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这都不算是好人的话,那什么才算?”
  萧晋笑笑,将已经被团成了一个个小绒球的艾绒分别穿在陆熙柔后背的那些银针尾端,随意道:“如果不是因为有求于我,这些话估计打死你都不会对我说出来吧?!”

  陆熙柔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本来嘛!你这个家伙心肠虽好,但个性太恶劣了,我干嘛要平白无故的夸你?”
  “嗯,还不错,说的是实话。”
  “那你倒是答不答应轻一点啊?”
  说着,陆熙柔转过头,却见萧晋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正要打火,不由奇怪的又问:“先拔罐么?”
  “不,”萧晋打着火机,然后挨个点燃那些穿在针尾的艾绒,“已经针完了,现在在灸,下一步才是拔罐。”

  “针完啦?”陆熙柔不敢置信的用力扭过头,待看见肩头一枚银针上正在冒烟的绒球后,才知道自己又被这个家伙给耍了。
  “明明可以直接告诉我,偏偏要这么做,你这人真讨厌!”
  “不讨厌的话,还怎么听你的真心话?”
  说着,萧晋用镊子夹起一团被酒精浸湿的棉球,轻轻的在陆熙柔的背、腰、尾椎和两条腿的大腿内侧分别各擦拭了几下。
  酒精很凉,陆熙柔被刺激的哆嗦一下,又不解的问:“拔火罐还要擦酒精的吗?”

  “你要拔的不是普通火罐,而是刺络拔罐,也叫刺血拔罐。”丢掉棉球,萧晋又从银针包里捏起一枚三棱针,“顾名思义,就是要在你身上刺几个小的出血点,然后再用火罐来拔,用真空吸力将你体内的毒素吸出来。”
  说着,不等陆熙柔反应过来,他手里的三棱针就落了下去,眨眼间就在酒精擦过的那几个部位都各刺出了数个小的渗血点。
  因为这次是要出血,所以难免会有一点疼痛,虽然并不怎么强烈,陆熙柔还是本能的轻叫了几声,特别是在萧晋刺中双腿内侧时,或许是因为离关键地方太近的缘故,她的身体还轻轻颤抖了几下。
  接下来,萧晋将特意买来的玻璃罐一一的用火燎过之后扣在陆熙柔的身上,待只剩下大腿内侧时,却发现这姑娘又把腿给夹的紧紧的,连塞一根手指头的缝隙都没有。
  “喂!你故意的是吧!明知道这里要拔罐,还并的这么紧?知不知道,如果女孩子没有股下三角区,就说明要么是大腿不够细,要么就是屁股不够大,总之就是身材很不好,懂吗?”

  陆熙柔这会儿哪里还会在乎身材问题?死死的把脸埋进枕巾里,瓮声瓮气的哀求道:“非……非要拔那里吗?不拔行不行?”
  萧晋翻个白眼,问:“你是医生?我是医生?”
  “可是……可是那样的话,就全都……全都被你看到了呀!”
  女孩儿说话的时候,身体颤抖的厉害,而且似乎还隐隐泛起了一点玫红色,显然是已经羞涩到了极点。
  萧晋见了,就叹口气,声音放轻柔道:“熙柔,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承认你的身体对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如果换一种情况,你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肯定会忍不住对你做坏事。
  但是,我现在正在为你治病,也就是说,此刻的我就只有一种身份,那就是大夫!而我,是绝对不会玷污这个身份的。

  所以,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请不要担心我的操守,我萧晋没有对女人用强的习惯,就算有,也不会发生在行医的过程中。”
  或许是被萧晋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语给打动了,陆熙柔在片刻的犹豫之后,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现状,将少女最宝贵也是最美丽的地方呈现在萧晋的眼前。
  萧晋出身名医世家,所以自然不会玷污大夫之名,医德还是有保障的,只不过,操守这东西,丫从来就没有过。
  美景在前,想让他当非礼勿视的君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于是,在拔罐的同时,他很不要脸的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陆熙柔无论形状还是湿润度都是绝佳,尤其是色泽,得益于“冤鬼缠身”抑制黑色素的特性,显得粉嫩至极,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拔完罐,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之前几个罐里的出血状况,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就扯过一条薄毯,轻轻的盖在针灸以外的地方。
  视线再回到陆熙柔的上身,却见女孩儿的肩膀偶尔会轻轻的抽动一下,不由就有些头疼。
  这姑娘竟然直接给害羞哭了。

  伸手碰碰那些飘着袅袅青烟的银针,他问:“烫吗?”
  陆熙柔吸了一下鼻子,满是委屈的说:“有点,但还能忍。”
  萧晋不由得笑了起来。
  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大小姐脾气,但总的来说,陆熙柔还算是一位很可爱的姑娘。
  “你笑什么?”女孩儿鼻音很重的问。
  萧晋沉吟片刻,说:“试想一下:你得了某种妇科病,去医院检查,妇科大夫是一位年轻的男医生。
  他让你脱掉裤子,躺在一张会把两条腿高高架起来的检查床上,然后把脸趴在你的两腿之间,拿着小手电仔细的往里面照,时不时的还会用手或者什么仪器捅进去扒拉几下,你……”
  “别说啦!”陆熙柔大声打断道,“好恶心!”
  “然而我说的就是现实,而且是大部分女人都会经历的、再正常不过的状况。”萧晋道,“就算你的身体很健康,不会得什么妇科疾病,但生孩子那一关也躲不掉,医院里的女医生还是比较稀少的,所以,我问你,到时候你会怎么办?一边叉开腿一边哭鼻子么?”

  陆熙柔不吭声了,趴在那儿一动不动,浑身上下都缭绕着委屈和幽怨的气息。
  “我……我还是觉得不一样,”不知过了多久,当火罐吸出来的鲜血中开始出现果冻一样的凝固体时,陆熙柔才开口说道,“那里是医院,空气中就带着一种‘你一去就要任人宰割’的气氛,而且一想到还有很多人跟自己有相同的遭遇,心里就不会那么的排斥了。”
  “我手下也不只你一个女病人被脱光的,”萧晋掀开薄毯,审慎的观察着火罐里的那些黑色的果冻样物质,说,“还有个针刺加推拿的呢!人家被我又看又摸的都没说啥。”
  “就是因为你这种让人讨厌的口气,我才没办法把你当成医生的!”陆熙柔气道。
  “呵呵!那没办法,你自己慢慢习惯吧!反正要治病,你就得这样。”萧晋看看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将艾绒已经燃尽的银针一一的拔下来,“别忘了,明天我要为你治疗的可是正面,看得更清楚。”
  陆熙柔闻言一声娇哼,又把脸埋进枕头里不说话了。
  萧晋也不管她,拔完银针,又将火罐一个个的起下来,然后用泡过酒精的棉布将那些果冻状的黑色毒素全都擦拭干净,这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好了,今天的治疗到此结束,需要我帮你喊柳白竹进来吗?”
  “不用,让我自己安静一会儿。”
  “那你一会儿要出门的话,记得多穿一点,别受了风。”
  萧晋撇撇嘴,又扯过薄毯将她盖上,走出了房间。柳白竹就守在门外,见他出来,转身就要进去。
  “她受了刺激,说要安静一会儿,你等几分钟再进去吧!”萧晋拦住她说。
  柳白竹戒备的看着他:“小姐受了什么刺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