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2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隐隐有不好的感觉。我身子不由的往后仰,我说:“童姐姐,你想做什么啊!”
  童香说道:“我给你擦擦身子,我看虽然包扎了,不过身子还是有点脏,来,把衣服脱了。”
  一直叫童香童姐姐,不过此时此刻,童香才真像是大姐姐,有别于之前的激情疯狂,反而多了温柔体贴,这样的童香竟然别有一番风味,是另外一种诱惑。
  我怂了,我说:“童姐姐,不用麻烦了。”
  童香冷起了脸,说道:“董宁,你还跟我见什么外,快一点,别逼我动手。”
  竟然训斥我,不过这种训斥跟之前的控制不同,那个时候,童香相当女王,她不在乎我的感受,她只想让我俯首称臣,这样她才有快感,此时此刻,童香是为了我好,这严厉之中饱含着感情,自然不一样。

  我屈服了,这样的童香我没办法拒绝。
  开始脱衣服,童香又生气了,她说道:“董宁。你快点,这么墨迹呢,怎么了,你是觉得害羞吗?你哪里我没看过,怕什么的。”
  我不由的加快了速度,脱完之后,还剩下一件遮体,童香却呆滞住了。她盯着我看,眼睛都不带眨的。
  我笑了一下,说道:“童姐姐,你怎么了?”
  童香手里拿着拧干的毛巾,一下子止不住眼泪,哭了起来。
  这哭把我搞得手忙脚乱,措手不及,我说:“童姐姐。你怎么啦!”
  童香说道:“董宁,我看到你身上这么多的伤,我心里不太好受。”

  身上伤虽然不严重,不过挺多的,我笑了笑,说道:“童姐姐,我都习惯了,再说。我看那个宋修德不爽,这身上的伤跟你可没有关系。”
  童香擦去了泪,说道:“董宁,不用安慰我,这次是我不好,害得你九死一生,是我连累你了。”
  我说:“童姐姐,别这么说了。”
  童香说道:“好。我不说了,你坐好。”
  我坐了下去,童香又把毛巾拧了拧,然后擦拭我的身体,她的动作很温柔很小心,怕弄到我的伤口,擦了大概二十多分钟,换了三盆水,这才算擦完,擦擦还是有必要的,有人给我包扎,可是没怎么管身上的污痕,童香把一些血迹都擦掉,擦完了一身的清爽。
  童香给我擦的时候,表情认真,跟老夫老妻一样。
  擦完,童香让我上床,她端着盆去倒水,我心里别有一种滋味,童香是什么身份,她肯心甘情愿为我做这种事,值了。

  没多久,童香回来了,她也上了床,躺在我的旁边,她侧着头看着我,表情专注,我说:“童姐姐,你看什么呢。”
  童香说道:“我一直觉得你挺特别,现在看看,还挺有男人味的。”
  我笑笑,说道:“谢谢童姐姐夸奖。”
  童香笑了笑。说道:“董宁,以后有什么需要,跟我说,知道吗?”
  我说:“知道。”
  童香看着我,很大胆的说:“那方面有需要,也要跟我说。”
  我笑笑,说道:“童姐姐,你还能飞过来。”
  童香说道:“你要你开口,我飞过来有什么问题吗?”
  我心说这是要固定关系了,不能明面上,那就地下。
  我说:“童姐姐,为什么对我这样。”
  童香说道:“你对我这样,我当然要报答了,要不显得我多不近人情,只要你想,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这句话说的有多层意思。隐含在其中的男人都懂得。
  我说:“童姐姐,你这样有点太卑微了。”
  童香白了我一眼,说道:“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我说:“童姐姐,我还是喜欢之前的你,对我强硬一点。”
  童香冷哼一声,说道:“男人就是贱!”
  我笑了笑,嘿嘿一声。
  当晚什么都没有发生,童香抱着我睡,挺折磨的,因为童香那般火辣,不过我忍下来了,不仅仅是伤,还因为感情,爱不是越做便越深,有的时候不做也能培养感情。
  一觉醒过来,神清气爽。跟童香告别,很简单,没说多少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坐车返回,路上思考上京之行。
  这一次很凶险,几乎没命回来,很幸运,不过有些事也不尽人意,曾茂才跑掉了,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我心不甘,另外,跟惹了宋家终究是个麻烦,虽说特勤说为我出头,可我心里还是忐忑。
  四点多到的,我直接联系了齐语兰,我们见了个面。
  “董宁,伤口怎么样?”
  我说:“都是小伤,没什么问题。”

  说实话,这种伤我经历太多了,自己都有经验了,该如何恢复。
  齐语兰说道:“简蓉蓉还说找你吃个饭呢,没想到你走的这么急。”
  我说:“还是算了。”
  齐语兰笑笑。说道:“怎么了,我这个朋友你好像不太愿意接触。”
  我说:“她帮我,我谢谢她,只不过感觉跟她不是一路人。”
  齐语兰表情认真起来,她看着我,眼中有几丝责怪,她拿起杯子的手也显得那样的凝重,她说道:“董宁,你下次不能那样了。”
  宋家的围杀,我打电话求帮忙,说了一句曾茂才在上京,挂了电话,让齐语兰很被动。
  我点点头,老老实实的说:“知道了。”
  这件事做的不地道,我知道,所以。我认。
  齐语兰悠悠说道:“董宁,我倒是不怪你不提前跟我说曾茂才的事,我怪你是陷入危险之中,却没有告诉我,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你出事,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这确实是麻烦事,我死了。只能齐语兰告知,我父母悲痛欲绝,齐语兰安慰,这后续的事很多,我是走了,走的潇洒,难题给了齐语兰,我知道她并不拒绝,可我这样有些太随便,明明可以避免的。
  这事齐语兰只是提一提,我马上开口问特勤挺我的事。

  齐语兰笑了一笑,说道:“这里面有好几个因素,所以特勤才会替你撑腰,并且这么强硬。”
  我说:“我真是受宠若惊,为了我这个前特勤,特勤竟然跟一个家族怼。”
  齐语兰说:“宋家有些过界了。有人想要敲打敲打,借着特勤的手,给点教训,要不然宋家也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另外,宋家清楚,特勤也清楚,宋家一些举动有些太过危险。特勤没明说,希望宋家能收敛一点,最后一个原因,那就是你董宁有大人物保驾护航。”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哪个大人物保驾护航啊!”
  齐语兰说道:“当然是特勤最大的那一个了。”
  我说:“不会吧。”
  齐语兰说道:“你上了他的车,就算没有那个意思,在有心人的眼里,也就有那个意思了。”
  我懂了,有的人揣摩上边人的意思,有些事不能明说,只能暗地里做,这样看来,这几种因素加在一起,特勤跟宋家怼没毛病。

  把这事搞清楚了,我心中的石头落下了,齐语兰没多留我,让我回去休息,我问了我爸妈状况,一切都挺好的。
  跟齐语兰分开,我直接去了白子惠那里,进屋发现白子惠还没回来,我便做了饭,我没告诉她我今天回来,不知道她晚上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带着个野男人,这是开玩笑的,大概八点多的时候,门开了,白子惠走了进来,看到我,她露出了惊讶之情。
  日期:2017-06-27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