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4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瞥了陆鸣一眼,说道:“反正今天哪儿也去不了,你们老大心情也不好,你就陪他喝二两吧……”
  顿了一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冲陆鸣说道:“我警告你啊……你要是敢喝得醉醺醺的,就……”

  “就”什么,最终没说下去,反而脸上一阵发烧。
  陆鸣虽然不想在陈丹菲面前表现的太过胆小,可心里面却像是压着一块石头,并且越是往深里琢磨,这块石头就越沉重,并且,这种沉重的感觉连陈丹菲的温柔都无法化解,反倒是烧酒更能缓解心里面的千斤重压。
  六子见陆鸣喝酒的时候老是走神,并且脸上的神情显得很凝重,猜测肯定和刚才来的几个丨警丨察有关。
  实际上,当发现那具尸体之后,他心里面也一直笼罩着一层阴影,意识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干的那件事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他猜测,眼下陆鸣的心情恐怕也跟他差不多,心里面肯定也一直在想着这件事,见老大借酒消愁,他也就一杯接一杯地喝起来。
  陈丹菲和杜鹃坐在一起吃方便面,一边不时偷偷看上一眼两个喝酒的男人。
  其实,她早就猜到六子肯定参与了陆鸣的“犯罪活动”,并且还有可能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如果没有六子的参与,陆鸣恐怕连丨炸丨药在什么地方都找不到,并且,陆鸣也没有当过兵,应该不会使用丨炸丨药,所以,陆鸣在这件事里面只是授意者,而六子才是实行者。
  如果有一天真的东窗事发,与其两个人都倒霉,还不如让六子一个人把责任承担下来,电影里的情节不都是这样的吗?老大干的事情最终都要马仔出面扛下来。
  当然,六子肯定会得到一大笔钱,就算他去坐牢了,他的家里人也能过得更好啊,不知道陆鸣有没有这么想过。
  也许,等到晚上自己可以暗示他一下,只是,从他不遗余力救阿龙的行为来看,应该不会有这个念头,自己要是说出来,没准会挨一顿骂呢。
  哎呀,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好像总是有点怕他呢?难道就因为他替自己炸大堤就爱上了他?
  哼,就算如此,今晚也不能让他得逞,男人都是这个德性,越是容易到手的就越不珍惜,非要让他付出点代价才觉得自己捡了和宝贝。
  不过,听他刚才说的这么严重,这个代价也算不小了,按道理没有必要再吊他的胃口,可毕竟是跟他第一次,也不能在这种地方随随便便就给了他啊,何况,被他又摸又亲的,他也该知足了。
  “陈总,怎么不吃啊,等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杜鹃见陈丹菲拿着筷子怔怔发呆,于是说道。
  陈丹菲醒悟过来,脸上微微发热,吃了一口面,忽然说道:“杜鹃,干脆今后你替我开车吧。”
  杜鹃一愣,惊讶道:“你不是有六子吗?”

  陈丹菲说道:“咱们都是女的,到外面方便一点……就让他替老大开车吧,我可不忍心拆散他们……”
  杜鹃一时不知道给怎么回答,于是扭头去看陆鸣,好像是等着他表态似的。
  陆鸣和六子自然听见了陈丹菲的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陆鸣朝陈丹菲那边努努嘴,说道:“六子,你们老板不要你了……”
  六子笑道:“给老大开车也是一样的……”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才不信呢,我就不信你不想给美女开车……”
  六子借着点酒劲瞥了陈丹菲一眼,笑道:“给美女开车好是好,就是太受折磨了……”
  陆鸣骂道:“你他妈该不会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吧?要不然怎么会受折磨?”
  六子急忙摆摆手说道:“老大,你可别吓唬我啊,我胆儿小……”
  陈丹菲好像要逼着陆鸣当面表态,于是说道:“哎,杜鹃在等着你的话呢,同意不同意吭个声啊……”
  陆鸣瞥了一眼杜鹃,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杜鹃的心里肯定不愿意,只不过是不好意思拒绝,但自己如果答应下来,杜鹃可能难免胡思乱想,不可答应的话,有损陈丹菲的面子。
  妈的,这婆娘可真会挑时间,分明是故意逼着自己答应她的要求。

  琢磨了一阵,陆鸣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一切看杜鹃自己的意思……”说完,为自己把皮球踢给杜鹃感到一阵内疚。
  而陈丹菲似乎断定杜鹃不会拒绝,急忙笑道:“杜鹃,怎么样?你老板没意见呢,干脆给我开车算了,有你的好处……”
  说着,把嘴凑到杜鹃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只见杜鹃臊红了脸,说道:“哎呀,哪有这事?陈总,你可别开玩笑啊……”
  陈丹菲笑道:“你那点小心思还瞒得住我?你放心,这事我就替你做主了……”

  陆鸣也不知道陈丹菲跟杜鹃嘀咕了些什么,有点心虚,急忙说道:“杜鹃,你不是喜欢开好车吗?既然陈总这么喜欢你,就先帮她开几天,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回来,我今后可能也不太出门,你整天待在公司也无聊……”
  顿了一下,又冲陈丹菲说道:“女司机兼女保镖的工资可不低啊,你想好了……”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陆鸣个陈丹菲建立了“亲密”的关系之后,好像心胸也变得宽广了,见杜鹃自己都没有反对,也就不再说什么。

  陈丹菲“横刀夺爱”成功,心情挺好,等到 杜鹃和六子走后,挨到陆鸣的身边,说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来?你的马仔好像爱上你的司机了……”
  陆鸣有点没有听明白陈丹菲的意思,把最后一点酒倒进了嘴里,疑惑道:“哪个马仔……”随即忽然反应过来,吃惊道:“你是说六子喜欢上了杜鹃?”
  陈丹菲笑道:“那还能有谁?”
  陆鸣不信道:“你少神经过敏,我怎么就没看出来?”
  陈丹菲嗔道:“你这和木头能看出什么?不过,这件事恐怕还是六子主动的……说来也奇怪,当初第一次见到杜鹃的时候吓我一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找这么难看的一个女人当司机。
  可没想到跟她接触过一段时间以后,感觉越看越耐看,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她难看了,甚至还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哼,六子自己长得也对不起观众,要是能娶杜鹃也算是他的造化……”
  陆鸣听得半信半疑,不过,他倒是认同陈丹菲的感觉,杜鹃就是属于那种接触时间长了之后会忽略她相貌的人,而是更看重她的人品和性格,没想到陈丹菲这婆娘倒也挺识货,只是做为女人,她忽略了杜鹃健美的身材和结实的屁股蛋子。
  “我看,你还是少乱点鸳鸯谱,到时候可别把人家杜鹃害了……”陆鸣哼哼道。

  陈丹菲把脸凑到陆鸣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脸诡秘地问道:“难道你也好这一口?不要脸的,你该不会是俊丑通吃吧……”
  陆鸣生怕陈丹菲察觉自己和杜鹃的“不正当关系”,急忙一伸手把她抱在腿上,笑道:“我好的就是你这一口……”说完,堵住她的嘴不让说话,直到两个人喘不过气来才松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