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5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想……想干什么?”陈刚躺在地上扭动着身子挣扎道。
  陆虎围着陈刚慢慢走了一圈,说道:“想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想干什么,竟然鬼鬼祟祟的偷窥董事长的家,你昨天不是说去医院看病吗?”
  陈刚万万没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只是不明白陆虎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自己昨天下午的行踪,难道他们暗中派人跟踪自己?没道理啊。
  不过,既然他说的这么清楚,想隐瞒是不可能了,现在只有先承认,然后找个其他的借口,听他的口气倒不像是怀疑自己的卧底身份,否则也不会这么问了。
  “哎呀,陆部长……你放开我……我说……我……真的没干什么,只是想见识一下董事长的豪华别墅……”
  陆虎蹲小身子问道:“豪华别墅?那你觉得董事长的别墅豪华吗?”
  陈刚说道:“我没想到……董事长住的房子居然这么……根本比不上老大的房子……”
  陆虎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董事长的家的?”

  陈刚一愣,心想,当然不能说自己是跟踪他们去的,只有先用张鲁南挡一阵了,于是说道:“是……张鲁南告诉我的……”
  话音刚落,只见陆虎站起身来,一脚就踢在了陈刚的肚子上,然后不顾他的哀嚎,只管在他身上一阵乱踢。
  直踢得陈刚的身子弓成了虾米,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骂道:“你这贱骨头,不让你尝尝滋味还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呢。
  你以为我没有问过张鲁南吗?他压根就没有说过董事长的住址,我再问你一遍,你是怎么找到董事长的家的?”
  陈刚痛的说不出话来,心想,没料到这么一个细节反而让自己变得更可疑了,可总不能说自己是尾随他们去的,这样一来岂不是更说不清楚了?
  “我……我是自己打听到的……其实,我是想有机会能碰见董事长……”
  陆虎点上一支烟,又蹲在了陈刚的面前,说道:“自己打听到的?好啊,那你说说,你是从哪里打听到的……”
  陈刚根本没有时间细想,只好说道:“就是问问街坊……董事长在陆家镇名气这么大,谁……谁不知道她住在……住在什么地方……”
  陆虎揪着陈刚的头发抬起他的脸,说道:“那你就想错了,董事长虽然名气大,可为人低调,陆家镇的人几乎连她的面都见不到,怎么会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
  我看你就别撑了,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还可以少受点皮肉之苦,要想骗我,你他妈还嫩着呢……”
  陈刚的头皮被揪的生痛,坚持道:“我真的没说谎……也许,我问的那个人正好知道董事长的家……要不然,我怎么能找到那里去?”
  陆虎说道:“你说的对,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我必须弄清楚两件事,头一件就是你是怎么样找到那里去的……我最后在问你一遍,你说不说?”

  陈刚眼下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要不然在陆虎这里失去了信用,后面的的慌根本就没法编下去,只好咬咬牙说道:“我真的没说谎……那你说,我是怎么找到那里去的?”
  陆虎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然后慢慢脱下身上的西装,挽起袖子,说道:“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在号子里把骨头练的有多硬……”
  说着,正想动手,大头朝前面走了一步,说道:“二哥,这事那能让你动手,交给我吧,用不了五分钟,保证让他老老实实交代……”
  说着,冲老五和老三招呼道:“过来帮个忙……”
  陈刚眼见自己就要吃更大的苦头,急忙喊叫道:“你们别忘了,我可是阿龙的朋友……老大亲自安排我在这里上班……你们难道就不怕阿龙回来跟你们算账?”

  大头听了楞在那里,好像也有点顾虑,于是那眼睛看陆虎,没想到陆虎根本就没有出声,只是用下巴示意他们继续。
  只见大头抓着陈刚的肩膀,老五和老三一人抬着他的一条腿,把人抬到了一张老式的长条板凳前面。
  大头把陈刚的上半身扔在地上,让老五和老三抓着他的腿架在了板凳上,然后从门后面找来一块四五十公分长,五六厘米宽的竹板,先在自己手掌上啪啪的敲打了几下,冲一脸惊惧的陈刚咧嘴一笑,说道:“我先来点温柔的……”
  话音刚落,只见他挥起竹板就用宽的一面在陈刚的一条腿上抽打起来,嘴里还一边数着数字,直到抽打了二十下,才停下手来。
  不过,陈刚虽然叫的凄惨,可还是咬着牙没有松口,他知道,这个问题非常关键,只要自己承认跟踪,那么就要为自己的行为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问题是,向陆虎撒谎看病在前,跟踪在后,要说自己的目的只是为了好奇,陆虎肯定不会相信,并且,这种解释只能让自己多挨几板子。
  当然,为了保住卧底的身份,自己也可以承认想去董事长家里行窃,可这样一来,孔龙哪里还有面子,肯定不会再来保自己,这份工作就算是到此为止了,卧底没几天就一失败告终。
  “怎么?难道还不过瘾?”大头把竹板在手掌上敲的啪啪响,凑到陈刚面前问道。
  陈刚咬着牙说道:“好,你们诬陷我……等着……等着老大回来咱们再评评理……”
  大头说道:“好吧,但愿在老大回来之前你挺得住,要不然连评理的机会都没有……小子,这次可不会像刚才那那样温柔了……”

  说着,把竹板竖起来,就像是刀子似的在自己手掌上砍了几下,然后照着陈刚的腿骨用力砍了下去。
  只这么一下,陈刚就痛的差点昏过去,躺在地上的半截身子差点挺起来,嘴里的惨叫声把外面的鸟都吓跑了。
  陆虎说道:“把他的嘴堵上,今天要是不说,就打断他一跳狗腿,老大那里自有我来交代……”
  陈刚毕竟只是警校刚毕业的学生,尽管上学那会儿也整天带着拳击手套热衷于搏击,可哪里尝到过这种滋味。
  说实话,膝盖骨是人最怕疼的地方,平时在桌椅上碰一下都痛的受不了,何况还是用竹板用力砍呢,如果被堵住嘴巴,还不知道要挨多少次呢。
  看来陆虎这王八蛋不仅心细,而且还凶残无比,再强硬下去的话可别真的被他打断一条腿,反正自己也尽力了,并且还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况,即便退出来,廖局长应该也能理解吧。
  再说,还有两个卧底呢,只要自己不暴露她们的身份,就不能算背叛,想到这里,陈刚在大头没有堵住他的嘴之前及时喊道:“我说……我说……”

  大头一愣,似不信道:“不会吧,就这么一下就受不了?不行,你过瘾了,我还没有过瘾呢,再来几下,那样的话你交代起来顺畅一点,可别多费我二哥的吐沫……”说着,就要用一块破布都陈刚的嘴巴。
  陈刚扭动着脑袋左右躲闪,一边大声道:“我说……真的……都承认了……”
  陆虎冲大头摆摆手,走到陈刚面前蹲下来,说道:“既然想说,那就痛快点,我最讨厌那种反反复复的小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