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近,他坐在了一个长条椅上,有些痴痴地发呆。往事,从内心深处弥漫出来,想起第一次在科室见到她的样子,由于她没有防备,不知这么早办公室进来了人,他的一声“你好”,居然吓得她手里的饭盒掉在了地上,其后,知道了她叫丁一,所有姓氏笔画中最少的一个,那时,发现了她写得清丽、隽永的蝇头小楷,他还想起了元代丁鹤年的“蝇头小楷写乌丝,字字钟王尽可师。”的诗句,当他在家,把她拥在怀里的时候,她是那样毫无防范地转着自己胸前的纽扣,将对妈妈的怀念之情,融入到自己的怀抱,当自己吻她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忽然就出现了一双眼睛,一双注视着他们的眼睛,那个时候,他意识到,有个人,比自己更喜欢她,这个人,是可以给她幸福、给他一切的,而一个女孩子所要的幸福和婚姻,彭长宜是无法给予的,那个时候,他在心里暗暗下决心,将对这个女孩子所有美好的感情,埋在心里,深埋在心里……

  去北城分别的那一刻,他告诉她,有困难,找市长,找部长,当然,更可以找他;他还不止一次地跟她说“我永远是你的科长”。
  他们之间是互相信任的,事实上,他做到了,她也做到了。当江帆深陷妻子袁小姶的迷药时,是丁一给他打的电话,她相信只有科长才能救他们,当他远在三源,听到她恐惧的哭泣时,他恨不得插翅飞过来,给她一个坚实的臂膀,但理智的他,沉着镇定地指挥了一场百里之外的营救行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营救的不是江帆,而是她。
  江帆支边,不得已向他倾诉了苦衷,但他无力拽住江帆支边的脚步,他理解他,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做。尽管江帆在这一点上无可指摘,但是他知道,她该会有多么伤心难过,只是他远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如此的肝肠寸断,以至于半夜病倒,被爸爸接回了家……
  当他得知她被绑架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替她担心,急匆匆地连夜赶回,当她看到击毙贾东方的霎那间,她失去支撑、坠落下去的时候,他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比那些训练有素的特警动作还快,当抱起她轻飘飘的身体时,他同样肝肠寸断……

  她是个忠情的女孩子,在江帆走后的那么长的时间里,对江帆没有丝毫的动摇,这一点让他既失落又尊敬,他知道,除去江帆,她的心里不可能再装下别人了,他也不敢亵渎她,更不能让她的心灵背上十字架,尽管他无数次地向往过,他依然故我地坚守着自己的底线,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她重拾对江帆的信心,他带她去草原,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几乎让她葬身狼口……
  这个长得跟她的蝇头小楷一样清新、干净的女孩子,是这样牢固地被他埋在心里,无论是在凶险的三源反黑中,还是在会议中,无论是在静谧的夜晚,还是在有着鸟儿和松鼠的清晨,她都给了他无限的美好的回忆,但只是回忆,只有他心情特别不好或者是心情特别好的情况下,他都会想到她,想到她的一颦一笑,想到她的每一颗泪珠……
  如今,这个女孩子终于有所归宿,以后的日子里,她将在她所爱的人的怀里,度过以后的岁月,跟他生儿育女,在他的呵护下慢慢变老……
  而他,只能远远地注视着她,注视着她……
  两颗清泪,悠地滑落了下来,彭长宜的喉咙深处就是一阵生疼,心底涌起一股酸楚,也许,丁一,是他这辈子也无法弥补的遗憾。
  默默爱着的人,终于有了归宿,无论如何,他彭长宜都该在心中为自己,为他人划上一个句号了,有些美好,可能今生注定跟自己无缘,那么,就要学会忘记,忘记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必须要这样做……

  静谧空聊的夜晚,彭长宜坐在党校草坪的长条椅上,独自寂寞和伤感着……
  转眼,一周就过去了,周五下午,在课堂的间隙,彭长宜给舒晴打电话,问她周六有没有时间,舒晴一听,就有些欣喜,说道:“有时间,彭书记有什么指示?”
  彭长宜笑了,到底是女孩子,年轻,上周的不快已经烟消云散了,彭长宜委婉地说道:“是这样,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周六跟我去趟阳新。”
  “阳新?”
  “是不是上次来考察的阆诸的阳新?”

  “是的,你真聪明。”彭长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些,免得再惹舒晴不高兴,另外也希望舒晴能和自己一起去阆诸。他之所以有这个想法,就是源于那天晚上跟江帆和丁一通了电话后想产生的想法。
  以前,他都能将丁一埋在心灵的最深处,那么,现在丁一成为江帆的妻子了,他更应该将这份属于他一个人的感情深深埋藏,他不想让江帆和丁一对他有什么担心,也不想听到他们劝说他快点结束单身生活的话语,如果舒晴跟他去,一来省得自己形只影单,二来,他也不至于深处他们俩幸福之中有什么尴尬,想来想去,只有舒晴跟自己去,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舒晴,不属于亢州人,这样敏感的丁一就是见到外人,也不至于勾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还有,舒晴也属于跟丁一性格相似的姑娘,她们俩很快会找到共同语言的。

  于是他说道:“是这样,上次那个县委书记走的时候,就邀请我去阳新,号称让我给他们的农业观光游把把脉,指导一下,说白了就是出出主意。上周他们那里的江市长也给我打电话着,让我无论如何去一趟。没办法,老朋友相邀,推不掉。”
  舒晴笑了,说道:“你们老朋友见面,我跟着干嘛去?当电灯泡啊?”
  彭长宜感觉到这个女孩子性格里活泼率真的一面,就说道:“正因为是老朋友见面,我还想带你去,总比我一人去见他们俩好吧。不然显得我太孤单了。”彭长宜一不小心,暴露了真实的想法。
  舒晴并没有在意,而是随着心跳,毫不犹豫地说:“好的,那我答应你,只是,你那礼物还送给他们吗?”
  “得嘞,别拿你老兄开涮了,好了,就这样,我晚上回去,明天八点我去接你,完后我从阳新再给你送回北京。”
  放下电话,舒晴有些激动,她在心里想象过丁一无数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让铁血的彭长宜变得这么柔情。她激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彭长宜带她去见江帆和丁一两个最好的私人朋友,说明,她也正在一步步走向彭长宜的私密世界。

  接到彭长宜电话的时候,舒晴正在牛关屯,她请专家设计的戏台规划图昨天传真过来,今天她就带着图纸来跟征求村民代表的意见。
  村民代表和一些老演员看了规划图很受鼓舞,因为,他们当初的要求就是能搭一个固定的简易的戏台就满足了,这样,村里的广场和原来戏台的地方,就不会被当作宅基地批出去或者另作它用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姑娘不但给他们找来了钱,还提升了戏台的档次,尽量恢复原貌,这让他们感到喜出望外。
  中午,一个年纪大的北河调老爱好者,在自家请舒晴吃饭,跟她谈了好多自己的想法,彭长宜来电话的时候,她刚刚走出这户人家的院子,坐进了老顾的车。
  在昨天的市长办公会和常委会合并召开的会议上,舒晴就汇报了自己关于戏台的构想和设计方案,朱国庆听完后,吃惊地说道:“怎么造价又上去了?”
  舒晴笑着说:“是的,据我了解,那个村原来不是戏台,而是个老戏楼,并且历史悠久,还是明初时期的,只是后来破四旧的时候拆除了,省里的意见是恢复原貌。
  朱国庆说:“那可不得了,没有大几十万盖不起来!”

  舒晴微笑着说:“那朱市长就赞助一点呗。”
  温庆轩听了舒晴的话,首先“哈哈”大笑,说道:“舒书记用五十万,想再诱朱市长五十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