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端起杯,喝了一小口,仍然辣得咳嗽了两声,赶紧用白水冲了下去,她没有忘记彭长宜说的半截话,仍然问道:“他说什么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急什么,让我吃口菜再告诉你。”
  舒晴笑了,自己也吃了一口松仁玉米,慢慢地嚼着,看着彭长宜。
  “吃菜,多吃菜,你们要了这么多菜,不吃就浪费了。”
  舒晴见他还不打算说,目光里就有了娇怒,说道:“我还等着你说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真想听?”
  “好,我先说好,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如果你生气,我就不说了。”
  听他这么说,舒晴更加想知道孟客跟彭长宜到底说了什么,就说:“好,我保证不生气。你说吧。”
  彭长宜又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这才说道:“孟客给我打电话,他说他离婚了。”

  舒晴一听,松了一口气,但随之,又提起了心,说道:“他离婚和我有什么关系?”
  彭长宜看着她笑了,不说话。
  舒晴急了,说道:“你什么意思?孟客跟你说了什么吗?”
  舒晴不敢问了,定定地看着他。
  彭长宜边吃菜,边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他跟我说,他离婚了。”
  舒晴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随后,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他跟你说这干嘛?”

  彭长宜看着她说:“你说呢?”
  如果昨天在从清平回来的路上,孟客不让她看他的离婚证,舒晴还真不明白,但是经过了昨天那一幕,舒晴明白孟客为什么告诉彭长宜了,她有些尴尬,说道:“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舒晴看着彭长宜,说道:“我知道他为什么告诉你,也知道他离婚。”
  彭长宜笑了,意味深长地说:“你是个聪明的姑娘。”
  舒晴感觉不出彭长宜说这话真诚的程度,反而别有一种意味,她就说道:“是,不太傻。”
  “喝酒。”彭长宜又跟舒晴面前的杯子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又吃了一口菜。
  舒晴端起杯,默默地抿了一下,放下。
  彭长宜自顾自吃菜,半天见舒晴没动筷,说道:“吃吧,多吃点菜,女孩子,别减肥。”
  舒晴默默地点点头,拿起了筷子。
  彭长宜大快朵颐地吃了半天,才放下筷子,冲着低头默默吃的舒晴说道:“老孟这个人不错,为人总体还不错,做事也沉稳,研究生毕业,当然我们这些研究生跟你没法比,我们混得都是在职的,思想觉悟也不低……”
  “彭书记,你真的是这样评价他?”
  彭长宜看着舒晴,说道:“是的,真的是这样,我是掏心窝子说的。”
  舒晴轻声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是,他可不是这么评价的你。”
  彭长宜一愣,随后就笑了,说道:“我这个人在一部分人的眼里形象不高,在一部分人的眼里形象比较高,这我自己知道,用不着他们评价我,我心里非常清楚。”
  舒晴感觉彭长宜那一刻很高傲,高傲的拒她千里之外的感觉。她低下头,不再提孟客怎么评论他的事,本来自己也不是长舌妇,只是想给彭长宜敲敲警钟,让彭长宜不再做孟客的说客,但是彭长宜却不领情,这让姑娘的心里有些不好受。
  罗曼?罗兰说过:一个聪明的女子,比男人更能够在一刹那间凭着直觉体会到那些有关永恒的问题,但要她锲而不舍地抓住就不容易了。聪明的姑娘此时此刻有些伤感。
  彭长宜见舒晴不说话,又说道:“吃菜,吃菜,你今天这松仁玉米都没怎么吃。”彭长宜说着,就用小勺给她盛了一勺,放到她的小蝶里。
  舒晴用筷子轻轻夹起一粒玉米,放在嘴里,如同嚼蜡。她知道,彭长宜的心门不但没有向自己打开,反而封死了。昨天跟他通完话的高兴劲儿,此刻一点都没有了。她不知孟客到底跟他说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彭长宜非常明白孟客的用意,他误会他们了,也可能是他故意误会,总而言之是误会了。但是掘强的姑娘此时不想跟他解释什么,与其解释不清,还不如不解释,再说了,人家彭长宜要说跟他解释不着或者没有必要,她的脸往哪儿放。

  想到这里,舒晴端起酒杯,跟彭长宜碰了一下,一狠心,居然喝了一大口,呛得她连声咳嗽。
  彭长宜赶紧给她另一只水杯倒了水,说道:“激动什么呀?至于吗?”
  舒晴从他的话里听出了故意嘲笑,就瞪着他,平静地说:“有你彭大书记给我做媒,我能不激动吗?”
  彭长宜赶紧向她摆手,说道:“错,错,我可没给你们做媒,况且,也用不着我做媒啊,人家老孟跟我说的意思也是让我别搀和。”
  舒晴没有分辨,而是礼貌地说道:“是吗,我也希望彭书记不要搀和这事。”
  彭长宜连连摇头,说道:“不搀和,我不搀和。”
  后半顿饭,是在一种很压抑、很沉闷的气氛中吃完的,尽管彭长宜想极力活跃气氛,但是舒晴表现得并不积极,彭长宜也就不再做努力了。
  吃完饭后,他们走出饭店,此时,京城早已是万家灯火。
  老顾仰躺在驾驶室的座椅上睡着了,彭长宜敲了一下门窗,老顾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解开防盗锁,彭长宜拉开后面的车门,请舒晴上车。

  舒晴忽然不想上车了,她说道:“彭书记,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吧,不用送我,我坐公交车回去。”
  彭长宜说:“别呀,我现在是蹭你车坐,哪能反客为主啊?”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今天说的所有话,舒晴都听着那么别扭,她不想反驳他,就说道:“好了,听我的吧,早点回去,娜娜还等着你去接她呢。”
  说完,舒晴走到车头前,跟老顾摆手再见:“顾师傅,路上小心。”

  老顾一见,急忙从车里探出头,大声说道:“我后天什么时候来接你?”
  舒晴冲他摆着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还是我来接你吧,连送彭书记——”
  舒晴伸出两根手指,放在耳边,说道:“再联系。”说着,就向前面的公交车站走去。
  彭长宜不好拦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舒晴汇入了人流中,他坐上车,闷闷不乐地说道:“开车。”

  老顾开着车,看着后面的彭长宜一言不发,心想,这两个人今天怎么回事,从来都没有这么别扭的时候,就问道:“小舒怎么有些不高兴,我们来的路上她可是有说有笑的,在饭店点菜的时候,总是让我点你爱吃的,你怎么惹着她了?”
  彭长宜故意说道:“哦?她不高兴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老顾笑了,他太了解彭长宜了,说道:“中午请杂志社的编辑吃饭,她连发票都没要。”
  老顾说:“她说又不报销,要也没用。”
  彭长宜说:“这要票有什么关系,索要发票,是公民的义务和权力!”

  老顾笑笑没说话。
  彭长宜又说:“那你怎么不去办?这事不能让小舒自己出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