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看着舒晴,说道:“他不喝,我自己喝啊?你没听说一人不喝酒,两人不耍钱吗?”
  舒晴一听,梗起脖子,说道:“喝就喝。老顾,给我倒酒。”说着,非常豪爽地拿起一个小酒杯,啪地放在自己的面前。
  彭长宜一见,笑了,说道:“拿四钱一个的小酒盅吓唬谁呀?还使那么大的劲,小心震坏了酒杯。”
  舒晴“噗哧”一声笑了。
  彭长宜看着站在旁边的老顾,说道:“你发什么愣?给舒书记换大杯。”
  老顾仍然迟疑着,看着舒晴。
  彭长宜又说:“我说老顾,怎么我的话不管用了?”
  老顾面带难色,说道:“舒书记一会还要回家,让老人看见她喝酒不好。”
  彭长宜一听,就故意愣着眼睛说道:“嘿,你还都管啊?挣着那份钱哪吗?”
  舒晴一听,又主动将一个大杯放在彭长宜的杯子旁边,说道:“老顾,倒酒。”
  彭长宜一听,笑了,说道:“这才像我们的大下干部,就得跟基层百姓打成一片。”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舒晴刚才的那只小杯挪到一边。看着老顾往舒晴的杯子里倒酒。倒了一半后,老顾想停下来,彭长宜抬头看了他一眼,老顾只好继续倒,直到倒得满满的。

  舒晴感到今天彭长宜有些反常,平时他从不让她喝酒,更不攀她,今天倒真有点意外。
  老顾倒完后,看着彭长宜,说道:“行了吧?”
  彭长宜看着老顾,不满地说道:“什么叫‘行了吧’,怎么让你们舒书记喝点酒,你就这么不情愿?给我倒酒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商量,上来就咕咚咕咚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老顾也感觉他今天有点反常,说道:“您不是胃亏酒吗?”
  彭长宜说:“我胃亏酒没错,我要是一个月不喝酒,你还一下子让我把这一个月的酒都喝回来吗?”
  老顾不好意思地笑了,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满杯酒,说道:“这下行了吗?”
  彭长宜说:“行不行喝着看。”
  他说着,端起杯,说道:“按说,老顾倒这酒没毛病,酒桌上有句话叫酒满心实,他的毛病在于不拿我的话当回事了,这让我很伤心,我不就刚走了这么几天吗?来吧,无论如何我都得感谢你们俩,感谢你们特地来接我,我一大口,两位随意。”
  彭长宜小心地将酒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大口。
  老顾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舒晴小心翼翼地去端杯,刚一闻到这酒味,就皱起了眉头。

  彭长宜故意不看她,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菜。
  舒晴屏住呼吸,皱着眉,喝了一口,然后就咳嗽了几声,一边咳嗽一边说道:“太辣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当然,这是纯粮食酒,喝的就是这个呛,这个辣,这才有意思。我最不喜欢那些低度酒,跟喝水一样。”
  舒晴拍着胸口,说道:“太辣了,辣到心口了,这度数太高了。”
  “哈哈,不错,有进步,都能喝出度数高低了,这就是你下到基层最大的收获。”
  彭长宜说着,就瞄了一眼她的杯子,说道:“别说,这一口喝得不少,比某些老同志还实在。赶紧吃你的松仁玉米。”
  舒晴咧着嘴,吃了一口松仁玉米,说道:“我的确是来亢州后练得喝酒,说起来,你还是导师呐。”
  彭长宜一边吃菜,一边瞧着老顾杯子里的酒,唉声叹气地说道:“我很乐意当你们喝酒的导师,我没别的本事,就喝酒这一项还凑合。可是舒书记啊,你别见怪,人啊,都有弱点,比如我眼下的弱点就是唯恐别人不拿我当回事了,一旦发现自己的权威削弱,心里就受不了,窝气,难免说话不好听,请你多多担待,大人不记小人过,来,我敬你。”说着,就冲舒晴端起了杯子。
  舒晴眨着眼睛,看看彭长宜,又看看老顾,说道:“顾师傅,你听出什么来了吗?”
  老顾笑了,没说话。
  舒晴又说:“我怎么听这话不像彭书记说的呀,倒像是别的什么人说的。”
  彭长宜哭丧着脸,说道:“唉,将死之人,其言也哀,你就凑合着听吧。喝酒。”
  彭长宜端着杯,也不管她是否响应,就跟桌上舒晴的杯子碰了一下,又喝了一大口。

  舒晴笑了,说道:“不就是几天没喝酒吗,不至于看见酒说胡话吧?”
  彭长宜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转了话题,看着舒晴说道:“对了,舒书记,我有件事得求你。”
  舒晴说:“什么事啊,说得这么隆重?”
  彭长宜说:“我女儿娜娜跟我说,她想找你,说要跟舒阿姨探讨点事情,那天还要给你打电话,让我拦下了,我说你正在省里办大事。”
  “什么时候?”舒晴问道。
  “就是周六开常委会的那天下午。”
  舒晴说:“哦——对了,开常委会的那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着,但被挂断了,老吕跟我说,是被娜娜挂断了,娜娜那天下午挂断了好多人的电话?”
  彭长宜说:“是啊,我那天喝多了,她怕电话打扰我休息,来一个挂一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挂断的呢。我后来晚上有事,也没一一回这些电话,娜娜不知道是你的电话,要知道是你的,她就不挂了,你的电话我存的名字是‘党校教授’,这个还是我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存的,后来就没改过。”
  舒晴点点头,说道:“娜娜没说找我具体有什么事?”

  彭长宜说:“后来没再提,估计忘了。”
  舒晴说:“这样,我明天在家呆一天,周日回去,你可以带娜娜去我哪儿。”
  “诶!那可不行。”
  “怎么了?”舒晴感觉彭长宜的反应很过激。
  彭长宜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合适了,就说道:“你还是在家陪陪老人吧,老人身体不好。”
  舒晴松了一口气,说道:“我呀,也就是明天在家呆一天,保证第二天就得把我赶走了,他们知道我包着村,跟在机关上班不一样,肯定会催着我回去的。所以,我极有可能星期天就被赶出家门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到时再说。来喝酒。”
  舒晴问了问彭长宜都学什么课程,又问了问都哪些教授讲课,彭长宜就从刚才那个肩背包里掏出一份表格,说道:“都在这上面呢,你自己看吧。”

  舒晴看完后说:“真好,我都想去这里学习来了。可惜,不具备资格。”
  彭长宜说:“有机会还是脱产学习一下,真的很受益,我刚刚上了这么几天,就感觉有点如饥似渴,真的。人啊,不提升真不行,跟不上,要落伍的。”
  舒晴见彭长宜说话恢复了正常,就问道:“刚才干嘛非得让老顾我们俩喝酒?”
  彭长宜笑了,扭头一眼就看到老顾低头在喝酒。他瞪大了眼睛说道:“嘿,我说你言语一声,哪能自个儿闷头喝了,怎么也得敬一下舒书记啊?”

  老顾说:“我喝完了车上睡觉去,不然一会真的开不了车了,真要是让领导给我当司机,我都不等领导开我,我明天自己就卷铺盖走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