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说:“不用,估计朱市长给添个十万八万的就差不多了,我明天去村里,跟他们商量一下,我从方志办找来了原先戏楼的照片,如果精打细算的话,就是五十万不够的话,也差不太多。”
  朱国庆有些不高兴,但又碍于舒晴的身份,就没有再继续议这件事。
  今天,她带着图纸和设计草图,来到牛关屯后,牛宝林一看这么一个年轻的姑娘,居然跑到省里要来五十万元给他们盖戏楼,他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村民代表会上表示,等戏楼破土动工的那一天,他会再拿出五万,支持戏楼建设。另外,戏楼涉及到大量的砖雕和木雕,他说村里有些老手艺人,可以自己雕,这样就能省去一部分费用。另外有个运输户,也表示拿出一万块钱,支持村里建戏楼,牛宝林还表示,改天把那些从村里走出去的干部、商人都请回来,为戏楼筹款。他说也能筹个十万八万的。

  舒晴说:“老牛,这样,你组织好村里能人们的筹款,如果筹上来的钱够用的话,你那五万就不要掏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你这几年的那点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村里的文明生态村创建过程中,你前前后后拿出将近二十万元钱了,这些,大家伙儿心里都明白,所以,你只负责村里在外务工、经商、和当了官的那些人的筹款工作就行,到时组织老艺人为他们演上一场戏,等下周我再去趟锦安文化局,看能不能再争取一下他们的支持。”

  村民代表们非常高兴,因为村里一天比一天漂亮,但是村民们总是感觉村里缺了点什么,北河调,是这个村的灵魂,是家喻户晓老小皆知的地方戏种,他们知道,这个戏种是他们独有的,是全国独一无二的,所以,提起北河调,村里的年轻人可以不学不唱,但是那种自豪感还是非常强烈的。
  尽管戏楼还没有正式动工建设,但是舒晴的心中已经是踌躇满志了。
  彭长宜周五晚上回来后,跟娜娜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就将娜娜送回家,告诉娜娜,晚上回来后,还去家里接她。
  娜娜在回家的路上,跟彭长宜说道:“爸爸,有一天我给舒阿姨打电话了。”
  “哦?真的?你们又探讨什么问题了?”彭长宜问道。
  彭长宜上次将舒晴的电话号码给娜娜抄了下来,说,舒阿姨说了,如果娜娜有什么问题,尽可以跟她探讨,任何时候都可以给她打电话。
  娜娜说:“我今年毕业,少先队副大队长是五年级的学生,她跟我说,我毕业后推荐她当大队长,还给我送了一张游戏卡。
  爸爸说:“你跟舒阿姨就探讨了这个问题?”
  娜娜并着嘴笑了,她看着爸爸,神秘地说道:“当然,还有我们女生的一些问题。”
  “女生的问题。”彭长宜不解地问道。
  “是啊,女生都会遇到的问题。”

  “女生都会遇到什么问题?”
  “这个,男生最好不要问。”
  彭长宜果然不问了,他以为是女孩子的生理问题。
  送娜娜回家后,彭长宜就给舒晴打电话,让她收拾好后下楼,往出走。
  舒晴早就收拾好后等着彭长宜了。她是怀着无限好奇的心情,答应跟彭长宜去阆诸的。今天,她特意打扮了一下,穿上来亢州后很少穿的一件淡黄色的小西装,一条银灰色的直筒裤,颈间围着一条和筒裤同色系的丝巾。
  肩上背着一个白色的背包,她从武装部大院走出来,刚刚来到门口,就看见彭长宜的车也正好过来。
  彭长宜隔着车窗,没好意思看舒晴,今天的舒晴的确很漂亮,一看就是经过刻意打扮过,她和丁一有着某些相似的气质,那就是清新、脱俗。不禁想起在省委党校,舒晴对着彭长宜车的后视镜照牙齿的画面。
  舒晴坐在了前排副驾驶座上,彭长宜说:“等了会儿了吧。”
  舒晴今天很高兴,她笑着说:“是啊,亭亭玉立了有两分钟吧。”
  “哈哈。”彭长宜笑着说道:“吃早饭了吗?”
  舒晴说:“吃过了。”
  “吃的什么?”彭长宜知道今天是周末,舒晴所谓的吃,也就是自己对付的。

  果然,舒晴说道:“面包,牛奶。”
  “能坚持到中午吗?”
  “没问题,今天我是强迫自己多吃了。别说饿到中午,就是饿到晚上也没事。”
  彭长宜大笑着,系好安全带,又示意舒晴系好安全带,他们便向着城外的高速路口驶去。
  路上,彭长宜问道:“娜娜刚才跟我说,她给你打电话着。”
  舒晴答道:“是的,的确有这回事。”
  彭长宜说:“她跟你探讨什么问题了?”
  舒晴想起娜娜嘱咐自己要保密的话,就学着娜娜的口气说道:“是女生的问题。”

  彭长宜听舒晴也这么说,就皱了一下眉,他以为是女儿的生理问题,不由得在心里生气沈芳,这个工作应该是母亲教给女儿的,怎么能让女儿咨询别人?
  舒晴见彭长宜忽然不说话了,就说道:“你女儿真是个小人精,继承了你的全部的智慧。”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女儿原来这么傻呀?”
  “你想想,她继承了我全部的智慧,我统共能有多少智慧,全给她,恐怕也不够啊!”
  舒晴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啊,原来我以为娜娜多么得厉害、不好接触,甚至是家长惯坏了的孩子,可是那天她给我打电话,改变了我的印象。”
  彭长宜说:“你刚才说的那些,在我孩子身上的确有过,我后来也反省过,我认为那不是孩子的错,都是大人灌输的,所以离婚后,尤其是回到亢州工作后,我比较注重对孩子的教育了,如果没有特殊事情,每周我必须接她来,跟我住上两三个晚上,亲自教育,不能让她妈妈把孩子教育得那么小见识,碎碎叨叨的了。女人嘴碎爱唠叨,是最大的毛病。”
  舒晴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娜娜对事情的反应很机敏,聪明,尽管有些小大人,但她说的一些事情很有她的道理,说明她在用心琢磨身边一些人和事,她也有自己的好恶,尽管有些过早地接触到社会上的一些东西,但让孩子早点明白也未尝不可,关键是如何引导。”
  彭长宜说:“你说得没错。这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受了她妈妈的影响,不让我跟女人单独说话,甚至有目的地去说一些女人的坏话,现在好点了,毕竟长大一点了,懂事了,也加上我的教育跟上了。不瞒你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我的女儿都失望了。”
  说到这里,彭长宜想起娜娜大骂丁一的事。
  舒晴知道一些他家庭的情况,就说道:“我发现了,你的家庭,对你女儿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好在孩子一天比一天大,另外你已经开始重视对她的引导和教育,娜娜不会错的。”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借你吉言。”
  舒晴说:“不会有问题,她的爸爸这么出色,女儿肯定不会差。再有了,遗传基因在那儿呐,关键是,你女儿很崇拜你,真的,这一点,我跟她通话时就发现了。所以,只要你用心,跟她勤交流,是没有问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