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5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燕北笑道:“老范,你拐弯抹角的说俩半天,我现在明白你的心病是什么了……你是不是担心陆鸣成了烈士的后代之后就不好对他下手了?这些年被收拾的红二代红三代难道还少吗?”
  范昌明干了一杯酒,说道:“我看你这辈子只能当个副局长了,致命弱点就是没有政治头脑……
  眼下正是大张旗鼓宣传陆云轩的时候,如果陆鸣真的是他的孙子,我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他抓起来的话,肯定有人会指责我是什么用意?难道想往烈士脸上抹黑?”

  廖燕北惊讶道:“有这么严重吗?”
  范昌明说道:“就有这么严重,我特意去省里面打听过,这一次宣传陆云轩的事迹不是我们这边政府提出来的,而是中宣部、总参政治部、广电总局这些吓死人的部门牵头,省里面都忙着积极配合呢,你我难道还敢拆台?”
  廖燕北惊讶的合不拢嘴,最后说道:“我听出点味道来了……你是担心蒋凝香牵扯出陆鸣,而这个时候不好对这小子下手,不然你的对手就有可能利用这件事来攻击你……不过,你不是说只是传闻吗?”
  范昌明说道:“这件事**不离十,这个陆云轩和陆鸣是不是祖孙且先不说,但他们都有一个同样的头衔,那就是陆大将军的嫡系传人,就这一点就说明了他们之间不可能没有关系,至于上面为什么没有让他出头露面目前还不是太清楚……”
  廖燕北说道:“那怎么办?如果现在动蒋凝香的话,随时都可以扯出陆鸣的案子,到时候总不能对这小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范昌明点上一支烟犹豫了好一阵,最后说道:“眼下只能暂时要钱不要人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陆鸣的罪名也就是窝赃罪。

  这种罪名可大可小,如果考虑到他曾经当过徐晓帆的线人,一旦上面压力太大的话,我们还可以找个借口不追究他……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也许,蒋凝香就能把这件事一个人扛下来……”
  廖燕北说道:“我倒是有点纳闷,难道你觉得蒋凝香比陆鸣更容易对付?你就不在乎得罪了她背后的人?”
  范昌明说道:“我只能赌她背后的人跟这件事没有牵连……此外,蒋凝香好像犯了老毛病,她就像当年的陆建民一样,竟然插手韩越和孙淦的权力斗争。
  如果我拿下她的话,孙淦即便不公开支持,起码不会给我找麻烦,至于韩越,他的暂时手伸不到这里,等到他进入省委大院再说吧……”

  廖燕北细细咀嚼了一番范昌明的话,笑道:“老范,别人都说你是一只老狐狸,今天我算是见识了……不过,我申明,我嘴里的老狐狸绝对是褒义词……”
  范昌明嘿嘿笑道:“你没必要申明,在我的眼里,老狐狸从来就不是一个贬义词,对于一个公丨安丨局局长来说更是如此……”
  陆鸣好不容易哄得陈丹菲不哭了,不过,如意算盘却落空了,因为陈丹菲赌气地推开他,拉开被子穿着衣服躺进了自己的被窝里,留给他一个背影。
  不管陆鸣趴在她耳边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理他,最后,陆鸣自己都觉得没意思,哪里还好意思下手?
  只好躺在那里想想心事,结果不到十分钟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并且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才醒过来,扭头看看,惊讶的发现陈丹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
  正想爬起来,忽然听见外面传来陈丹菲小声说话的声音。
  “……他还在睡觉……好的好的……我这就叫他……”

  开门急忙坐起身来,抬头就看见陈丹菲拿着手机走了进来,神情紧张地说道:“阿鸣,董事长的电话……”
  陆鸣也忍不住一阵紧张,没工夫多想,马上从床上跳下来,从陈丹菲手上接过电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把手机举到耳边叫了一声:“干妈?”
  只听蒋凝香说道:“我刚才已经了解过了,大部分洪水已经褪去,只有小部分路段还淹在水里,如果开越野车的话应该能过来……
  我让你无论如何马上离开那里,赶到市里面来见我,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让杜鹃开车,自己一个人来……”
  陆鸣颤声道:“干妈……出……出了什么事?”

  蒋凝香说道:“不能在电话里说,按照我说的办……”说完,电话挂断了。
  陆鸣局扎手机站在那里发呆,一边的蒋凝香显然也预感到了什么,急忙问问道:“阿鸣,该不会是炸大堤的事情被公丨安丨局知道了吧?”
  陆鸣就像是没有听见陈丹菲的话似的,脑子里瞬间就吧各种可能性都想了一遍,然后冲陈丹菲喝道:“别胡说……谁炸大坝了,今后别再提这件事……”
  陈丹菲见陆鸣一脸凝重的神情,反倒不敢回嘴,只是担心道“他们会不会抓你啊……”
  陆鸣摸出一支烟点上,坐在床边闷头抽了一会儿,然后把抽了半截子烟扔在地上,伸手抓起衣服裤子,一边穿,一边说道:“你们几个先留在这里,下午就应该能回去了,我让杜鹃先送我走……”
  “阿鸣,到底出了什么事了?”陈丹菲神色慌张地问道。
  陆鸣说道:“你别问,天塌下来也没有你的事,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记住,不该说的话别乱说……”
  说完,蹬上鞋子就往外走,结果被陈丹菲一把拉住了胳膊,嘴里叫了一声:“阿鸣……”
  陆鸣此刻对陈丹菲似乎没有一点留恋,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陈丹菲犹豫了好一阵,一张脸渐渐泛起了红晕,低垂着眼帘说道:“其实……其实昨晚我……我本来是想……”
  虽然陈丹菲吞吞吐吐的没有把话说完,可陆鸣基本上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气的心里面直骂贼婆娘,心想,她该不会以为自己现在是去坐牢吧。
  “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想通了再说……”陆鸣丢下一句话就出了门,正好看见杜鹃和六子从前面走过来,急忙喊道:“杜鹃,咱们现在就走……”
  杜鹃急忙跑过来,惊讶道:“现在就走?洪水退了吗?”
  陆鸣说道:“管它退没退,反正现在就要走……快点去开车……”
  杜鹃见陆鸣好像急的有点上火了,也不敢多问,急忙跑过去开车,陆鸣喊道:“开那辆皮卡……”
  六子走过来说道:“老板,你这是去哪里……我来开车吧……”
  陆鸣拉着六子走到一边,小声说道:“记住我一句话,打死也不承认……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让陆虎宰了你……”
  六子一听,想当然地以为炸大堤的事情东窗事发了,还以为陆鸣要跑路呢,急忙信誓旦旦地说道:“老大,你放心,如果从我嘴里说出去一个字,你就把握舌头割……割了……”

  陆鸣拍拍他肩膀,说道:“好,我信得过你,照顾好陈总,下午只要一通车就马上送她回陆家镇……”
  说着,杜鹃已经把皮卡车开到了跟前,陆鸣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汽车开远的时候,还看见陈丹菲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口,心里面忽然有点发酸,忍不住涌上一股感情的潮水,久久不能平静。
  蒋凝香昨天晚上宴请了农科院的几位领导,饭局散掉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于是就没有回陆家镇,而是回到了市里面自己的家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