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彭长宜笑了,端起酒杯,跟老顾和舒晴碰了一下,又喝了一大口。他放下酒杯说:“我再一口就干了,你们俩随意。老顾,不行就不要喝了,喝不了存在这里,下次我悄悄溜出来接着喝。”
  舒晴说:“那可不行,据我所知,党校会有专人来检查周边各个饭店的,专门检查是否有学员在这里聚餐,你千万要注意。”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知道,要不我怎么说悄悄溜出来呢,短期班查得不严,就是长期班管得严。”
  这时,服务员端上一碗老北京炸酱面,放在了老顾面前,彭长宜说:“我们怎么没有?”
  老顾笑了,说道:“我刚才就说了,我喝了酒,得到车上去眯会。不然没法开车。”
  彭长宜看了看他的杯里,还有一半的酒,说道:“好了,剩下的你别喝了,吃面吧。”
  老顾受宠若惊,赶紧把半杯酒放在一边,低头就吃面。
  一碗面下肚后,他说:“我去给你们先把面要好,一会你们喝完酒再上。”
  他一边说着就一边走了出去。
  舒晴知道,老顾是故意躲了出去,一般领导的司机都具备这样的素质。要么是不跟领导同桌吃饭,要么就是提前撤离饭桌,给领导腾出谈事的时间。老顾这次也想自己单独吃,但是舒晴没让,她觉得没有必要。老顾跟随彭长宜多年,辗转三源亢州之间,就跟一个忠诚的老仆人一样,再说,她和彭长宜也没有要事要说。

  这会,舒晴见老顾出去了,就问道:“彭书记,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彭长宜抬眼看着她,见舒晴表情非常认真,就说道:“什么问题?”
  “刚才进来时,是怎么回事?”
  彭长宜愣咳咳地说道:“什么怎么回事?”
  “说了那么多违心的话?”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跟你们开玩笑呢,寂寞了这么长时间,还不找点词开玩笑。”说着,端杯跟舒晴示意喝酒。
  放下杯,彭长宜问道:“今天怎么没参加下午的常委会?”
  舒晴笑了,说道:“周五下午是市委的常委会。周四下午是市长办公会,您还以为人家会在今天下午开常委会啊?昨天下午跟市长办公会合并召开了。”
  “哦——”彭长宜深深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很好,很好。”
  舒晴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告诉他这个事,就继续追问道:“为什么非要老顾喝酒,还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你是不是以为你来学习了,大家都好受?”

  说道这里,舒晴不知为什么,眼圈忽然红了。
  彭长宜见她这样,赶紧扭过头,笑着说:“开玩笑,刚才就说了开玩笑,在党校哪敢开玩笑,再说也找不到开玩笑的人啊,别介意。”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索性眼泪出来了。
  彭长宜说:“好了,算我刚才对不起,来,我自罚一口。”说着,他喝了一大口。
  舒晴笑了,说道:“也可能我阅历浅,最见不得人受委屈,记得我刚参加工作,在党校,主任对我非常照顾,人也很好,刚呆出感情,这个主任就被别人告走了。我还小,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听说后,在办公室就掉开了眼泪。结果,就被别人误会了。在党校的前期,我一直不被领导待见,后来有个老同志跟我说,说我太年轻了,领导调走,就是再舍不得,也不能哭,或者不能当着人哭,这让后继者会妒忌的。打那以后,我就学会把情绪藏起来了。”

  “哈哈,学深沉了。”彭长宜说道。
  “倒不是学深沉了,应该说是学会自保了。我努力工作,任劳任怨,好长时间,才扭转了领导对我的偏见。想起那段时间,为了一把真诚流出的泪水,我付出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和辛苦。所以,以后再也不敢了。”
  彭长宜笑了,他被舒晴的天真逗笑了,她昨天私自进了他的办公室,对着他的座位流眼泪的事,吕华已经告诉了彭长宜,所以昨天晚上彭长宜才给她打个电话。明明自己昨天还为同样的事件流眼泪,今天就说自己成熟了,但他不好点破这层,就说道:“的确是这样,什么时候你知道掩藏自己的真情实感后,才能说你成熟了。”
  “诶,对了,孟客前几天给我打电话着,你猜他跟我说了什么?”
  彭长宜欲言又止。
  舒晴又问道:“他说什么了?”
  “喝酒。”彭长宜故意不说,冲着舒晴面前的酒杯努努嘴。
  日期:2017-06-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