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6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正当大家都以为这个事情这么结束的时候,那个十九岁的小下士李泽却突然说话:“报告!连长!我们没有犯纪律!我不服!”
  连长替他们挨了一顿训,李泽胸腔里早不忿之火熊熊燃烧了。
  这时大家都愣了,目光全看向李泽。
  你们连长已经替你把事儿扛下来了你还不依不挠的。
  不懂事!
  李牧气不打一处来,瞪着李泽。
  石磊走到李泽面前,大家都认为,石磊会训李泽一顿,然而,让大家意外的是,石磊盯着李泽看了一阵子,什么都没说,然后居然转身走到李牧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师座,借一步说话。”
  连李牧也愣了,搞不懂这是什么状况。
  李牧和石磊走到里面的办公室里去,石磊这才说道,“班长,这个事情,招世华小题大做了,不是看两眼女兵晾衣服嘛,哪条纪律也没犯啊。”
  打量着石磊,李牧纳闷得很,道,“石头,你这个情况不太对啊。师里的高压线你很清楚,这个苗头,这个歪风邪气,助长不得。”
  石磊不应该和李牧顶着干的,太反常了!

  犹豫了一下,石磊说道,“班长,我了解那个兵,他从来不说谎,很老实的一个兵。这个兵也有点耿直,怎么说呢,有点轴,他认为不公平,这个事我估计他会闹大了去……”
  “闹大?”李牧瞪大了眼睛,跟看外星人一样看石磊,“石头,你搞训练搞坏脑子了?你怕个新兵蛋子把事闹大?怎么闹大?嗨,我纳了闷了,照你这么说,我还要给那个行进间敬礼都能顺拐的兵道歉了?”
  这样说话,说明李牧真的动怒了,连一个小下士都治不了,纪律的威严何在,师座的威信何在。
  然而,石磊居然认真的点头,“班长,你还是给他道个歉吧,不然他不依不挠起来,也是个麻烦事。本来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嘛……”
  李牧彻底的搞不懂是什么状况了。
  很快,他冷静下来,怒火慢慢下来——李牧再清楚不过,石磊脑子没病,他这么说并且希望这么做,一定有很充分的原因。
  “石头,那个兵什么情况?”李牧马猜到了问题的所在,语气有些淡淡的,“哪家的公子?”
  李牧基本可以肯定,那个李泽背后靠山强大,强大到连石磊都顾忌,并且因此对他产生倾向!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石磊这个人,从入伍起到现在,除了李牧一个,他谁也不服,试图用关系或者靠山来压他的,那更是扯淡得很。
  而现在石磊居然为了一个小下士,来和他的老班长李牧说情,并且要他的老班长去向小下士道歉!
  这是很难以想象的!
  果然,石磊重重地点了点头,说,“他要是折腾起来,会很快惊动武警总部首长。”
  李牧看石磊的目光慢慢的有些冷淡了,他认为他的老兄弟变了。
  石磊却是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自顾的往下讲,“武警总部几乎所有的首长,包括张宁将军,都知道他,很照顾他,怎么说呢,差不多达到了溺爱的程度了吧。除此之外,公丨安丨总部的首长们,也都知道他,同样很疼爱他。怎么说呢,这小子一旦真的不管不顾的折腾起来,两个总部的首长很快会知道。班长,为这个小小的事情,我认为,不值得让两大总部的首长对咱们产生没必要的关注。再者说,这件事情,招世华确实是小题大做了。你,班长,你的处理方式也过激了点……”

  尽管有所心理准备,但听到石磊这么说,李牧还是惊讶不少,“这小子关系这么硬?直接说他家长是谁。”
  李牧还不信了,第三师里还有家长他给力的人,这简直不敢想象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能压他一头的,屈指可数。
  石磊的脸色却是严肃起来,缓缓地说道,“他的父亲是咱们武警边防的干部,牺牲在西南一线。他的母亲是维和丨警丨察,牺牲在刚果。往追溯,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都是我军的先烈,分别牺牲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印自卫反击战和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建国后,我军经历的每一次战争,都有他们家付出的生命……”
  完全的明白了。
  李牧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满门忠烈,往两代,全都死在保家卫国的最前线。正如两颗本可以长得很高的大树,到最后,只留下了一个十九岁的幼苗。
  也许石磊是有意漏掉的,以这样的情况来看,李泽甚至可能在解放军总部都是挂了号的!
  普天之下,恐怕真没有关系李泽硬的人了。
  李大师长给特别勤务连的下士道歉,“小题大做”的处理方式进行了纠正,同时如何纠察此类风气作出了更加具体的规定,以保证不会有冤枉官兵们或者处理过重的情况出现。
  果然,石磊还是原来的石磊,他从来不会对任何势力屈服,但是他心甘情愿的屈服于烈士遗孤的面前。
  李泽不觉得自己有多叼,甚至他都不知道高层有多少首长都在关注着他。他的秉性,源于部队的教育。从部队大院长大,再到部队学校,再到入伍,他只是一个纯粹的兵,认死理的兵。
  他没想过借助大领导们对自己的疼爱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如这一次偷看女兵,如果是偷看女兵洗澡,让他军事法庭他都没怨气,不过他这样的人,见着女兵都会脸红的,思想观念传统的,这种事情显然不会发生。
  但是如果仅仅是出于好看几眼女兵晾衣服搞一些室外活动,要受到纪律处分,他是不服的。军纪没有任何一条对此有过任何的禁止。真要抓毛病,你只能对两名士官躲在排房外面抽烟做出批评。
  总而言之,再没有家世背景来得更有说服力。

  下三代,牺牲六人!
  “这个孩子,非常的耿直。”石磊如是说,“他的军事素质在连队排在前面,完全可以提干的,但他不爱学习。”
  李牧唏嘘不已,更多的是来自内心的震撼。
  在和石磊边走边往特别勤务连走的路,李牧久久不说话,沉浸在震撼和感慨当。
  “如此,务必要确保他的安全。两个家庭,只留下这么一根独苗。我们都欠他的。”李牧说。
  石磊凝重地说,“是的。”
  刚走到连队前面,突然的,警报器乍起,随即是连队值班员吹响了紧急集合的哨音,并且有大声的口令。

  “二排紧急集合!一号着装!”连队值班员大声喊着。
  顿时,楼内一阵干脆利落的紧张的动作,却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不到一分钟,二排的官兵们全副武装穿梭过楼道,在楼前的空地完成了集合。
  出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