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说,周沛芹和董雅洁的皮肤都白的像玉一样,那么,陆熙柔的白,就是更纯粹、冰雪一样的白了。
  “冤鬼缠身”这种毒本身就会抑制皮肤黑色素的分泌,再加上长达四百多天不见阳光,陆熙柔的皮肤呈现出了一种病态的、耀眼的白,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上面,好像都能反射出一点点的光芒,让整个室内都变得亮堂了许多。
  女孩儿直直的躺在床上,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挡在下面,两腿并的极紧,双眼死死的闭着,身体也在微微的发抖,似乎马上就要遭受什么残酷的刑罚一样。

  忽然感觉床边一沉,她知道萧晋已经坐在了身边,身体不由越发的紧绷起来,鸡皮疙瘩一阵阵起伏,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许多。
  可等了许久,都没等来萧晋有什么动作,她犹豫了下,睁开双眼,就见那货正微笑的看着她。
  她的脸更烫了:“看……看什么看?臭流氓!”
  萧晋撇了撇嘴,“我有句话想跟你说,但又怕说了会惹你生气,所以正在犹豫。”
  陆熙柔眼睛一眯,寒声道:“萧晋,你要是敢说治疗并不需要完全脱光,我会跟你拼命!”
  “那倒不会,脱是肯定要脱的。”萧晋摆摆手,接着又坏笑道:“只是……治疗的最开始切入点是背部,也就是说,其实你今天没必要给我看前面。当然,明天就需要了,早一天晚一天的也无所谓。”
  陆熙柔一呆,小脸儿先是从通红变成煞白,紧接着又慢慢的转成了铁青。然后,她一个翻身,就抱住了萧晋的一条胳膊,张开一口小白牙狠狠的咬了上去。
  “嘶——!松开,你属狗的吗?”
  萧晋吃痛,用手去推陆熙柔的脑门却推不开,眼看着已经有血流了出来,就知道这姑娘羞怒到了极点,估计不咬下一块肉来肯定不会松口。

  没办法,为了自救,他只好另外一只手向前一探,就捉住了女孩儿一枚颤颤巍巍的玉碗。
  那玩意儿不大不小,正好一手握住,手感嫩滑,跟岛国豆腐似的,只可惜他这会儿实在没心情细细体会。
  “我警告你,快松开!否则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陆熙柔鼻子里发出一声娇yin,身体明显紧了一下,脸色快速的又恢复成赤红,慢慢松开了嘴。
  萧晋看看胳膊,果然已经多了两排深深的牙印,鲜血从破口处流出来,虽然并不严重,但看上去很吓人。
  “你妹的!老子好心好意给你治病,连诊金没收,你居然还能下得去这么狠的口,有没有良心啊?”一边用酒精棉球清洗伤口,他一边郁闷的骂着。

  陆熙柔重新把三点捂好,冲他呲了呲被血染红的牙,凶巴巴道:“活该!臭流氓,谁让你占我便宜了?”
  “是你自己脱完就躺那儿的,怪我吗?”
  “那你为什么不在我脱衣服之前告诉我?”
  “我忘了。”
  “你就是故意的,混蛋!臭流氓!”
  萧晋撇撇嘴,给伤口抹上药膏,然后起身倒了碗水过来递给陆熙柔,说:“赶紧漱漱口,看着恶心。”
  陆熙柔下意识的就要去接,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俩手根本没空,不由脸色更红了些,嗫嚅道:“你……你喂我……”
  “我……真是欠了你的。”
  萧晋无奈,只好抬起她的脖子,一点点的喂她水,然后再换盆子让她漱口。
  完事儿后,陆熙柔又冲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尖,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再帮我翻一下身呗!”
  萧晋斜眼看她:“是不是只要我不碰到你的胸,摸你哪儿都行啊?”
  “当、当然不是啦!”陆熙柔瞪起眼,“你手上得垫着东西,就用我的衣服吧!”
  “自欺欺人!”萧晋鄙夷的嘟囔一句,随手就拿起了一件衣服,却好死不死的正好是女孩儿的白色内衣。

  “你……你干嘛?快放下!大坏蛋!死流氓!臭……”
  萧晋实在受不了了,抬手就拿针在她脖颈的一处穴位上刺了一下。女孩儿骂声戛然而止,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陆大小姐,我最后再郑重的警告你一次:如果你还这么多事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的身体也失去行动能力,到那时,可真就是我想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了喽!”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还轻轻抚上了女孩儿的腰肢,表情猥琐,吓的陆熙柔连忙紧紧闭上嘴,努力的用眼神保证自己一定会乖乖配合。
  “不见棺材不掉泪,都是贱骨头!”
  萧晋不屑的说着,双手一用力,就将陆熙柔翻成了面朝下的状态。可能是太过突然了,女孩儿没能继续保持双腿并拢,所以他很幸运的欣赏到了一抹这世间最美丽的风景。
  一般人所以为的针灸,就是通过银针刺入人体穴位来调理经络平衡,从而达到治疗目的的方法。
  这个解释没有错,但不完整,确切的讲,它只是解释了针灸一半的概念。
  所谓针灸,其实并不是一种医疗手段的名称,而是针法和灸法的统称。也就是说,针和灸是分开来的,“针”就是一般人都知道的针刺,而“灸”,顾名思义,就是灼烧了。
  当然,直接烧灼皮肤会产生剧痛,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了,所以现如今一般意义上的“灸”,更多的是点燃一种名为艾草叶的中药材来熏烤。
  简而言之,“灸”就是通过燃烧艾叶所产生的热量来活血通络的。
  至于拔罐,一般人都是知道的,而陆熙柔因为中毒时间太长,毒素已经遍布全身,所以,单纯一种两种很难祛除,必须这三种方式同时进行才勉强可以。
  郑云苓早就把所需要的银针、艾绒、火罐和酒精灯都摆放在了一个小炕桌上,陆熙柔见东西满满登登的摆了一桌子,心里就有些打怯,弱弱地问:“会不会很疼啊?”
  萧晋净了手,捏起一枚银针,冷冷地瞟着她说:“你是不是想让我为解开你的声带穴位而后悔啊?”
  “没有没有,”陆熙柔赶紧摇头,可怜巴巴地说,“我就是有点害怕。”
  “害怕就不治了么?”
  陆熙柔表情一苦,就把小脸埋进了枕巾里,颤抖着声音说:“那……那你可要快一点啊!我从小就最受不了疼了。”
  萧晋笑笑,出手如风,眨眼的功夫就在女孩儿后背的几处大穴上刺入了数枚银针,然后依次一边轻轻提拉捻着,一边吓唬道:“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针刺因为穴位不同,感觉也会不同,有的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有的却比西医打针还要疼得多。
  而且待会儿还要点火熏烫,所以,我个人建议你最好嘴里咬个东西,感受能好一点。”
  “啊?”陆熙柔转过脸来,声音都带上了哭腔,恳求道:“萧晋,你……你待会儿轻一点好不好?”
  “不好!”萧晋摇头道,“大坏蛋和臭流氓一般都很喜欢把姑娘们弄疼,我也不例外。”
  “别啊!刚才我是太激动了,口不择言,你千万别往心里去!”陆熙柔赶紧没节操的说好话,“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是一个大好人!”
  萧晋斜着眼看她:“真的?”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陆熙柔一脸庄重的说道,“昨晚云苓姐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天绣、山菌、还有梁翠翠,囚龙村民跟你非亲非故,而你却愿意为他们的福祉而奔波,我对此真的很钦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