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7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随着来亢州挂职,随着跟彭长宜的接触逐渐加深,她在心里朦朦胧胧地喜欢上了彭长宜,还说不上就是爱。不曾想,还处在萌芽中的这种情愫,却在彭长宜学习的这件事突然发芽了,而且异乎寻常地强烈和鲜明,看到彭长宜受到的不公正的认识,她的心里很难受,也很心疼。尽管她知道中青班的意义,但又有几个人跟她的认识一样?又有几个人对彭长宜能有客观、公正的评价?这里的人,差不多一致认为是他受到了排挤,是“完蛋”的前奏!

  想到这里,她的心隐隐作痛。
  恰恰是这件事,催生了姑娘的爱情,使自己不确定的感觉落地生根。但是这爱情却来得有些不是时候,甚至有些悲壮的色彩,她满以为自己憧憬了千遍万遍的爱情,会以一种特别令人心动的浪漫开始,不曾想,却因为她所爱的人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不实之词而开始了。也就是在宣布跟孟客断交的那一刻起,她在心里决定了一件事情,她要去追求,追求已经被自己在内心夯实了的感觉,她要靠近这种感觉,抓住这种感觉。

  亢州的夜晚,使她感到有点空寂,有点孤独。
  她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拉上窗帘,来到床上,她靠在床头上,打开电视,换了两个频道后又把电视关了。她拿起电话,按下了彭长宜的号码,这会,他应该休息了,最近,他关机是常态,开机反而是非常态了。
  她根本没有奢望他开机,只是想拨这个号码,但不曾想,他今天居然还没关机,而且传来了他的声音:“喂,你好。”
  舒晴一下子愣住了,竟忘了如何应答。
  彭长宜又说道:“哪位?请讲话。”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不是情绪低沉的那种,似乎是在寂静的环境中不得不放低嗓音。半天,舒晴这才回过神,她用的是房间里的座机,彭长宜似乎不熟悉这个号码,她赶紧说道:“彭书记,是我,舒晴。”
  “哦?舒教授?这么晚了还没休息,有事吗?”彭长宜语气温和起来。

  舒晴想了想说道:“你在宿舍吗?”
  彭长宜说道:“不,在图书馆。”
  这就对了,跟她的感觉一样,她又问:“这么晚了还在图书馆?”
  彭长宜说道:“是的,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多看点书,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吓了一大跳啊。”
  舒晴问:“怎么了?”
  彭长宜说:“自己的知识储备太匮乏了,这么多年说来都惭愧,很少有将一本书看完的时候,即便看,也都是一些急功近利为眼前服务的书,难得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这几天终于找到了当学生的感觉了。”
  舒晴笑了,故意调侃着说道:“你是我们大家的老师,这老师去当学生,将来真的无法想象,我们就是坐宝马恐怕都追不上,非常了得啊!”
  彭长宜笑了,轻声说道:“得嘞,你就别寒碜我了,跟你说实话,我一打开书,才知道了自己的差距,不提高是不行的,将来会被你们这些年轻人抛弃在沙滩上的。”

  舒晴很想冲动地说:只要你愿意,只要你不嫌弃,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但她的性格决定她不会这么冲动,她笑笑说:“呵呵,年轻人会被更年轻的人抛弃在沙滩上。”
  “呵呵,你说得对。”
  舒晴问道:“图书馆没有别人了吗?”
  彭长宜说:“有着,现在他们都回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舒晴看了看表,说道:“你是不是也该回去了,你如果不回去,是不是工作人员也不能下班?”
  彭长宜说:“对,你说得对,我这就回去,还真的就剩我一人了。”
  舒晴说:“那好,我先挂了。”
  彭长宜说:“不用,我现在已经往门口走了,出来了,你说吧。”
  彭长宜举着电话,走出图书室,来到了院子前面的一块绿草坪上,坐在了草地旁边的长条椅上,四处安静极了,偶尔有一两个学员散步,从他面前经过。
  舒晴现在镇定了很多,她说:“我今天去清平了。”
  “哦,是去给他们讲课吗?”

  “是的,讲的题目是……”舒晴就说了自己讲课的情景,也说受到的效果。
  彭长宜笑了,说道:“他们肯定没有听过具有你这样水平的教授讲的课,我和孟客如果不上省委党校,我们都听不到,我们基层的同志就更听不到了。”
  舒晴听他这么说,想起孟客说他的那些话,心里就有些酸楚,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谈起了你。”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说我一下午怎么耳根直发热,原来是你们在背后议论我着啊。”
  舒晴没有笑,说道:“是的,我们说了你好多,你不想知道都说了你什么吗?”
  彭长宜仍然笑着说:“不用你告诉我,我都知道他说了我什么,他是不会放弃任何在你面前诋毁我的机会的,呵呵。”

  彭长宜说的“诋毁”,是在一种亲密关系的状态下才说的,他此时的语境,绝不认为孟客真的有诋毁他的言行。
  舒晴闭上了眼睛,往上仰仰头,平静了一下才说道:“你错了,这次他没有诋毁你,他表扬你了。”
  “呵呵,算了吧,如果让他表扬,估计就把我表扬到坑里去了。”彭长宜大大咧咧地说道。
  舒晴感觉彭长宜很睿智,又说道:“他很羡慕你,羡慕你能有这么一次学习深造的机会。”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水,说道:“舒教授啊,你别拽了,谁怎么回事我心里门清,他恐怕不是羡慕我有这么一个机会,而是羡慕亢州市委书记的座位至少空出一年时间,这一年,一切皆有可能。”

  舒晴心一动,说道:“你真这么看?”
  “我错了,我怎么跟你说这些,对不起。”彭长宜的语气突然有些失落和无奈。
  舒晴怔了一下,不解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呵呵。”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我没有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一年,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入主亢州,清平的孟客会,三源的康斌会,任何一个地方的县委书记都会,毕竟亢州在行政级别上比其它县市高半格,会有竞争的,舒教授啊,这点知识还用我给你普及吗?”
  舒晴说:“我不需要你普及这个知识,况且我不这么认识这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说你刚才说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彭长宜见自己没能糊弄过她,就不言声了。
  舒晴继续问道:“难道你真的认为我跟孟客有什么?”

  彭长宜仍然没有说话。
  “我需要你回答。”
  彭长宜笑呵呵地说:“唉,你们女人真是不好打交道,心眼这么多,不像我们大糙老爷们,说什么都没事。”
  舒晴心里非常明白,彭长宜这话不是随意说的。肯定是孟客跟他说了什么。就问道:“是不是孟客跟你说了什么?”
  彭长宜笑了,说:“你紧张什么,他什么都没跟我说,我电话都不怎么开机。”
  显然,彭长宜不想跟她说孟客什么。
  舒晴心说,我能不紧张吗?但她知道,眼下不适宜解释什么,就说道:“我明天上午去杂志社定稿,如果你下午下课有时间的话,我们见一面,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想向跟彭书记请教。”
  彭长宜说:“不行啊,我下课要回家的,我都跟女儿说了,没有特殊情况,每周五晚上我还会接她跟我住的。”
  舒晴笑了,说道:“不影响晚上你们父女团聚,我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另外,你的车现在暂时让我用,我见到你后,你就可以跟老顾一块回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