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4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说道:“如果是小事,我也不会亲自来找你了……这小子肯定是被女人迷昏了头,可能都没有考虑后果……不过,那个地区除了农科院的育种基地之外,并没有人家,大部分地区还属于未开发的无人区……”
  孙明桥摆摆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陆鸣为了保护自己的工程,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炸坝泄洪,并不构成故意犯罪,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现在的后果是农乐园育种基地被淹没,这可是属于公共财物,何况还造成了人员伤亡……
  按照《河道管理条例》,情节轻微的使用治安管理条例,但陆鸣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已经构成了犯罪……”
  蒋凝香似乎还想替陆鸣辩解一下,说道:“就算陆鸣不炸大堤,昨天晚上那个地区也照样会被淹掉……他的本意并没有要故意破坏公共财物和危害他人性命……”
  孙明桥笑道:“你想保护干儿子的心意我很清楚,但是法律注重的是行为你的后果,虽然动机也是量刑的标准之一,但在重大案件中,动机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蒋凝香一脸凝重地问道:“你说的那个决水罪一般怎么判?”
  孙明桥说道:“后果不严重的话,三年以上,十年以下,你很清楚陆鸣不属于这种情况,他的量刑起码在十年以上,乃至无期甚至都能够得上死刑了……”
  蒋凝香脸色微微一变,吃惊道:“有这这么严重吗?”
  孙明桥说道:“怪不得你干儿子如此胆大妄为,搞了半天你自己都对这件事不以为然啊……”
  蒋凝香怔怔地呆了一会儿,然后从包里面摸出一支烟,等孙明桥帮她点上以后,缓缓说道:“这么说,只能死扛了?”
  孙明桥点点头说道:“你就是把全中国的律师找来为他辩护都没用,这个决水罪他是逃不掉的……不过,就凭你的实力,被判无期和死刑的可能性倒不大,但十几年牢是逃不掉的……”

  蒋凝香又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说,被大水冲过之后,现场难道还会留下爆炸的痕迹?没有证据的话,难道公丨安丨局仅凭着几个人听见了爆炸声就断定大堤是被人为炸开的?
  我记得有句歇后语叫做决堤的大坝不敢当,什么都会被冲的无影无踪,警方凭什么来证明大堤是被炸开的?”
  孙明桥笑道:“我可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警方自然有他们的手段,我倒是觉得你眼下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警方的取证上,而是先考虑一下陆鸣为什么炸大坝……”
  蒋凝香疑惑道:“你刚才不是说这个案子的动机不重要吗?”
  孙明桥说道:“如果陆鸣炸大坝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财产,这个动机自然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当时如果是为了保护一群人的安全而被迫炸开大坝的话,那性质又不一样,同时马公滩一带的荒无人烟就跟他的无害初衷产生了有机的结合……”
  蒋凝香说道:“可他们当时只有留个人,并且,那时候还没有被困住……”
  孙明桥笑道:“你不是说事情发生在夜晚吗?”
  蒋凝香似乎明白了孙明桥的暗示,于是小声问道:“你还有什么建议?”

  孙明桥想了一下,说道:“我不相信陆鸣亲手炸了大堤,他应该没有爆破知识……”
  蒋凝香心神领会地点点头,说道:“你继续说……”
  孙明桥说道:“另外,陆鸣发现那具尸体后你让他亲自报案做的很好,现在就看警方怎么定性死因了。
  如果这个人不是被淹死的呢?那么剩下来的也只有公共财产损失了,现在就看农科院那边上报损失的规模有多大,毕竟,损失一万块钱和损失一千万块钱的量刑天壤地别……”

  蒋凝香说道:“其实,马公滩这个地方不仅交通不便,而且还是病虫害的多发区,所以,这些年差不多已经放弃了。
  他们现在真正的育种基地在蒋家坞一带,我前一阵因为马公滩和校区工程距离比较近,曾经考虑过收购这个地块,搞一些和学校有联系的配套设施,只是一直没有顾上……”
  孙明桥笑道:“那你现在收购这个地块正是时候,只是在价钱上也没必要太小气了……”
  蒋凝香叹口气道:“哎,这兔崽子让**碎了心……”
  孙明桥笑道:“只当是替陆建民操心吧。”
  蒋凝香哼了一声道:“我可没工夫为一个死人操心……这兔崽子跟我有些渊源……不说这个了,我让你帮我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该不会早就忘记了吧?”
  孙明桥笑道:“你交代的事情我怎么敢忘,今天你要是不来找我,我还准备去公司亲自向你汇报呢。”

  说着,从包里面拿出一份材料递给蒋凝香,继续说道:“这是我委托我的一个同行调查到的情况,他以前曾经在公丨安丨厅法制处工作过,所以材料真实可信,里面有陆云轩所有子女的详细资料……”
  蒋凝香翻看了几页,然后塞进了自己的包里面,问道:“以陆鸣目前的情况来看,能够证明他是陆云轩孙子的证据很难找了,你认为那个家谱以及他养母的遗书能不能算证据?”
  孙明桥摇摇头说道:“只能算是间接证据……不过,要想证明陆鸣是陆云轩的孙子也不是设么难事,做个DNI检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蒋凝香犹豫道:“那也只能先检测他和陆兆南的父子关系,这样一来还要开棺验尸,并且,证明了陆兆南和陆鸣放父子关系之后,还要证明陆兆南和陆云轩的父子关系。
  而陆云轩眼下尸骨还在台湾,最终能不能归葬故里还是个问号,这么说来,陆鸣和陆云轩的关系就一直没个定论……”
  孙明桥问道:“你觉得证明陆鸣是陆云轩的孙子这件事很重要吗?难道这是他本人的意愿?”
  蒋凝香忧虑道:“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我知道他的心思,心里肯定不服气,不过,在我看来这件事本身并不是太重要,我还一直劝他不要太认真。
  可没想到现在竟然流出了谣言,陆鸣反倒是成了冒牌货了,我还没法搞清楚这些流言究竟是跟他的那些叔叔侄子有关,还是某个别用用心的人居心叵测。
  所以,我担心陆鸣的身份不能得到确认的话,到时候他那些叔叔侄子恐怕会找他麻烦,也不排除有人那这件事做文章的可能性……”
  孙明桥笑道:“如果你想把这件事闹大的话,也很太容易,我问你,陆鸣那些叔叔侄子谁能拿出自己是陆云轩后代的证明?
  我接到你的委托之后,仔细研究过这个案子,说实话,陆云轩在那个年代不可能办理正式结婚手续,甚至有可能是跟哪个女人不清不白生下了后代,并且在战争年代多方周转,很多事情已经无法说清楚了……
  为了这件事,我特意联系了和陆云轩一同闹革命的唯一幸存者陆岩,据他说,他压根就不知道陆云轩留下后代的事情。
  所以,所谓党组织找到了陆云轩后代的说法也许存在水分,陆岩反倒可以证明陆云轩离开陆家镇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