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4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褚世民说道:“那我们能不能看看库房?”
  陈丹菲问道:“你们是想看看丨炸丨药?”
  褚世民点点头,说道:“那就不巧了,由于担心洪水满上来,昨天下午五点钟,工地上的所有重要物资和设备全部转移了……”
  褚世民楞了一下,问道:“那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没有转移,并且你还是大将军公司的副总经理,亲自留在这里难道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陈丹菲叹口气道:“倒也没有什么事,我只是不忍心看着辛辛苦苦刚建好的工程被洪水淹没,所以舍不得离开。
  不过,我主要还是想等着第二天部队会派人来加固大堤,昨天上我公司董事长也来亲自视察过,她走之前许诺会向周边的部队求援……没想到老天保佑,马公滩竟然决口了,要不然我们这里早就被淹掉了……”

  褚世民似乎也没有什么可问的了,最后盯着陆鸣问道:“你好像不是大将军公司的职员吧?怎么也会在这里?”
  陆鸣笑道:“没想到警官对我还挺了解的,也不瞒你,她是我的女朋友……”
  褚世民一愣,说道:“你女朋友?陆家镇陆建华的女儿不是你未婚妻吗?怎么……”
  陆鸣打断了褚世民的话,暧昧地笑道:“警官,难道你喜欢打听别人的**吗?”
  直升机带着丨警丨察和尸体飞走了,陈丹菲看着飞机在远处天空变成了一个小点,这才心事重重地走回办公室,只见陆鸣坐在那里怔怔发呆,忍不住问道:“你觉得丨警丨察有没有怀疑我们……”
  陆鸣一脸凝重地说道:“我正在琢磨褚世民的几个问题,琢磨来琢磨去,总觉得话中有话……”
  陈丹菲说道:“我怎么没听出来?既然有人传言大堤是被人炸开的,他过问一下工地的丨炸丨药也很正常啊……”
  陆鸣摇摇头说道:“不仅仅是丨炸丨药的问题,首先,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到过有人炸大堤的事情,其次,他关心我们为什么昨天晚上留在这里,最主要的是,他好像对我出现在这里很关注……”
  陈丹菲犹豫了一下,说道:“会不会是神经过敏?”

  陆鸣说道:“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可是跟丨警丨察打了两三年的交代了,他们的每一句话背后都有用意,虽然现在还不能断定他怀疑我们,但是我们已经进入了警方对视线,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妈的,这事麻烦大了……”
  陈丹菲走到陆鸣身边问道:“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后果?”
  陆鸣说道:“考虑过,但我当时觉得校区被淹和炸大堤的后果差不多,只要不淹死人,就算赚了……但现在死了人,情况就严重了……”
  陈丹菲小声道:“但他们没证据,这个地方荒无人烟,只要没人看见,谁敢说是我们干的……”

  陆鸣纠正道:“不是我们,而是我干的……我可没有想过拉你做垫背……”
  陈丹菲眼神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情,伸手摸着陆鸣的头发说道:“别想这么多,不要人家还没有怀疑咱们呢,你自己倒是先乱了阵脚,那具尸体谁知道是不是淹死的,我看见他后面脖子上伤痕累累的,说不定是被人掐死的呢……”
  陆鸣骂道:“你这婆娘说话怎么也不动动脑筋,哪有掐人掐后脖子的……那样能掐死人吗……”
  陈丹菲嗔道:“搞得你多有经验似的……哎呀,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啊……”

  陆鸣好像越来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仿佛忘记了将要来到的浪漫迷人的夜晚,忧心忡忡地说道:“我也是归心似箭啊……”
  陈丹菲一愣,不信似的说道:“你归心似箭?鬼都不相信……哼,刚才还巴不得人家回不去呢,这下如你的意了吧……”
  陈丹菲似乎故意要把陆鸣的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引,以便让他不要钻牛角尖,可没想到陆鸣好像一点都提不起劲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可不知道,一旦要是被丨警丨察抓住的话,我这后半辈子就别想出来了……”
  陈丹菲惊讶道:“有这么严重吗?退一万步来说,你又不是故意的,大不了赔点钱……”
  陆鸣打断了陈丹菲的话,说道:“这事我当时确实欠考虑……实际上我以前在里面的时候把刑法学的滚瓜烂熟,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陈丹菲问道:“想到什么?”
  陆鸣抬头盯着陈丹菲问道:“你觉得我犯的是什么罪?”
  陈丹菲一脸茫然道:“什么罪?难道还能叛你杀人罪?”

  陆鸣自顾说道:“我记得有个决水罪……”
  陈丹菲惊讶道:“决水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是个什么罪名?”
  陆鸣有点失神,哼哼道:“就是挖掘大坝故意放水,为好公共安全,算是比较严重的罪行,如果死了人,那就更不得了了……”
  陈丹菲楞了一下,随即一阵咯咯娇笑,拨弄着陆鸣的头发笑道:“挖大坝放水也算是罪?难道你不知道前些年干旱的时候,沿江的村民为了浇地,都私自挖开河提放水呢,也没有听说谁被抓取坐牢啊……”
  陆鸣烦躁地说道:“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弱智……那能一样吗?挖个口子放点水浇地,抓到了最多罚点款……
  可如今我是把农科院的育种基地全部淹掉了,这可是破坏公共财物罪,再加上死了人,问题就更严重了……对了,好像还有一个爆炸罪,如果两个罪名加在一起,枪毙都不奇怪……”

  陈丹菲今天好像脾气格外的好,陆鸣骂她弱智都没有生气,反而笑道:“好好,你现在是犯了决水罪、爆炸罪,你再好好回忆一下在看守所学的课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罪名,可别遗漏了……”
  陆鸣恼怒的伸手就把陈丹菲横着抱在了腿上,一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嘴,就在陈丹菲嘴里呜呜抗议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陈丹菲马上跳起身来跑进了里面房间,陆鸣过去打开了门,只见杜鹃和六子手里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走了进来。
  “老大,吃的东西买回来了,不过只有方便面、鸡蛋和煎饼……凑活着吃吧……”六子把一大碗方便面放在桌子上说道。
  陆鸣马上就觉得饥肠辘辘,也顾不上想自己犯的罪了,冲里面喊道:“丹菲,快出来吃饭了……哎呀,方便面都让我流口水了,对了,你们吃了吗?”
  六子点点头说道:“吃了,我还喝了两瓶啤酒呢,老大你喝不喝?”
  陆鸣摇摇头说道:“这么冷的天喝什么啤酒,喝瓶荞麦烧还差不多……”

  六子就像是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矿泉水品质,笑道:“你看,这是什么?”
  陆鸣接过瓶子凑到鼻子下面闻闻,说道:“哎呀,这可是上等的荞麦烧,起码有三年了……没想到山里面小村子还有这种好东西……来来,喝二两驱驱寒……”
  六子瞥了一眼从里屋走出来的陈丹菲,摇摇头说道:“陈总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能喝酒……”
  陈丹菲嗔道:“你明知道有规定,那为什么还要喝啤酒,难道啤酒就不是酒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