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5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奸笑道:“好哇,我知道了,你肯定喜欢上了他,所以被他摸了屁股也装作不知道,要不是陈总看见,你可能还不承认呢……”

  杜鹃哼哼道:“你爱咋想就咋想……”
  陆鸣坐直了身子,正色说道:“杜鹃,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绝对不会耽误你,到时候我替你们举办婚礼……”
  杜鹃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我现在是你的累赘,巴不得把我打发的远远的……你放心,我早说过,不会缠上你的……”
  陆鸣一脸气愤地说道:“你这婆娘怎么不知好歹?我可是为了你好,跟着我没名没分的,也不可能过一辈子吧,再说,我这个人不吉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拉去枪毙了,难道你想当寡妇?”
  杜鹃瞥了陆鸣一眼,忽然扑哧一笑,说道:“老板,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没必要诅咒自己吧?”
  陆鸣瘫倒在椅子上,哼哼道:“反正我是替你着想,听不听你自己拿主意……我只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就问心无愧了……”
  杜鹃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想开了……你觉得六子跟我合适吗?”
  陆鸣急忙说道:“合适啊……”
  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表态有点太快了,心想,怎么也要装出点难过的样子,何况,杜鹃的行为差不多就是给自己戴绿帽子呢,自己的表现好像迫不及待要戴这顶帽子似的。
  蒋凝香显然已经等得心急如焚了,打开房门就披头问道:“怎么才到?”
  陆鸣见蒋凝香一脸焦虑的神情,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干妈可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人,显然,事情恐怕比自己想象的严重。

  “接到你的电话我就出来了……路上有几百米的地方水都没退,杜鹃根本就不敢开快……干妈,到底出了什么事?”陆鸣急匆匆地说道。
  蒋凝香一把拉着陆鸣的胳膊走到一张沙发上坐下来,小声说道:“我那里的小金库可能被人发现了……具体有多严重,目前还无法断定……”
  陆鸣一听,从沙发上跳起身来,吃惊道:“什么?这……这怎么可能?被谁……谁发现了?”
  蒋凝香跩了陆鸣一把,说道:“急什么?听我慢慢说……”

  陆鸣这才重新坐到蒋凝香身边,脑子里电光石火般转了一圈,心想,除了自己和蒋凝香之外,只有阿莲知道这个秘密,她是肯定不会泄露出去的。
  难道是保安那边出事了?可地下室的大门钥匙在蒋凝香的手里,他们也进不去啊,再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地下室藏着什么?
  蒋凝香满腹心事地说道:“三个小时前,陆虎打来电话,说是你推荐的那个姓陈的保安鬼鬼祟祟的在我的门口晃悠,结果被值班保安在监控录像中发现……”
  陆鸣吃惊道:“陈刚?可我……我跟陆虎交代过,除了指定的几个保安之外,不能安排其他任何人参与值班,怎么……”
  蒋凝香打断陆鸣的话说道:“不是值班的事情,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去那里?据陆虎说,他是从别的保安嘴里知道我的房间采取了安保措施,所以引起了他的注意……
  还好陆虎警觉性高,马上悄悄把他弄到一个地方查问了一番……我猜应该是打他了,结果陈刚最后交代说是自己见财起意……”
  陆鸣听了顿时心中悔恨不已,说实话,当初阿龙莫名其妙带回来一个人,他并不是没有一点警觉性,毕竟,阿龙跟这个人交往的时间并不长,知道的一点情况都是听来的,基本上算是来历不明。

  可当时一方面为了顾及阿龙的面子,另一方面确实是想起了自己当年背着缓刑犯罪名的艰辛,所以忍不住起了恻隐之心。
  并且陈刚复转军人的身份也多少打消了一些疑虑,这才把他留下来,只不过还是留了一手,最终没有听从阿龙的建议让他待在自己身边。
  而是想让他在保安部先待一段时间,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种考察,没想到考察期还没有结束就出事了。
  “陈刚现在在哪里?”陆鸣咬牙切齿地问道。
  蒋凝香说道:“我担心到时候陆虎他们构成非法拘禁,所以让他先把人放了,不过,不能让他离开宿舍,等我这边考虑好再说……”
  陆鸣虽然心里面震惊,可听了蒋凝香的话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笑道:“干妈,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公丨安丨局要在抓我呢……”
  蒋凝香没想到陆鸣好像对这件事并不是很重视,心里反倒惦记着在马公滩干的勾当,于是板着脸装糊涂道:“丨警丨察为什么要抓你啊?”
  陆鸣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把炸大堤的事情告诉干妈呢,不过,他怀疑蒋凝香肯定猜到了,只是在故意装糊涂。
  于是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听说马公滩那边的决堤是有人在搞破坏……丨警丨察既然知道我在那边,肯定又会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屎盆子会不会扣到你头上就看你小子的命好不好了,眼下我可没有心思扯那件事,怎么?难道你不觉得陈刚的行为很可疑吗?”
  陆鸣摸出一支烟点上,说道:“没想到阿龙带了一个贼回来,好在我们保安措施严密,他无机可趁,等我回去教训一下让他滚蛋……当然,那笔钱必须尽快转移……”

  蒋凝香惊讶道:“怎么?你觉得他只是一个小毛贼?”
  陆鸣疑见蒋凝香一脸不可思议等到样子,还以为她是担心陈刚的窥探会走漏风声呢,于是说道:“当然,为了预防不测,那笔钱必须尽快转移……”
  蒋凝香盯着陆鸣问道:“转移?你以为这笔钱还能转移的出去?”
  陆鸣吓了一跳,疑惑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凝香伸手从陆鸣手里夺过半截烟,抽了一口,小声道:“没想到你把这件事看的这么简单,我可没有这么乐观。
  我不信一个刚刚从牢里面放出来没几天的缓刑犯有这么大的胆子,仅仅因为听说我的家里二十四小时有保安值班这个小细节,马上就想起屋子里藏着金银财宝。
  并且立即就起了盗窃之心,第二天下午就尾随前去我家里值班的保安找上门去踩点,你觉得这是一个小毛贼干的事情?”
  陆鸣被蒋凝香说的也紧张起来,不过嘴里还是辩解道:“也许这小子本来就是个惯犯,只是阿龙不了解,不过,这么迫不及待的跟踪到你的家里,倒是有点不寻常,可不管怎么说,他并不知道屋子里有什么……”
  蒋凝香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盯着陆鸣说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担心你知道之后会乱了分寸……
  根据我得到的内部消息,范昌明一直在暗中调查陆建民赃款的去向,目标不再是你一个人了,我也被他盯上了,但徐晓帆已经被排除在外了,多半是你跟她的关系引起了他的警惕……”
  陆鸣盯着蒋凝香注视了一会儿,脸色慢慢就变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是说……陈刚可能是……”说快了一半,只觉得心里一阵砰砰乱跳,竟然不敢把下面的话说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