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靠着妈妈的肩膀,说道:“妈妈,您放心,你们从小就教给我了哲学,哲学最大的受益是,不会让我的思想钻入牛角尖,所以您放心,我不会气馁和灰心的。”
  妈妈舒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放心了,还有,在这个问题上,妈妈绝对会尊重你的意见。”
  舒晴摇晃着妈妈的胳膊,撒娇地说道:“谢谢妈妈啦,您真好!”
  舒晴就在家,和养父母度过了其乐融融的一天,她上午推着术后的父亲去公园散步,下午,陪着母亲逛超市,顺便买回了一大堆要带走的零食,不知为什么,在挑选零食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娜娜,她听彭长宜说娜娜找她有事,她想有机会跟娜娜见一面,或者把这个小姑娘接到自己的住处,这样想着,就买了好多她那个年龄的孩子喜欢吃的零食。
  母亲看见后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买这些吃?”
  舒晴笑了,调皮地说道:“多大都喜欢吃。”
  舒晴很喜欢那个小姑娘,聪明、机敏,跟彭长宜一样。她知道,女儿,是彭长宜的心头肉,以彭长宜的个性,他不会对女儿不管不顾的。
  晚上,舒晴接到了老顾的电话,老顾告诉她,明天上午让她等他,他来送彭书记,顺便接他回去。
  舒晴怔了一下,说道:“他怎么明天上午回来?每次不是周一早上才回来吗?”
  老顾说:“是的,彭书记担心你一个女孩子坐公交车回来不方便,临时决定明天上午回来。”

  舒晴听了这话,心头就是一热,连日来的委屈似乎烟消云散了,就说道:“顾师傅,你告诉他,别因为我改变他的计划,我知道亢州有那么多弟兄等着跟他喝酒呢,而且,他还要陪他的女儿,我没事。”
  “不行啊,我说话他不听,除非你等我们半天。”
  舒晴说:“怎么讲?”
  老顾说:“他今天上午就带着女儿回老家了,按计划是明天下午才能回来,你要等我到明天下午的话才行,如果你等不急,他就明天一早赶回来,然后我们就进京,头中午就能到。”
  “哦——”舒晴想了想说道:“行啊,反正我回去亢州也没什么事,那就让他下午再回吧。”

  “好的,多谢舒书记。”老顾说完就挂了。
  其实,这个电话是老顾自作主张给舒晴打的。亢州市的领导干部,没有特殊情况双休日都是休息的,彭长宜为了躲避喝酒,也避免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周六一早就带着女儿回老家了,没有了工作上的忙碌,他也想带着女儿在家踏踏实实地陪陪父亲,的确是打算周日下午回来。舒晴就是回来,彭长宜也是顾不过来她的,与其冷落了舒晴,不如让她在北京踏踏实实地陪父母,然后动员彭长宜头天回北京,顺便就可以把舒晴接回来。

  当然,这一切,彭长宜并不知情。
  彭长宜回来的当天晚上,就把女儿娜娜接来了。他原以为女儿已经睡了,结果女儿早就写完当天的作业,穿戴整齐等着爸爸来接。
  沈芳觉着这么晚了,彭长宜可能不会来接她了,几次劝她睡觉她就是不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只打瞌睡。
  直到晚上十一点,老康从外面跳舞回来,看见娜娜在沙发上睡着了,就说道:“他爸还没来接她?”
  沈芳阴沉着脸,说道:“你能不能以后尊重我点?”
  老康说:“我怎么不尊重你了?我就问了这么一句话,有毛病吗?”
  沈芳说:“咱们怎么说的,你跳舞我不拦着,但是十点必须回来。”
  老康说:“不是临时有活动吗,就往后推迟了一个小时吗?”
  娜娜在家,沈芳是不出去跳舞的,如果娜娜被彭长宜接走,沈芳就跟着老康一块去工会办的一个文化宫跳舞。尽管彭长宜嘱咐娜娜,不让娜娜告诉妈妈老康请同学妈妈吃饭的事,但是娜娜后来还是告诉了妈妈,妈妈当然短不了跟老康就是一顿吵。所以,刚一听老康说临时有活动,沈芳立刻就神经过敏起来:

  “活动,什么活动?是不是你又送哪个大妈还是哪个大婶儿回家了?”
  老康说:“你看你嚷嚷什么,把孩子吵醒了。”
  娜娜果真醒了,她坐起来,揉着眼,看看妈妈,又看看老康,两只漆黑的小眼睛就瞪着老康说:“你又在跟我妈吵架?”
  老康自知惹不起这对母女,赶紧说道:“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十点之前回。”
  这时,电话响了,沈芳正在气头上,冲着娜娜说:“你去接电话,肯定是你爸。”
  娜娜撩开身上的被单,就跑过去拿起了电话,她喂了一声,果真是爸爸接她来了,她高兴地说:“爸爸,我早就准备好了。”
  放下电话后,娜娜就拎书包,跟妈妈说:“爸爸接我来了,我走了,妈妈再见。”
  说着,跑出门。沈芳赶忙跟在她出去了,娜娜跑到院门旁,拧开锁扣,开开一小缝,就钻了出去,随后将门关死。
  沈芳自言自语骂了一句:“白眼狼,看见你爸爸就跟见着……”她本想说:看见你爸爸就跟见着亲爹似的。话没出口,又咽了回去,因为,彭长宜本来就是她的亲爹。
  回到住处,彭长宜替女儿卸下书包,摸着女儿的小脑袋说:“爸爸在北京有事耽搁了,所以回来得晚了,你是不是等急了?”
  娜娜说:“我倒没急,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妈妈急了。”
  “哦,妈妈急什么?”彭长宜不放心地问道。

  “妈妈嫌老康回来晚了,跟他吵起来了。”女儿张着小嘴,巴儿巴儿地说道。
  彭长宜眉头就是一皱,说道:“老康每天都回来得很晚吗?”
  娜娜皱着小眉头说道:“也不是,偶尔吧,不过今天他回来晚了。”
  彭长宜说:“他们吵得很凶吗?”
  娜娜说:“妈妈凶,我也帮了妈妈一句,老康就赶紧承认自己错了,这个时候你就来电话了。爸爸。”娜娜突然说道:“让妈妈跟老康离婚吧,他们总是吵架不说,老康还总是跟妈妈要钱。”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事让妈妈自己做主,咱们都不能管。再说了,跟老康离婚,娜娜又不能跟妈妈过一辈子。”
  “至少可以跟我过半辈子呀?”娜娜眨着两只漆黑的眼睛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但是如果娜娜考上大学走了,那妈妈多孤单?娜娜是不是还会惦记着妈妈?如果妈妈有个人陪着,娜娜都不用操心妈妈了。”
  娜娜说:“姥姥说,如果妈妈离婚了,就不让妈妈找了,让爸爸养着妈妈。”
  彭长宜笑了,说道:“姥姥说得不对。”
  娜娜看着爸爸说:“为什么不对,爸爸不愿管妈妈吗?”
  彭长宜说:“小孩子,大人的事你无法理解,大人有大人处理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小孩子理解不了,就不要跟着搀和了。再说了,妈妈和老康闹意见是正常的,妈妈原来也总是总跟爸爸吵架啊……”
  “所以你们离婚了,总吵架就得离婚。”娜娜干脆地说道。
  彭长宜一时哑口无言,没想到女儿的话在这里等着他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