒋凝香说道:“当然不会放过你,但他也要讲证据,只要我不承认这些钱是陆建民留下的,他就不能动你……”
  陆鸣问道:“那你怎么能说的清楚这么多现金是从哪里来的?”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哪怕我说是捡来的,他也不能下定论就是陆建民的赃款,再说,我从十六岁就开始创业了,难道连五个亿都没有?
  何况,我是开餐营业的,收的全是现金,并且,我这个人有个怪癖,就是喜欢把现金藏在家里,这样睡着踏实……”
  “干妈,你这些赌气话丨警丨察也不可能相信啊,到时候他们肯定会用各种办法逼你,说不定还会打你呢,你怎么受得了……”
  蒋凝香嗔道:“怎么?难道你担心干妈这把老骨头扛不住,把你这个小兔崽子供出来?告诉你,当年我外婆坐牢的时候,监狱里的情况比现在糟糕多了,可她硬是扛着没有把你爷爷供出来……”

  陆鸣呆呆地注视着蒋凝香,心想,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蒋凝香的外婆替爷爷坐牢,现在进行又要替自己坐牢,听起来真像***一个轮回,难道就破不了这个家族的魔咒吗?
  想到这里,陆鸣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想法,说道:“干妈,我绝对不能让你去坐牢……那地方进去容易出来难,再说,你没有坐过牢不知道,我可是亲身经历过,这辈子也不想再进去了……
  实在不行的话,干脆就跟范昌明谈判,只要他不再追究我们两个人的刑事责任,咱们就把财神的遗产全部交出去,他要是不答应,那就别想拿到一分钱……”
  蒋凝香一脸吃惊地盯着陆鸣,问道:“财神的全部遗产?难道……”
  陆鸣一愣,随即意识到自己情急之下说漏嘴了,顿时胀红了脸,偷偷瞥了蒋凝香一眼,哼哼道:“干妈,我正打算告诉你呢……其实……财神的遗产还有一部分……我是担心给你带来危险,所以才……才另外藏了一点……”
  蒋凝香盯着陆鸣看了一会儿,忽然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恨声道:“好哇,你这小王八蛋,我们娘俩一个给你生孩子,一个替你理财,你竟然还瞒着我们一手,你说,我们娘俩哪点对不起你,让你把我们当贼一样防着……”
  陆鸣呲牙咧嘴地哎吆哎吆直叫唤,为了减轻耳朵的疼痛,干脆把一个脑袋扎进了进城的怀里,拱的蒋凝香一阵脸红心跳,只好松开了他的耳朵,一把推开了他的身子,气愤道:“你说呀……是不是担心我贪污你的钱啊。”
  陆鸣一只手捂着耳朵,哭丧着脸说道:“干妈,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那天我告诉阿君的时候,周玉露也在跟前,所以,我就……就多长了一个心眼。

  天地良心,你就跟我的亲娘一样,我可不是真心要瞒着你,说实话,我还等着你把家里的钱洗赶紧之后,马上再给你运一车来呢……”
  蒋凝香脸上一片潮红,也不清楚是因为激动还是担心,似乎也不生陆鸣的气了,小声问道:“那些钱呢?”
  陆鸣说道:“上次转移的时候一部分拉到了你那边,另一部分藏在了城里面的公寓里……不过,我生母的公司正在消化那些钱……”
  蒋凝香骂道:“你这兔崽子,原来那些钱是给你生母留下的……大概有多少钱?”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没数过……预估了一下,应该比你这么的多两三倍……”
  “哦,我的上帝呀……”蒋凝香一声惊呼。
  陆鸣听了一阵惊讶,心想,蒋凝香的感叹怎么也带着陆媛的口吻,难道阿君也变成假洋鬼子了?要不干吗为什么不叫老天爷菩萨之类的,非要叫上帝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更不能让范昌明抓到了……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这件事就由我一个人来扛……”蒋凝香似乎有点兴奋地说道。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干妈,我们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与其去坐牢,换不如把钱给他们算了……”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交给他们?给谁?”
  陆鸣一愣,说道:“当然是交给范昌明……”
  蒋凝香轻蔑地冷笑了一声,说道:“就凭范昌明这个芝麻官,他能把控得了这么多钱?到时候他最多拿点奖金,剩下的钱马上就会被分光,连个响声都听不到……难道你忘了我交出去的那二十个亿的结局了吗?”
  陆鸣说道:“管他呢,反正这些钱又不是我们的……”
  蒋凝香忽然脸色一寒,训斥道:“你给我闭嘴,什么叫那些钱不是我们的?别忘了,这些钱可是陆建民用命换来的,为这些钱死了多少人呢,你这么不计后果对得起他吗?”

  陆鸣不服气地哼哼道:“不管死多少人,反正这些钱都是他贪污来的……”
  蒋凝香训斥道:“不错,确实是他贪污来的,可你也没有资格把这些钱重信交给另一帮贪污犯……
  与其这样,宁可控制在我们自己手上,还能干点对社会有用的事情,比如,陈丹菲的学校要是建起来,就比把钱让那些王八蛋糟蹋了好……”
  陆鸣恼怒道:“可现在不是出事了吗?”

  蒋凝香说道:“我不是说了吗?这事有我呢,你怕什么?”
  陆鸣又拉着蒋凝香的胳膊,说道:“干妈,我确实不想让他们把你抓去……再说,你要是去坐牢了,那公司怎么办?”
  蒋凝香一把推开腻在身上的陆鸣,厉声道:“怎么?难道你是个窝囊废?没有我你就活不成了?瞧瞧你那点出息,就像是离不开母亲的小屁孩……
  我看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为了搞一个女人,连炸大堤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你知不知道,这种罪行可以要了你的小命呢。”

  陆鸣被蒋凝香骂的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地哼哼道:“我怕什么?我怕个**……我这不是舍不得你吗……”
  蒋凝香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一伸手就把他抱在了胸口,嘴里呢喃道:“你这小混蛋……我上辈子欠你的呢……”
  屋子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都沉浸在一种复杂的情感之中,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来,蒋凝香急忙推开了陆鸣,站起身来走进了卫生间。
  陆鸣拿起手机看看,发现上面是个陌生的来电,犹豫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接通了。
  “老板,我是苏绣……”只听苏绣鬼鬼祟祟地说道。
  陆鸣一听,骂道:“你这婆娘怎么神经兮兮的,为什么换号码了?什么事?我正忙着呢。”
  苏绣还是鬼鬼祟祟地说道:“我告诉你一件事……西城区法院查不到陈刚的档案……我以前当丨警丨察的时候知道有种尾巴,专门通过刑满释放人员接近他以前的同伙,你可要小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