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让。她说不想因为这事拿着票找朱市长去报销。再说,那两个编辑跟她也是老关系。”
  “嗯,要都像她似的,早就搞好了。”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戏台的事,她做得的确很漂亮,也付出了自己的劳动。”
  老顾说:“她就想试试,没想会成,结果用一篇论文换了个戏台,她说非常值了,从来都没得过这么高的稿费。”
  “什么稿费啊,论文不属她的名字。”
  “我知道,她跟我磨叨着。她说别人得名,北河村得利,属谁的名字无所谓。”
  老顾继续说:“舒姑娘人不错,我看对你上心了。”
  彭长宜没言声。
  按说,话说到这里,彭长宜没有言声,做为老顾,就该打住了,但也许是老顾今天也喝了酒的缘故,他不但没打住,还继续往下说:“我感觉这个姑娘真的不错,无论是长相、性格、身份和工作,都不错,一点都不骄傲,到基层后还能很快放下身段,说话办事真诚、直率,而且还有点单纯,无论是按老眼光还是现在的眼光看,她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这样的姑娘,谁得到是谁的福气。”

  彭长宜靠在后背上,闭着眼,闷声说道:“孟客离婚了。”
  老顾说:“我听说了。”
  “你怎么听说了?”彭长宜问道。
  老顾说:“我是听朱市长的司机说的。”老顾似乎明白彭长宜的意思,说道:“您放心,孟客就是离一百次婚,舒晴也不会跟他对上眼的。”
  老顾说:“明摆着的事,如果小舒跟他能对上眼,或者是对他充分信任的话,挂职的时候,就会去清平而不是来咱们亢州了。”
  彭长宜觉着老顾说得有道理,就“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舒晴大步向公交车走的同时,看见了彭长宜他们的车过去了,她这才放慢脚步。
  她没有坐公交车,而是依然漫步在北京的街头,天气已经非常暖和了,北京街头的夜晚,华灯初放,如同白昼,她边走边思忖着彭长宜今天晚上反常的态度,昨天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态度呢,难道,就因为孟客给他打了电话?可是孟客给他的电话据他自己说是好几天前的,那么也就是说昨晚自己激动是白激动了,人家彭长宜根本就什么意思都没有?
  姑娘感觉自己很委屈,刚开始萌发的爱情就受到了挫折,她很伤心。
  回到家中,妈妈早就洗好水果等她。爸爸坐在客厅的躺椅上,正在戴着老花镜,举着一本书在看。
  舒晴走到爸爸身后,给爸爸按摩着肩膀,边按摩边问了爸爸身体情况,她感觉爸爸气色很好,精神也很好,就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方盒,说道:“爸,这是我刚才路过同仁堂给您买的冬虫夏草粉,您一天一小袋,据说这个对于术后恢复作用非常好,提高肌体免疫力,强壮身体,而且延缓衰老。”
  爸爸接过来,说道:“小晴啊,你不要乱花钱,你去书房看看,我那学生们、同事们还有院校领导送的各种营养品都堆成山了,你怎么还花这冤枉钱?”
  舒晴笑了,撒娇地说道:“他们买的那些东西你可以不吃,我这个必须吃。”
  爸爸笑着说:“哈哈,好,我只吃我闺女给我买的。”
  舒晴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罐,说道:“妈妈,玫瑰花代茶饮,春天,多喝一点,美容。”
  妈妈笑了,说道:“我还美容?老太婆了?”
  舒晴走过来,又给妈妈按摩着双肩,说道:“妈妈,您一点都不老,您喝了这花骨朵茶,今天六十,明天五十,后天四十,直到变成一朵花的年纪。”

  妈妈开怀大笑,将一个大芒果削成一个个的菱形块,放在一个小盘里,递给她一根牙签,说道:“吃点水果吧,一会好听的话就都出来了。”
  舒晴显然没有胃口,妈妈递给她,她就接了过来,只吃了一小块,就放下了。
  妈妈说:“怎么了,你不是最爱吃大芒果的吗?”
  舒晴说:“妈妈,我刚在外面吃了饭,吃不下。”
  说着,她就回到自己房间去换衣服去了,还将房门关上了。
  无论她多么佯装快乐,细心的妈妈还是发现了端倪,女儿眼眸里那淡淡的忧伤,是逃不过妈妈的眼睛的,妈妈小声跟爸爸说:“从来看见大芒果都是不要命地吃,今天怎么了?”
  爸爸也小声说:“她大了,该有自己的心事了,你别管那么多了。”
  妈妈笑了,惊喜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小晴有心事了?”
  爸爸说:“我可没说她有了,我是说她该有了,有了和该有了可是两个意思啊。”
  妈妈说:“我不认为是两个意思,我认为是一个意思。”

  爸爸说:“是不是你去问你闺女去。”
  妈妈用牙签扎下一块芒果,塞到老伴儿嘴里,说道:“问就问,我这就去问。”
  爸爸一听,说道:“嗨,你还真去啊?”
  妈妈说:“那还有假?”
  爸爸说:“你怎么说啊?”
  妈妈坐下,小声说道:“我就说小晴啊,你爸爸说你有心事了。”

  爸爸急了,说道:“哪能这么问?你就说有个张阿姨想给你做媒,这样说不就探出她的口风了吗?”
  妈妈凑近爸爸跟前小声说道:“你这招儿,咱们用过多少次了?就一个张阿姨咱们都用了不下三次了,这次怎么也得换个李阿姨。”
  “哈哈。”爸爸不由得笑出了声。
  舒晴听见笑声后走了出来,此时,她换上了一身月青色的家居服,显得人更加秀气、清爽。
  “笑什么呢?”她问爸爸。
  爸爸说:“让你妈妈告诉你。”

  妈妈说:“舒教授啊,你不要这样,分明是你想跟女儿说话,怎么变成让我告诉女儿了?”
  舒晴笑了,走过来,一边给妈妈揉着肩膀,一边说:“你们不要争了,我都听见了,是不是又是张阿姨要给我介绍对象?”
  妈妈说:“是你爸爸说的,不是我说的。”
  爸爸说:“我说的是张阿姨,你妈妈说这次要改个李阿姨。”

  “哈哈。”舒晴笑得眼泪流出来了,随后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妈妈,我最近不会考虑个人问题,我觉着这样一辈子在你们的翅膀底下生活挺好,挺幸福。”
  说着,她就垂下一对漂亮的大眼睛,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对面的爸爸看到了女儿的表情,他趁女儿不注意,就冲妈妈使了个眼色。
  妈妈立刻心领神会,说:“小晴,杂志社改稿不顺利吗?”

  舒晴抬起头,说道:“顺利,非常顺利。”
  “哦——”妈妈说:“那怎么今天有点不高兴,每次我女儿回来都是欢天喜地的,快乐的像只小鸟,怎么今天这只小鸟变蔫了。”
  舒晴笑了,说道:“没有,就是有点累。”
  妈妈还想说什么,爸爸就冲妈妈摇摇头,说道:“小晴啊,扶爸爸起来,我要去休息了,要不是为了等我闺女,我早就睡下了。”
  舒晴一听,赶忙去扶爸爸,说道:“阿姨呐,她回家了吗?”
  妈妈说:“是的,她孩子也是周末回来,她回家去跟孩子团聚去了,上周她就没回去,每个月隔一周回去一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