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4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还一再嘱托我,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他见见陆鸣,老头很自信,说是只要让他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陆云轩的种。
  所以,你如果极力主张陆鸣是陆云轩合法的继承人的话,可以发起质疑,甚至诉讼,这样一来,大家都是一笔糊涂账,谁也没法否认对方的合法性……”
  蒋凝香忧虑道:“眼下对陆云轩的宣传就开展开了,这个时候如果去质疑他那些后代的身世,政府有关部门肯定不会同意,更不要说打官司了。”
  孙明桥说道:“那彼此就不要互相质疑,只要一方有质疑,这件事就有可能闹大……不过,我就奇怪了,陆云轩又没留下什么遗产,他们究竟想争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烈士后代这个名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有什么要紧呢?”
  蒋凝香若有所思地说道:“政治遗产也是遗产的一部分,有时候甚至比财富更重要,你也知道,陆鸣现在很需要这个头衔,原本还以为是铁板钉钉子的,谁曾想一下冒出了这么多亲戚……
  说实话,我倒是不怀疑他那些亲戚的身世,也不相信他们会骨肉相残,真正让我担心的是背后可能有人操纵这件事……”
  孙明桥点点头,说道:“确实很复杂,只要牵扯到政治层面的事情还是谨慎点好,说实话,我倒是担心你被卷进去呢。”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我一个老太婆,什么风浪没见过,谁想跟我过不去就尽管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孙明桥笑道:“你这好斗的脾气这辈子算是改不了了,不过,你现在毕竟控制着一笔巨额资金,还是谨慎点好,谁能保证没人打这笔钱的主意呢,我甚至觉得陆建民遗产的秘密恐怕已经外泄了……”
  蒋凝香站起身来说道:“这些事还是交给**心吧,你这段日子把耳朵竖高一点,把我交代的几件事想办法调查清楚……”
  孙明桥点点头,说道:“我怎么感觉又回到了从前似的,说实话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
  蒋凝香说道:“你有什么不踏实的?不管怎么样,最终都不会牵扯到你,不过,我相信,这一次保证是我们赢……好了,就到这里吧,我进一趟城也不容易,干脆就去拜访一下农科院院长兰晓莉……”

  蒋凝香这里替陆鸣马不停蹄地奔波,可他却忙着跟陈丹菲打情骂俏,不过,他的脑子其实一刻都没有离开过面临的危险,并且不停地思考着怎么样才能瞒天过海、化险为夷。
  那几个去现场运尸体的丨警丨察终于回来了,尸体已经装进了一个密封的袋子里,直接送上了飞机。
  褚世民带着一名年轻丨警丨察走进了陈丹菲的办公室,由于刚刚被陆鸣调戏完,脸上潮红未退,看的那个年轻丨警丨察的眼睛都快直了。
  “你是这里的负责任吗?”褚世民毕竟年纪大一点,所以在美女面前还能保持镇定。
  陈丹菲说道:“我是大将军公司的副总经理,也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任……”
  褚世民点点头,问道:“能不能说说发现尸体的经过……”

  陈丹菲扭头看看里面房间,喊道:“阿鸣,尸体不是你先发现的吗?快出来……丨警丨察问话呢……”
  没想到陆鸣并没有出来,而是说道:“让他们去问六子,是他和是杜鹃先看见的,等我过去,尸体都漂到岸边了……”
  陈丹菲只好说道:“警官,其实尸体并不是我们先发现的,我这去把发现尸体的人叫来……”说完就出了门。
  陈丹菲刚离开,陆鸣就从里面屋子出来了,头上包着一块毛巾,有气无力的就像是患了绝症一般。
  “啊,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感冒了……”说着,给两个丨警丨察递上一支大中华香烟,结果年轻丨警丨察接了,可褚世民摆摆手拒绝了。
  陆鸣自己点着了烟,坐在一把椅子里,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警官,这老头究竟是淹死的还是被人谋害的?”
  褚世民说道:“这要经过法医检验之后才能知道……对了,昨天晚上住在这里的人有几个?”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六七个吧……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们有没有听见过爆炸声?”褚世民问道。
  陆鸣一脸疑惑地摇摇头,说道:“爆炸声?好像没有……昨天晚上是雷暴雨,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只能听见雨声,其他什么都听不见……怎么?你是说爆炸?难道出了什么事?”

  褚世民没有回应陆鸣的好奇,而是问道:“你们是几点钟去钓鱼的?”
  陆鸣不假思索地说道:“早晨吧……具体几点也没注意……”
  褚世民继续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马公滩被淹没的消息?”
  陆鸣吓了一跳,赶紧说道:“本来不知道,今天一大早我让司机赶到陆家镇替我办点事,结果他走到半道就回来了,说是公路被淹了……
  我还纳闷呢,如果公路被淹的话,那我们这里怎么没有被淹掉,于是我让司机开车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通往陆家镇的路,结果,发现马公滩已经成了一片汪洋……
  没想到昨天晚上公司员工撤离的时候,竟然顺手把食堂的粮食都带走了,没有留下一点吃的,我们也不知道洪水什么时候才能退去,只好一边派人去上游的村庄卖粮食,一边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钓几条鱼先填饱肚子……”
  “你们对这一带的地形不熟悉吗?”褚世民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方向都找不到,我是第一次来……再说,谁没事往那边跑,我听说,那边的蚊子三个就能抄一般菜呢……”
  正说着,陈丹菲带着六子和杜鹃走了进来。
  陆鸣没等丨警丨察问话,就冲六子和杜鹃说道:“警官说昨天晚上这里有爆炸声,所以,这个案子说不定是谋杀案,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听见过爆炸声……”
  六子笑道:“不可能吧……这老头如果是被炸死的,怎么身上连一点伤都没有……”

  陆鸣说道:“你懂什么,爆炸产生的冲击破能把人震昏过去,这个人说不定是昏过去之后才被淹死的……”
  这时,杜鹃忽然说道:“哎呀,你们这么一说,我好像还真听到过类似于爆炸的声音……”
  褚世民一听,急忙问道:“你能确定是爆炸的声音?”
  杜鹃不确定地说道:“反正不太像打雷的声音,不过也说不定是打雷……”
  “大概在什么时间?”褚世民问道。
  杜鹃想了一下说道:“差不多……应该是在九点左右,不会超过十点钟……”
  褚世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其他人呢?”
  陈丹菲说道:“到上面的村子里找吃的去了,还没有回来呢……”
  陆鸣抱怨道:“这几个狗日怎么去了这么久,再不回来人都要饿昏了……哎呀,警官,不知道你们要来,不然带几包方便面过来该多好……”
  褚世民皱皱眉头,冲陈丹菲问道:“你是这个工地的负责人,那么,你们这里应该要用到丨炸丨药吧?”
  陈丹菲说道:“那当然。”
  “你们的丨炸丨药有丢失过吗?”褚世民问道。
  陈丹菲摇摇头,说道:“怎么会丢呢,这种高危材料我们都有专人管理,进出都有详细记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