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5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云苓爬山都够吃力的了,自然不可能再用手机回答她,于是这任务就落在了萧晋的头上。这货可没那么好的耐心,没一会儿就被问的烦了,发狠吓唬女孩儿再不闭嘴就把她丢到山沟里喂狼,引得柳白竹身上杀气四溢,惊起树梢一群群的飞鸟。
  陆熙柔倒是一点都不害怕,时不时的还会跟萧晋吵上几句,显然能够离开家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

  就这样,在两人不停的拌嘴之下,四五个小时的山路很快就走完了,和以往一样,远远看见夕阳下静静的山村,萧晋的心就会安定下来,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陆熙柔见了,就好奇的悄悄问郑云苓:“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笑的这么……呃,这么猥琐?”
  郑云苓望着萧晋的背影,神情微微苦涩的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急的陆熙柔一阵抓耳挠腮,可当她看见迎接出来的周沛芹时,突然就什么都明白了。
  那是怎样美好的一个女人啊!只是看一眼,就感觉仿佛有清泉流进了心里,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是那么的舒服,即便不去认识了解她,也能断定,她一定是一位温柔到了极点的女子。
  “你回来啦!”尽管眼睛里有对贺兰艳敏、陆熙柔和柳白竹的好奇,可小寡妇还是只柔柔的说了这四个字,仿佛只要萧晋回来,世界上的一切就都不再重要了似的。
  “嗯,”萧晋强忍住上前拥抱亲吻周沛芹的冲动,微笑为她介绍道:“我背上是鲛的妹妹,你认识,后面那是陆熙柔和她的保镖柳白竹,她们都是来养病的。”
  说着,他又回过头,对陆熙柔道:“这是我家里的,沛芹姐。”

  对外人介绍不说全名,而是用了敬称,这让陆熙柔立刻就明白了周沛芹在萧晋心目中的地位。
  赵彩云虽好,但相比眼前这位起来,说是姘头还真不为过。
  “沛芹姐你好!给你添麻烦了。”既然是萧晋最重要的人,陆熙柔自然不介意放低一点身段,毕竟那家伙小心眼的厉害,要是惹了这个女人不高兴,他生气起来,不好好给自己治病怎么办?
  “爹爹!”
  刚踏进院门,梁小月就飞奔过来,看见萧晋身上还背着一个人,赶紧又懂事的放慢速度,轻扑进了他的怀里。

  萧晋笑着揉揉小丫头的脑袋,将手里的包递给她,说:“里面有爹给你的礼物,自己去屋里拿。”
  “谢谢爹!”再懂事的孩子也无法拒绝礼物的诱惑,梁小月跳起来在他脸上吧唧了一下,就高兴的拎着包跑回了屋。
  周沛芹接过他另一只手里的陆熙柔的行李箱,微微埋怨道:“她才刚刚从城里回来不到两天,你还给她买东西做什么?”
  “不光有她的,还有你的呢!”说着,萧晋冲她猥琐的眨眨眼,凑近了又低声道:“这次新买的衣服超刺激,晚上你要穿给我看哦!”
  周沛芹脸一红,白他一眼,就对陆熙柔和柳白竹道:“快进来吧!喝点水,休息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哎呀!沛芹姐,你皮肤真好,怎么保养的啊?”
  陆熙柔上前就亲热的挽住了周沛芹的胳膊,自来熟的厉害,让萧晋觉得昨天把她看成林妹妹实在是脑子进水了。
  这姑娘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柔柔弱弱娇娇怯怯,风一刮就能倒似的,全都是因为病的,极具欺骗性,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儿,就温柔程度而言,还不如喜欢户外运动的董初瑶呢!
  进了屋,萧晋先将贺兰艳敏放在自己的床上,然后对小哑巴说:“云苓,这里地方不够住,今晚就先让艳敏和熙柔她们住在你家吧!等明天我请人把种草药的那个院子里的房子好好休整一下,然后再让她们搬进去。”
  郑云苓点点头,转身就要走,萧晋赶紧拉住,问:“你干嘛去?”
  “回家收拾一下房间和床铺。”郑云苓用手机打道。

  “不用这么着急,”萧晋瞥瞥一脸警惕的检查房间各个角落的柳白竹,说,“咱们又不是她们的老妈子,犯不上这么伺候她们,吃完饭再说,让她们等着就行。”
  郑云苓对这个小心眼的家伙也是无语了,摇摇头,便去厨房帮周沛芹了。
  吃完饭,萧晋拎着礼物专门去那天因帮周沛芹出头而被薛良骥的人打伤的乡亲家里看望了一下,好在大家受的都是些皮外伤,并没什么大碍,这让他的心好受了不少。
  最后,他来到了老族长梁庆有家。据周沛芹说,老头儿那天面对以薛良骥为首的恶势力时非常的霸气,愣是用拐杖将一个家伙的脑袋打出了血,虽然挨了一脚就再也没能爬起来,但输人不输阵,很是威风。
  老爷子年纪大了,尽管那一脚挨的不重,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伤害,这两天走路越发的不利索了,所以吃完饭早早的就上了床。

  萧晋仔细的为他把过脉,除了老人都会有的一些毛病之外,老头儿的身体还算健康,只是似乎那件事加快了一些他的生命进程,让他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孩子,别想那么多,”看出了萧晋眼底的歉疚,梁庆有呵呵笑道,“梁茂才是我囚龙村养出的畜生,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的什么事报应在我们囚龙村的头上,你可千万别觉得对不起谁,反倒是你在外面为我们奔波,我们却没有护好你家里的,是我们对不起你啊!”
  萧晋摇头,愧疚道:“老族长,梁茂才只是个巧合,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这次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们。”
  “怎么?”梁庆有担忧道,“你在城里得罪人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您放心,我可以向您保证,以后绝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梁庆有点点头,握住他的手,说:“孩子,老头子虽然不知道你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但我能看得出来,你心气儿很大,所以,我想厚着老脸求你一件事。”
  “您可千万别说求,我一定按您老说的办。”
  “哎,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梁庆有笑笑,说,“但你不用这么郑重,我就是老了,爱唠叨而已。”
  “您说。”
  “可能是我见识短了,我总觉得你是我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秀才,秀才就该好好的教娃娃们念书,至于他们的爹娘,这辈子都苦那么长时间了,再苦几年又能怎样?让孩子们都有个好前程才是关键啊!”
  这话的意思其实已经是在委婉的指责萧晋不务正业了。仔细想想,虽然他教课的时间比进城的时间要多,但不可否认的是,赚钱这件事始终都占据着他心里最为重要的位置,甚至女人们的心情都比村里的那些孩子们更重要一些。
  梁庆有人老成精,自然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教课上,这才会借着这次的梁茂才事件语出告诫。
  离开老族长家,萧晋踏着天空洒下来的银白月光慢慢的往家走,心里仇恨和职责反复交织,始终都无法得出一个清晰的答案来。
  乡亲们富裕了,仇也报了,却误了孩子们的未来,自己就真的能够心安吗?
  他不禁扪心自问。
  深夜,一番巫山云雨之后,萧晋抱着周沛芹软绵绵的身体,将耳朵贴在丰盈的胸口,听着她那从激烈慢慢恢复平静的心跳声,久久不发一语。

  “萧,你有心事?”女人温柔的问。
  萧晋深吸口气,轻轻的说:“沛芹姐,你说……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到底是对还是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