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我根本就不稀罕坐那车了,上周老吕打电话,说我回来的话让老顾去接我,我说别接我了,我已经坐上公交车了。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刚下课,我就是不想让他们来接我,就想坐公交回去,既然上学来了,就想过过没有秘书没有司机的生活,真的,这种感觉好极了。”

  舒晴笑了,说道:“可以啊,让老顾把你送到车站,你照样可以坐公交车回去。”
  彭长宜笑了,说:“那就没必要了,你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吧。我现在在外面的草坪上坐着呢,周围没有别人,很清静。”
  “电话里说不清楚。”舒晴干脆地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明天下课我开手机,到时候再联系,晚安。”

  从这个电话中,舒晴感觉彭长宜尽管听到了什么,但是他并不排斥自己,这个不排斥,可能有自己是挂职干部的身份,也有他担心自己工作的成分,还有那么一点责任和义务,这个才是本色的彭长宜,无论自己有什么委屈和困难,都不愿别人受到牵连哪怕是受到丁点的委屈。
  想到这里,姑娘为自己所倾慕的人第一次留下了眼泪。
  针对彭长宜这么一次很正常的进修,居然演绎出太多的不正常,就连彭长宜自己都认为是该充电学习的时候了,为什么旁人却这么幸灾乐祸,甚至有人手舞足蹈,难道一年的执政期,真的会改变什么?
  第二天上班时候,舒晴跟朱国庆请了假,说她要去北京的杂志社定稿。朱国庆说:“中午赶得回来吗?”
  舒晴说:“朱市长有事吗?”
  朱国庆说:“孟客说中午过来。”
  舒晴说:“我中午赶不回来。”
  朱国庆说:“那行,我让他晚上过来。”说着,就要给孟客打电话。
  舒晴说:“我晚上就不回来了,要在家陪陪老人。”
  朱国庆就住了手,说道:“你要是不在家,他还干嘛来呀?”
  舒晴皱着眉,说道:“跟我有关系吗?”

  朱国庆说:“你们不是党校师生关系吗?既然孟客来,总得有一两个他看着顺眼的人陪陪他吧。”
  舒晴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说道:“那真是抱歉了,牛关屯的工作进展正常,这两天没什么事,所以,我想在家陪陪父母,尤其的父亲刚做了手术。”
  朱国庆想了想说道:“那行,你该回家回家,孟客该中午来就让他中午来。”
  舒晴走出朱国庆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收拾好回京带的物品和手稿,坐上老顾的车就走了。

  舒晴刚走出朱国庆的办公室,孟客就给朱国庆打来了电话。
  朱国庆说:“什么时候到?”
  孟客说:“我会早点到的,跟弟兄们多侃会,如果喝了酒就神志不清了。”
  朱国庆说:“我看你早就神志不清了,我告诉你,那个舒晴可是去北京了,你自己掂量着是来还是不来?”
  孟客似乎想到舒晴会躲避他,就没好气地说道:“她去她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跟我说这干嘛?”
  朱国庆说:“你这样说就不仗义了,你来,长宜不在家,我怎么也得找你喜欢的弟兄们陪陪你啊。结果我跟人家一说,你猜怎么着?”
  朱国庆故意停顿了一下,孟客说:“怎么着了?”
  “人家小脸一耷拉,说今天要去杂志社定稿,中午赶不回来,我说那就让老孟晚上再来,人家又说,晚上要陪父母,不回来了。”

  孟客说:“你别挑拨离间,这事我知道,她为了给你们要钱,答应给省里的人写一篇论文,去杂志社定稿,肯定就是这篇文章。”
  朱国庆说:“她要钱,可不是冲着我,人家是冲着彭书记,再说,她要钱的事,我都不知道,昨天早上才跟我汇报,连你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见我在人家心目中的位置。”
  孟客说:“行了,咱们可能都没位置。”
  朱国庆笑了,说道:“你行,现在正是机会,你无家一身轻,卖卖力气,我再帮你撮合撮合……”

  孟客赶紧说道:“打住打住,你千万别帮倒忙,我卖不卖力气那是我自己的事,这事你老兄千万别掺和,小心到时我跟你急。另外,我去你们那里,是想见见你,见见大家,交流一下经验,我听说你们这次也在发言中。”
  孟客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朱国庆说:“是啊,本来这块工作以前是长宜主抓,他走了,这块工作自然交接到我这儿了,原来发言单位没有我们,可是有一天上级突然跟我说,让我们发言,说真的,还真有点蒙。”
  孟客心说,你就别得便宜卖乖了,但他嘴上却说:“那是上级领导对你工作的支持和肯定,老兄,好好卖把子力气吧,拿出点成绩,让领导们看看。”
  “哈哈,借你吉言,我现在的确有一种只争朝夕的感觉。”朱国庆对孟客说的这话很受用,他接着说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想想,我比你们年岁大,当年咱们同朝为臣的时候,是站在一个平台上的,可是你们都跑到我前头去了,剩下我老哥一个还在原地踏步,要说也够丢人的了,连彭长宜这个我当年的小弟兄,都当了书记反过来领导我了,你说我丢人不丢人。”
  孟客说:“老兄你这样说不对了,不能这样认识问题,机遇不同,结果自然不同,我当年如果不是张怀冒坏,在江帆转正这个问题上做手脚,把我推出当候选人,让我当替死鬼,上级还不会想起来要动我,估计我现在也还在亢州副市长的位子上熬着。长宜也一样,如果他不是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领导也不会几次让他临危受命,把他派到三源当县长,说起来,我们这些出来的人,都存在着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失败,另一个可能会成功,而老兄你呢,稳坐亢州的宝座,稳稳当当就到了市长位子上,谁都知道亢州的分量,能在亢州当妾,不到别处当妻啊!何况眼下长宜去学习一年,这一年,是老兄你大展身手的好机会,好好干一两件漂亮的事,一年后到外面当个书记或者在亢州就地提拔都是极有可能的事。”

  他的话说得朱国庆心花怒放,朱国庆“哈哈”笑着说道:“你这话倒是跟领导说得有相同的地方,领导也是这么鼓励我的,不过就地提拔的事就咱哥俩说说而已,千万不要跟别人说,那样会引起误会的,毕竟长宜是去学习去了,他也没有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这样说不好,长宜还是个肯干事的人,除去有些年轻气盛、霸道揽权外,他还是一个不错的同志。”
  孟客笑了,政府一把手永远都是这么评价丨党丨委一把手的,无论丨党丨委一把手怎么放权,最终还会落一个“揽权”。他说道:“你们曾经就在一起工作过,相互理解吧。”
  朱国庆说:“唉,别提曾经,提曾经我就心里犯堵,好了,你早点来吧,来了咱们再细聊。”
  打心眼里说,孟客在亢州工作的时候,对朱国庆还是比较尊重的,尽管孟客当时排名在朱国庆的前头,但是朱国庆毕竟是本地起家,当时又兼着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那个时候江帆、樊文良、王家栋都在,他的确没有发挥的余地,也不怎么显山露水,真正风光还是成为亢州市长后。这种情况下他跟自己曾经的“小弟”搭档,无论彭长宜怎么做,他都会心理不平衡的。
  舒晴没在,孟客仍然要去亢州,因为这个地方对他有着太深的吸引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