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16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今,却有了些问题,主要是肖建海这两三年来在市里的地位日复一日地低落,在实际施工过程中,没有给竞标方有任何实质性的关照,张正新等人在质量检查上非常严,使得竞标方没有节省出余利来。这时,要让竞标方将之前答应的利益再进行支付,肖建海虽说做了些暗示,但这些老板都在左右支吾着不肯兑现。肖建海依旧是南方市的市委书记,只是在大家眼中却没有一个市委书记应有的地位了。

  肖建海不能够直接说,却在电话里要那些老板一起坐坐,南方市的建设工程量很多,除开高等级公路之外,还有大量的基础建设,楼群建筑等都需要这些公司来做,肖建海对此还觉得有些吸引力的,邀请公司的负责人坐坐,商谈高等级公路工程完工后接下去的合作,确实是有必要的,但对肖建海说来,却不是优势资源了。
  有这段时间的磨合,肖建海如今见见适应了一个人在南方市进行工作,也适应了与人打交道,甚至,都开始适应了和黄齐在工作上的交流。但他在市里也就是一个带着市委书记的帽子的一把手而已,实权上杨秀峰没有吞占他的空间,但下面的人对他却只有表面的那点尊重,工作上再也不会到他那里汇报与请示。反而是杨秀峰在下面的人里对汇报工作涉及到市委一方的事情,都让他们到肖建海那里去汇报,对市委的工作从没有多说一句话,更不会进行表态。

  下面的人虽说知道杨秀峰的意思,可在汇报工作上,还是要将市委的工作先到她这边说一边,挨了骂,心里却是高兴的。如今,在市里给市长骂,那都是一种站位的表现了。站在市长一方的人,给骂了那说明真的是给市长刊载眼里,说明自己的工作在深圳心里还有不错的评价。
  当然,龙昭华、宋湘等人事不会给骂的,他们没有必要先将要汇报的工作到杨秀峰这边陈述一番再去见肖建海,直接给肖建海汇报就是了。这对南方市的领导曾说来,像这几个人洒脱的可都是在那个层次之后才有的。
  肖建海知道这些事情,也知道绝大多数的干部在汇报工作前先到省政府去见杨秀峰,就算没有见到杨秀峰,也会见见何磊,将自己要汇报的工作交待过了才到市委见他这个书记的。心里纵然恨,确实没有办法,省里对杨秀峰的支持力度不是他能够相抗的,而杨秀峰在市里确实没有对他进行挤压,更不会对市委的工作进行干预。让他到省里哭诉都说不出话来,但在市里要是想随意动一个人,确实是无法做到。市里的干部都是有制度约束的,调整也会有相应的办法来先进行评估,之后公选。得出的人选不用说,都会是站在杨秀峰那边的人。有了一些例子之后,肖建海也不想再折腾,人事权给制度淡化后,操作的机会没有了,自然就少了那种向心力,知道自己在市里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糟糕。

  当然,如果将周滔或腾云这两人给换了,换成是赵弘坤,在市里的人事问题上就算有再好再完善的制度,也都会按照肖建海的意思来进行运作了。可省里不会同意他的意见,不会支持他做这样的调整,才是他最为悲哀的。
  南方市的春季雨水较多,对于修路说来确实是不利的,但高等级公路目前都是扫尾工程,主要是绿化和设立一些标牌。对于一直在赶工期的故事说来这样的天气也会抓紧了,将路交付使用的日子定下来,在一个月前杨秀峰就到省里进行沟通,在揭牌停车仪式上,自然会搞得隆重,让影响力扩散出去,对南方市进一步加强招商引资,进一步展示南方市的经济发展都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几会体现了省里市里的决策人物的能力和政绩,也通过市里经济实力的展示,让外界更多地了解南方市,进而对脑梗死有着足够的信任,到南方市来找商机,共同建设好南方市。

  在这方面,省里给了大量的支持,将一切可能用到的资源都用来对这条路和这条路修通之后对南方市的命脉关系。而沿海省那边也做出一定的反响,南方市和沿海省接通之后,对与沿海省的经济促进作用也不小,他们在修路上没有出多少力,这时也不会吝啬一些财力人力来进行宣传。
  用一个月来准备这个庆典,对柳省说来时间上很充裕准备工作已经是很周密了,临近的庆典的前三天,张正新专程就这一工作给杨秀峰进行汇报,汇报将市里怎么做,省里有哪些安排,庆典之后有哪些追踪的宣传,和对南方市经济发展在通路前后进行了比较的宣传。让更多的时间用不他的点来吸引住外面的人来关注南方市。
  要说之前的两三年里,南方市是在打基础的内练功夫,如今却是要向外张扬,展示自己的魅力来吸引客人过来参与南方市的接下来的建设。唯有更多的人都过来找商机,南方市的经济发展才会有更强的后劲。
  听了张正新的工作汇报后,杨秀峰确实觉得如今在南方市的工作思路和最初他到这里时,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虽说,南方市的大多数领导、干部都还没有变化,但他们的精神世界和思想观念、价值观念却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杨秀峰不会将这些变化都归结在自己的努力上,而是省里有了好的工作大方向大环境,才会让南方市有这样的改变也才有在行业的发展奇迹。
  汇报之后,杨秀峰提到高速路那边的宣传也要有及结合起来,虽说高速路或许在三年之后才会见效,但经济发展不是短时间的问题,而是一个较为漫长的,有规划的行为,让人们看到柳省在未来五年或十年里的发展情况,会让人有更多的信心。
  这一个月,对肖建海说来是一种煎熬。煎熬的主要因素是之前竞标方遗留的一些利益还没有归口,对某一家说来数额不大,但总和起来却是很不小的。可他在这一个月里,宴请了大部分的人,这些人也都没有正式地应答,对遗留下的那些好处费要怎么样处理。
  周勇那边交工事件早些,而且之前就没有留下多少,和肖建海诉苦之后,再说他在高速路那边又接了标的,已经和肖建海交割清楚。明确地表示遗留下的那点数额不会给肖建海,肖建海也不很放在心上。但其他人虽做了工作,却没有表示,估计大家都要赖掉之前答应的好处费。

  对今后说来这样的情势非常地不利,今后没有钱花不说,日后这些人在市里做工程,还会将他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下?这样的情况能够想象得到的。但在高等级公路上,肖建海虽说的主要管理之一,但在实际的运作上,却不能够给竞标方提供什么,更不能在质量等实质性的问题上有任何帮助。
  这一点,肖建海自己也是知道的。对于竞标方签欠的那些,他也无法**裸地说出来要。自己做的工作少,或者说根本就无法发挥什么作用,对肖建海说来确实没有多少脸面。
  心里又不甘,甚至将赵弘坤也从省里约过来,之前很多的事情都是赵弘坤出面做的,如今他到省里水利局,也是有着实权,这些搞建筑的,自然不会去得罪这样一个副厅长。但赵弘坤心里也知道,这事还真不好直接参与过来,只好在电话里帮老领导说说,至于有多少作用,也不能完全指望了。
  日期:2018-06-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